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副总的博客

我并没有什么梦想,我们努力,便没有什么不会实现的!我就不信自由唤不回.重视表达自由,欢迎转载.

“杨佳案”紧急呼吁!(转自刘子龙律师博客)

字体 -

  黑沨 @ 2008-10-28 22:08:45 阅读(40) 评论(0) 引用通告 分类: 我的转载 “杨佳案”紧急呼吁!恭请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迅速敦促北京警方侦破”杨母绑架案”!立即阻止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杨佳死刑!

陈 烨

今年7月1日”杨佳袭警案”发生的当晚,杨佳的母亲王静梅被北京警方带到大屯派出所,交 给上海警方配合调查。据该所宋警官称,7月4日调查结束,杨母”便自行离开派出所了”。然而自袭警案发后,她就莫名其妙的从公众的视线里消失了,亲邻、朋友、记者谁也没有再见到她。

杨母失踪在配合上海警方调查后,失踪在北京警方的眼皮底下,失踪在她唯一的儿子出事后,失踪在众多媒体记者守侯待访、袭警真相即将昭示天下的关键时刻。这不是一起普通的失踪案,而是一起与”袭警案”密切相关的精心策划的用心险恶的手段卑劣的绑架案!

绑架杨母旨在掩盖袭警真相,迫使杨佳认罪服法。这个”真相”既不是民间所议论的殴打致残、上访无果、怒讨说法,也不是上海警方所公布的不满盘查、无理纠缠、行凶报复,而是杨佳杀没杀人、袭没袭警的问题。

种种迹象表明上海警方与绑架杨母有染,劫持杨母很可能就是为了胁迫杨佳当替罪羊。其中最不可思议、最值得怀疑的是,在杨母失踪问题上,杨母所在地的北京警方与案件发生地的上海警方均心照不宣、态度暧昧,面对媒体采访、公众质疑均含糊其词、装聋作哑;在”杨佳袭警案”侦审过程中,上海相关公检法司机关均闭门造车、小楼一统,面对媒体采访、公众质疑均吞吞吐吐、遮遮掩掩。

此外,如果上海警方依法控制了杨母,为何不敢公开承认?如果没有非法绑架杨母,限制她的人身自由,那么一审辩护律师怎么能在杨母失踪半月后拿到辩护委托书?杨父委托律师代杨父到二中院领取一审判决书,法官怎么会说判决送达杨母了?杨母又为何不回家、不露面、不出庭、不出声?

再者,如果杨佳袭警属实,上海警方根本没必要铤而走险绑架杨母,更没必要千防百计地阻挠北京律师依法会见杨佳、介入此案;既不会拒绝出示袭警全程的监控录像,拒绝通知证人到庭质证,也不会不择手段地封锁相关信息,封杀网络评论,限制记者和民众旁听,更不会关起门来,遮遮掩掩、偷偷摸摸地”公审”。

综观”杨佳袭警案”侦查过程、审理情况和判决结果,不难发现以下几个问题:

1、案件取证不公,侦查不实。作为”袭警案”受害人的上海警方,应依法回避,不应自侦自证,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致使其在侦查过程中,只收集对自身有用的证据,查证对自己有利的事实,而对那些于己不利的证据予以隐藏或销毁,于己有损的事实予以掩盖或歪曲。

2、案件当事人闸北公安分局涉嫌滥用职权,知法犯法。闸北公安分局,去年月10月5日涉嫌借”教育”之名非法殴打杨佳,并限制其人身自由6个多小时;今年7月1日”袭警案”发生后,涉嫌非法绑架疑犯母亲王静梅,打击报复证人郏啸寅;在案件侦审过程中,涉嫌非法隐匿重要证据–”袭警”全程监控录像,窝藏关键证人吴钰骅、陈银桥、薛耀、高铁军,不让其出庭质证;涉嫌栽赃陷害疑犯杨佳。

3、案件审理有违程序,有失公正。上海方面百般阻挠疑犯家属所请北京律师依法会见疑犯,阻止其出庭辩护,杨父、杨姨先后为杨佳聘请的北京律师熊烈锁、李劲松、程海、刘晓原等,不辞劳苦,数赴上海,屡屡依法求见杨佳,均遭粗暴拒绝;一审、二审均迫使看所守内的疑犯接受上海有关方面指定的辩护律师,致使律师形同虚设,辩护缺席缺位,侵犯了疑犯杨佳依法拥有的辩护权。就连法律意义上十分严肃严谨的精神病鉴定,也被无资质鉴定机构视为儿戏,匆匆敲定(绝对算不上鉴定!),草率结论;法律规定中十分明白明确的公开审理,也被草木皆兵的上海二中院、高院搞得神神秘秘、鬼鬼祟祟、不伦不类、不明不白。

4、案件定性直接证据缺乏,间接证据不足。法庭公布的用以证明值班室4警被杀过程的直接证据是监控录像,而该录像只有7秒,画面不清,根本无法证明凶手就是杨佳。用以证明杨佳袭警的间接证据,均由上海警方提供,多半出自警察之手,且未当庭质证;多处自相矛盾,难圆其说,前言不照后语,所述不符实情。尤其令人疑惑不解、无法接受的是,证据证言中越关键部分,反而越含糊其辞,根本无法证明杨佳袭警,也无法证实袭警者就是杨佳。比如,杨佳在二审法庭上说,袭警过程他不记得、不清楚,声称被捕时他没受伤;从媒体公开刊发的他被捕时的照片中看,他的白色上衣上似乎也看不到明显的血溅血染痕迹,而且也的确看不出他负伤的迹象;然而一审判决书引用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沪公刑技物字(2008)0091号《检验报告》的结论却是:”不能排除嫌疑人杨佳左手食指、左手中指、右手拇指、右手中指、右手腕内侧、杨佳汗衫右上臂前端、汗衫上臂处血迹、杨佳裤子左前口袋处、后右口袋处血迹、现场刀柄上的血迹及闸北公安分局大堂、一楼至二十一楼的消防楼梯、通道、电梯门口、地面上等处的血迹为犯罪嫌疑人杨佳所留。”

5、案件判决于法不明、于理不公。杨母下落不明,袭警证据不足,事实难以认定,谈何依法公断?连普通民众都能看出来、听出来的问题和破绽,控方却自作聪明,诡言遮掩,判方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比如警察证人只写证言不到庭质证的问题,工作区无监控录像的问题,精神病鉴定机构资质、鉴定过程及结论合法性问题,侦、审机关及相关工作人员未依法回避的问题。这么多问题都没有解决,基本事实尚未搞清,怎能保证准确定性、恰当量刑?洋洋万言判决书,不过三分之一是实话,另外的三分之一基本是废话,三分之一基本是谎话。

“杨佳袭警案”的审理历时3个多月,已在民众质疑谴责声中,战战兢兢勉勉强强地完成了一审、二审。高院死刑复核在即,杨佳随时都有可能被推上断头台,社会各界人士诘问讨伐上海当局,要求解救杨母、公开真相、异地公审、释放杨佳的呼声空前高涨。案件的侦查不实、审判不公本已令公众忍无可忍,怒不可遏,当局对网络评论的大肆封杀、残酷压制更是火上浇油、推波助澜。如不迅速敦促北京警方侦破”杨母绑架案”,立即阻止高院在找到杨母前核准杨佳死刑;不顺从民意重新公开公正审理杨佳案,任由上海方面强奸法律、草菅人命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也许杨佳赴死之日,就是政权公信丧失之日,和谐愿望破灭之日,法制进程倒退之日,社会公义堕落之日。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