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世界的吻

字体 -

作者:叶枫
——————————————————————————–

–纪念陈世云老人

2006年4月22日,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在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伦多的主要大街上出现了这样一幕情景:三辆警车为一辆出殡的灵车护卫开道,缓缓驶进约克区的国家公墓。灵车内躺着一位普通而平凡的年届七旬的中国妇女,她的名字叫陈世云,来自中国湖南。今天是老人走完70多年的人生之路来到最后栖息地的日子,她走得安祥而自足,典雅而静穆;前来送行的亲朋好友以及社会各界人士有100多人,近百十辆车浩浩荡荡气势壮观,像是要给老人的生命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由于她儿子唐炜臻先生的原因,我一直都对唐先生的母亲陈世云老人抱有浓厚的兴趣,很想了解她;只可惜我与唐先生熟识时正赶上她生病,病痛折磨得她无法与人交谈,直到老人去世,她都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对我这个晚辈而言不能不是一大遗憾。我去过唐家很多次,每次都看到她安静地坐在客厅里或饭桌旁,要么看家乡的“湖南卫视”,要么吃饭。总是一脸的平静,静得让人有些尴尬;惟有一次,我临行与她打招呼告别时,清楚地记得,她侧过病体,抬起头望着我,不住地点头,目光是那样的慈祥、真诚而友善;决非客套地应付。正是这个姿态,这个眼神,一直令我记忆犹新。人世间的许多东西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或语言表达不清的,疾病已使她没法诉说,但她的那双令人钦佩的五体投地的眼睛象春风一样荡漾在人间,抚慰着芸芸众生;给人们带来的尽是温馨和暖意,尽管她的眼睛由于长期操劳而视线模糊,不能清晰地看人及世间万物,但她的心看到了,而且十分清楚。这一点,每一位到过她家的南来北往的客都领会到了,对于她的过逝,很多人都很难接受,尤其是跟她很亲近的人;家人告诉我,他们对不少人保密,担心他们过于悲痛而不能自己。有几位认她作干妈的朋友此时此刻心境可想而知,我在唐家曾亲眼目睹她的干女儿和干儿子在她面前那份虔诚地顶礼膜拜,在这个物欲横流人心不古的时代实在叫人艳羡。

陈世云老人象千千万万从异国他乡移民来加拿大的普通民众一样,平凡而执着地追求自己的人生选择;她朴实得像安大略湖畔一棵不起眼的小草,用春风化雨般的旷世情怀,释放着自己向善的能量,带给人们的是无尽的温柔。质本洁来还洁去的她,出生在中国湖南省衡阳市祁东黄土铺,1933年农历11月13日诞生于农家;却受过良好的教育,从小就深知:“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没有读过几天书的她却深谙人生的道理,她常教育子女:“做人要有个‘德’字和‘理’字,万事以理为先。”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几十年如一日勤俭持家,忘我操劳,孜孜不倦,克尽职守;为人处世真诚善良,谦和虚怀,乐于助人,不计恩怨,为子女和亲朋好友树立了一个楷模,为人间树起了一座丰碑。她没有读过书却十分明理,时常嘱咐孩子们:“要想让人家尊重你,那么你得首先去尊重别人。”,“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她虽不能写出自己的思想,却靠着身体力行的亲历亲为在世间行云流水般地挥洒自如,游刃有余地编织着生活,造就着亲人。她的大儿子唐炜臻先生是近年来活跃于北美金融界的华人精英,这位投资理财专家出手不凡,也似母亲一样勤奋;所著《我的巴菲特财富之路》一书畅销北美,在书的扉页上作者列举了几位对自己影响深刻的人,其中就有自己敬爱的母亲陈世云。称:“从母亲那里看到了自己。”在我和唐先生的交往中,他不厌其烦地屡屡提及自己的母亲,自己能有今天实在仰仗母亲的滋养和抚育,特别是母亲那种精神力量感时启人。母亲的去世,使唐炜臻失声痛哭,他在电话里那哀戚的语调和悲凉的语气极大地震撼了我,跟他通话之后,我一天都没吃饭。老唐一贯以胆大勇武著称,没料想母亲的故去令他如此伤感。这与他平日之做派大相径庭。他心绪难平,浮想联翩,提笔疾书写下这样的文字:“我母亲不怕苦不怕累,能干;我母亲坚强,她残而不废,她活在世上要有价值;我母亲也因为当时拼命工作,做豆腐造成了后遗症,眼睛被烘豆腐的烟熏坏,眼睛几乎是瞎的,背被弯驼,损伤非常大,使她一生带着疼痛;我母亲慈祥;我母亲德高望重;我母亲具有智慧;我母亲有眼光,看人,看问题都很透;我母亲非常爱好,喜欢听好话;我母亲待人亲切,热情;我母亲有极强的忍耐力;我母亲很有威力和影响力;我母亲她不识字,却能走遍天下;我母亲实在不愿离开我们,她还是走了。”这些饱含深情的文字虽然缺乏行文的逻辑,但我们完全可以想见唐先生写作时的心态和情愁;真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他的母亲虽然没做过什么感天动地的大事,却时常感动人心,影响着每一个和她打交道的人。她亲善、随和、爱帮助人,对人真心实意;只要人家张口,她必资助之,是闻名街上的大好人。严于律己,宽于待人,是老人一生生动的写照;据唐先生回忆,在中国社会动荡不安的年代,在人们饱受饥饿与贫穷的农村,粮食无疑是救命稻草。那时,母亲和另一位同事加工稻谷,是包工。她的那个同事经常上厕所方便而偷偷将一些米藏在自己衣服里;母亲看到以后没有直接说她。更没有没有到公社去检举告发她的同事和朋友,只是平静地用幽默的方式告诉她以后我们还是分开吧,各干各的活,让那位朋友很感动。上了岁数的中国人都知道那个人的行为在当时意味着什么。母亲用善良维护着自己冰清玉洁的尊严和声誉。既保护了自己,也警示了他人。唐先生讲给我的这个故事很多人都不知晓,可见老太太在儿子面前不大提不好的事情;因为自己是善人,所以相信人心向善。在家乡黄土铺公社加工厂做豆腐的时候,她是远近闻名的“豆腐王”,她做出来的豆腐既成色好,又味道佳,堪称餐桌上的一道美味。整个镇上自区长下自老百姓提起她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既钦佩她的豆腐技艺也敬重她的为人。唐炜臻经常说在中国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他们家的孩子没挨过饿;老人也没受过什么与饥饿有关的罪,这全仗着自己母亲刻苦勤勉任劳任怨乃至不知疲倦的工作与奋争,才使得一家人安祥和睦丰衣足食。母亲因为做豆腐而名扬黄土铺区,又因为做人周正而倍受尊敬与信赖;以致于政府的军工厂到他们那里来招工,仰慕她的名分和为人而一下子将她的两个女儿都招进了吃皇粮的国营单位,这在当时成为轰动一时的佳话。她的名声走得很远,她的人生之路也走得很远,若干年后,她来到了遥远的北美州,来到了地大物博的枫叶之国—–加拿大。在她的心目中,个人是微不足道的,她属于整个家庭,属于永远割舍不下的子女,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她和老伴一起告别家乡,举家迁往多伦多,与大儿子唐炜臻相守相伴。勤劳操持的习惯一如既往,为了子孙后代默默奉献着自己本该享受生活的晚年;带大唐炜臻的女儿文译,又带儿子文思,家里的里里外外都事背躬亲;把一个移民之家打理得井井有条、蒸蒸日上。据老唐讲,母亲从来闲不住,手里不是干这就是干那,什么东西经过她手都料理得十分到位,左右缝源。两个孩子被调教得健健康康,很有礼貌;尤其姐姐唐文译,上的是加拿大著名学府麦基尔大学,学的又是金融专业,可谓子承父业;如今正在GE实习工作。这些都得益于奶奶的教诲;难怪文译在奶奶去世后的悲痛溢于言表。唐先生曾跟别人讲,他从不刻意去教育孩子该干什么,只是了解了孩子的需求后,认为合理的就去支持;孩子照样成长得很好。我以为此话只说对了一半,而那一半应该由他的母亲来说,真的,没有母亲这碗老酒垫底,孩子是不会如此这般顺遂和惬意的。这正应了那句老话:“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母亲的离去,使唐家有大树倒了的感觉。中国人历来讲究“齐家、治国、平天下”,治理好家庭是人生的重任,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的和睦直接影响人的事业和前途乃至人生命运。陈世云女士自从嫁给唐贵成先生之后,几十年风雨里程中对唐家的贡献举世无双、有目共睹,集中国妇女的优秀传统和中华美德于一身,上对老的,下对小的,兢兢业业呵护倍至,堪称世人典范。凡事总想着别人,很少想自己;凡事总是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替别人着想,很少执着我相,一意孤行;施与付出得多,欲求得到的少。然而,谁又能说她得到的少呢?她得到的是整个世界。她的大女婿伤痛之余这样写道:“敬爱的妈妈:
是您改变了我的命运,将我从农村招工进了工厂,变成了城里人。

是您的光辉思想滋润了我一生,影响着我的一生也改变了我的一生,也改善了我的家,是您 对我的爸爸妈妈那样和蔼可亲,是那样的理解他们,是您经常教育您的女儿,一定要好好善待公婆,他们家在农村,家境贫寒,生活比较艰苦,要支援他们家,好让他们的享到儿子的福,要孝敬好公婆。可从来不让我们来孝敬您,您也没有给我们留点机会,您考虑的总是别人,但从不考虑自己,当您身边有点积蓄的时候,您总是支援和帮助他人,从不考虑自己吃好点穿好点等等。这些的这些,让我们怎么能安心,怎么能不思念您 ,怎么能舍得您就这样匆匆地走了呢?

多伦多追悼会的灵堂正中央写着四个醒目的大字:淑德同昭,是对她最好的推崇和敬重以及无尽的仰慕。为唐氏家族撑起一片天的她,大德精诚,绵延不绝,永远活在子孙后代的心中。与唐炜臻交往久了必然经常出入唐家,也经常能碰上不同的客人,他们家总是门庭若市,很有人气;这么多的人你来我往聚集唐家,难道老唐不烦吗?他的家人不烦吗?而且来的客人一视同仁都请吃饭;来不及时女主人萧虹便亲自下橱烧家乡菜款待客人,到他们家总感到宾至如归,很放松也很随便。渴了要喝的,饿了要吃的;象到了自己的家一样。老唐的礼贤下士和萧虹的热情有佳真诚爽直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就连两个孩子也耳汝目染见怪不怪,面对家里如云的客人,早已习以为常;并深信来的都是客。他们家象个课堂,又象所学校,来的人都有收获;而收获的源泉要追溯到唐母陈世云老人。据老唐讲,他小的时候家里就如同这般,总是宾客迎门,左邻右舍羡慕不已。唐家这个传统确实发扬光大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古训。没受过多少学校正规教育的陈世云老人,用自己独特而厚重的生活理念,告诉自己的儿女待人接物要宽厚仁慈,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这种“厚德载物,雅量容人”的作风为子孙后代树立起良好的道德风范和行为准则,使他们终生受益。中国诗人藏克家在著名诗篇《有的人》中写道:“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该诗的内蕴正好诠释了陈世云老人的一生,质朴与辉煌同在,仁厚与典雅长流。俗话讲:“燕过留声,人过留名”,她的声名必将与日月同辉,与江河同源,昭示着后人:励精图治,大爱至福。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