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三年前的一天,建平发现自己的脖子上莫名其妙地长出了两个硬块。她去当地一家规模不大的中医院看门诊,那个医生(害人的庸医啊!)告诉她说:“没事的,不需要治疗。” 此后的一年间,硬块越长越大,两块合并成了乒乓球大的一块,影响到了外表。在她一位朋友的逼迫下,她才去市人民医院,化验结果一出来,医生让她马上去上海就医:她得的是鼻咽癌。建平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她想不…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10 条评论

每次回国,会和爸爸妈妈东家长西家短地聊天。聊的最多的,自然是那些过去同住糖厂宿舍的老邻居们:张家的女儿嫁了李家的郎啦;妈妈能歌善舞的同事娟姨获得了省交谊舞比赛的大奖啦;谁谁的儿子大发了当了大老板啦;谁谁的女儿又离婚啦;不时地,还会听爸爸妈妈提到哪个叔叔阿姨不幸去世了。可不,自从30年前爸爸调离了糖厂,我们就很少回去了。过去那些正当年的叔叔阿姨大多已…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6 条评论

回国 之 鱼和熊掌

哈姆雷特说:“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而对很多移民来说,留下,还是回国,这,也是一个鱼和熊掌的两难抉择。 中国这几年经济的迅猛发展、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是举世有目共睹的。回去见到同事朋友,几乎个个有房有车,过的都很是滋润,当老板或有个一官半职的应酬不断,娱乐方式比加拿大丰富多了;哪怕普通的大学老师,一年近10万的收入,加上每年三…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16 条评论

回国 之 飞机上

登上飞机,把自己安放停当,环顾四周,满满当当地坐满了人,唯有我旁边的两个座位一直空缺着,心中不禁窃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飞机“卧铺”?偷偷地,把随身携带的包放在了其中的一个位置上,唯恐他人看到这里宽敞会转移过来。 这对母女,就是在我肯定自己总算可以享受一次飞机“卧铺”的最后一刹那走进机舱的。当她们摆放好行李坐下来开始和我攀谈,我不好意思地告知自己刚才的… (阅读全文)

归类于: 女人 (全局), 未分类 | 16 条评论

经典曲奇

 第一次吃到这种COOKIE是母亲节那天4个女人去HIKING时N姐带来给大家当点心的,大家吃了都赞不绝口,味道比买来的还要好,不会那么甜得发腻。我也一直说要学着做,可是一来最近工作比较忙,二来是因为懒惰(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嘿嘿)。好不容易有个周末,赶紧补俺的美容觉,还有打扫卫生,和姐妹们逛街,忙的不亦乐乎,连吃饭有时都应付着来,哪还有心思做点心啊。这不,打开…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29 条评论

端午节的怀想

上周和母亲通电话的时候她就提醒我,端午节快到了,记得那天去买几个粽子,煮几个鸡蛋给自己和儿子当早餐噢。我满口答应。问儿子,端午节快到了,想要吃粽子吗,儿子说无所谓啦。我知道,儿子一半是对粽子真的没有特别的喜好,一半是因为怕我麻烦,我也就乐得顺水推舟偷懒了。母亲不知道的是,离开家乡多年,我对传统节日的印象已日渐淡薄。只是在国内的时候,每到端午节,学…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15 条评论

英雄

                                                                                            都说英雄不随波逐流                          怎知他也不堪风雨骤                          都说英雄他永远不朽                          怎知道人间愁他也有                          想走的时候不能走                          想留的时候不能留                      …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 10 条评论

我的母亲节

又到母亲节。 昨天一早,和约好的三五好友一起去HIKING,提前给自己过母亲节。灿烂阳光下,一路欢声笑语,拍照、聊天、赏景、采野菜,还外加一个小插曲--帮N姐找丢失的镜头盖。所有人都侧着头仔细在草丛中搜寻着,N姐开玩笑说恐怕等我们回去时个个都得了歪脖子病了,呵呵。没想到等我们放弃了努力,开开心心地采摘了很多野菜,返途快到小路的尽头时,迎面走来刚才帮我们拍合… (阅读全文)

归类于: 女人 (全局), 未分类 | 11 条评论

The Profits of Praise (ZT)

       It was the end of my exhausting first day as waitress in a busy New York restaurant. My cap had gone awry, my apron was stained, my feet ached. The tray I carried felt heavier and heavier. Weary and discouraged, I didn’t seem able to do anything right. As I made out a complicated check for a family with several children who had changed  th…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2 条评论

称赞的妙处

在MSN遇到老友,他们经常会例行公事地问候:”How r u today?” 我也渐渐地腻了千篇一律的”Fine”之类的回答,有时会答:”One of the many.” 可不是嘛。人到中年,经历了人生的酸甜苦辣,逐渐能泰然接受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不再如少女时每天充满着期盼和梦想,不再为芝麻点大的事情或欣喜若狂或耿耿于怀。也许,这就是成熟? 昨天,莫名其妙地被办公室的同事劈头盖脑地嚷嚷了一…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