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未分类 的存档信息

寒风起 添冬衣

一夜秋风,吹落红叶满地。昨天晚上11点多和朋友外出归来时,车里的温度表显示,室外的气温是4C。 冬天,正蹒跚而至。好在,早在2周之前,我就为自己和自己关心的人,准备好了御寒的冬装。 还是在去年严冬的时候,就想给L织一顶帽子。只是当我在网上找到这顶帽子的图片,按感觉赶织好的时候,她已经动身回国度假了。想着等到她回来,多伦多已经是春暖花开了,于是把它送给了另… (阅读全文)

回国 之 温州人的经商头脑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提起温州人,几乎所有人都会说:“温州人聪明啊,有经商头脑。”是啊,温州人吃苦耐劳,对经商似乎有着与生俱来的敏锐触角。他们善于抓住商机,而且向来以此为荣。哪怕在还未改革开放的70年代,我们家和糖厂的邻居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拥有一台或数台小小的机器,在业余时间生产松紧带,然后等着有人定期上门来收购。当然,没有人去大庭广众之中明目张胆地宣扬自… (阅读全文)

回国 之 烧凉茶的温州老人

回国不久,LG要出差。受不了杭州的炎热,我便带着儿子逃回到了温州瑞安父母家。 温州的经济在全国来说一直都是比较领先的,温州人更是有“中国的犹太人”之称,足迹遍布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现在坐宽敞的空调大巴走高速公路,只要四个多小时就到瑞安了。记得我上大学时,温州还没通火车和飞机,出入温州的唯一交通工具是汽车,而且第一次去大学报到时,瓯江大桥还没建成,汽车要通… (阅读全文)

淡妆浓抹

女友L 是一个很注意保养也很爱美的人,所以她每年花在护肤品、化妆品上面的开销不是一笔小数目。时间长了,Times Square的营业员都认识她了。那天四个女人聚会后,她带我去那里买护肤品(其他东西我早就备齐了一年的储备,只是最近爽肤水用完了)。营业员Lily说,过几天她们有免费化妆讲座,有化妆师根据个人特征一对一的示范指导,问我愿不愿参加。我用眼睛征询女友的意见,… (阅读全文)

回国 之 蒋介石故居游记(二)

丰镐房位于武岭路西段,坐北朝南,临街而筑,是蒋介石、蒋经国父子故居,也是蒋介石原配夫人毛福梅女士的居住地。抗日战争期间,日军空袭轰炸溪口,丰镐房也未能幸免于难,连毛福梅也葬身于坍塌的房屋之中。当时在江西赣州的蒋经国得知噩耗,第二天一早,携妻方良、儿孝文、女孝章开车飞驰,行程一千余公里,当晚即抵家,见母亲遗体,嚎啕大哭。立誓必报杀母之仇,以血洗血!… (阅读全文)

回国 之 蒋介石故居游记(一)

去年暑期回国时的自驾游妙趣横生,让人一直念念不忘。今年回去后,LG又组织了七家亲朋好友,委托《今日早报》的自驾游俱乐部专门为我们组织了一次奉化溪口自驾游,行程有三部分组成:参观蒋介石故居;皮筏艇漂流;去农家采水蜜桃。  大清早,七户三口之家各自驾车,按约定到高速公路入口处不远的一家超市门口集合。《今日早报》自驾游俱乐部的随队工作人员给我们介绍了行程安… (阅读全文)

今天我打了911

我住在CONDO的顶楼。当时对这房子一见钟情,就是喜欢它一览无遗的开阔视野,一直可以看到东面绵延几公里错落于郁郁葱葱树林中的民居。可是最近几天,我却饱受了住在顶楼的痛苦。 连续四个工作日,楼顶好象在维修水泵之类的设备。 第一天凌晨六点多,楼上就开始了淅淅簌簌的挪动和放下东西的声音。大家都知道,加拿大的房子隔音功能都特别差。楼上哪怕掉颗钉子,在万籁俱寂的凌… (阅读全文)

回国 之 学拳记

回到爸爸妈妈家的当天晚上,表姨和表姨父刚好过来串门。 表姨的妈妈和我外婆是亲姐妹。表姨年轻时幼师毕业,长的虽然算不上很漂亮,但能歌善舞,心气颇高。后来她辞去了幼儿园工作,和人合开了一家烤禽店,生意相当不错。表姨父是市广播电台的播音员,出身书香门第,长的一表人材,颇有点《飘》里白瑞德的风度。可不知怎么的,姨妈年轻时好象喜欢上了另一个男人,和表姨父闹得… (阅读全文)

一个人的日子

每次从中国回来,好象都会有相当长时间的情绪低迷。说不出为什么,就是对什么都打不起精神,看什么都是灰灰的,做什么都无精打采的。尤其是今年,原来刚送走儿子时的轻松自在被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冷清寂寞感。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得了抑郁症。 曾有人说,那是回国综合症,是让国内那些生活得好的亲朋好友给刺激的,对此说法,我一直不以为然。因为所谓好或者不好,各… (阅读全文)

不向健忘的人借钱

看了题目觉得奇怪吗?是不是觉得我写错了,应该改成《不借钱给健忘的人》?可是,我要说的真的就是,不向健忘的人借钱。 那天晚饭后出去散步,顺便想去附近的DOMINION买点洗衣粉。我不想带包,随手就往口袋里塞了张VISA卡。没想到等我买了东西准备结账时,却被告知,DOMINION的电脑系统出故障了,今天只收现金。无奈之中,我只好悻悻地把洗衣粉放回原处。 “Hi, dear, so nice…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