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埔的岁月

字体 -

我出生在五八年,大跃进那年,祖国到处都在炼钢铁,搞建设,真可谓轰轰烈烈,人们的革命热情高涨,尽管非常艰苦,大家都不怕苦,不怕累。也没有人想到需要理性,经济头脑。 后来,又遇到六零年有史以来的大饥荒,很多人饿死,特别是男人。我长大以后,只见到奶奶和外婆,没有爷爷和外公,听说,六零年比解放前还苦。当然,我出生在艰苦的日子,其实,是大人们苦,我听到人多故事,都说我父母和两个姐姐如何如何爱护我,把我抚养大。我们家是搞工商业的,爸爸做木工,皮箱,很多主意和生意头脑,做过县里农具厂的采购员,后来,承包厂门市部做生意。我妈妈在加工厂做黄土铺区的计划豆腐,豆腐做的好,人更好,远近闻名,妈妈喜欢助人为乐,帮助有困难的人,非常受人尊敬。在我长大,开始懂事的时候就知道尽管父母没有读书,但家里条件非常好,父母都非常勤奋,待人热情,从经济上讲应该是当地很富有的。当时,没有讲身份和地位,讲劳动光荣。因为我母亲人好,职业好,关系好,在当地很有面子。就是没有文化,没有在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工作。六九年全国搞城政居民下放,我们家也随着下放,父母还是做原来做的工作,只是户口变了,吃居民粮还是农村粮。我们吃农村粮其实得到的更多。因为做豆腐,养猪非常有利,猪肥又壮,肥料算工分,我们家无形中又增加了收入。刚刚下放没有多久,衡阳市来人招工,当国有企业工人,无限光荣和自豪。我们家因为条件具备,关系好,人们都推荐我姐姐。姐姐人聪明,更象我妈妈一样好,写一手好字,算有文化,一下就顺利进了大城市,当上了国有企业的工人,我们确实感到很光荣和自豪,在当地让人也十分羡慕。更有意思的是,招工单位的人对我们家和家里的人印象非常好,不到一个月又回来说,他们还有一个名额,要招人,又要我二姐去工作,太好了,简直让人兴奋,在当地轰动,也引起很多反对的声音,但当事人坚持要我们家的人去,最后,真是成了。两个姐姐都到城里工作,父母也工作很忙 ,我一个人小小年纪就要开始照顾家里的两个弟弟,为家里做饭,还要喂猪,读书,忙的不亦乐乎,也没有觉得苦和累。在学校读书,开始总是凭兴趣,最喜欢的是数学,直到高考才是数理化一齐冒尖,语文,政治,历史,地理不怎麽感兴趣。七六年高中毕业下乡务农,属于下乡知识青年。在农村期间,表现特别优秀,被评为生产队,大队和公社三级先进生产者。觉得自己条件非常具备,要求入党没有得到组织的任何表示。我的老同学不是先进,但父亲是支部书记却入党了。从此以后再没有要求入党,也没有对组织有意见,一直拥护党的领导。在农村,当过基干民兵和文艺宣传队员,更是一个出色的生产队会计,当会计的时候创造了农民群众最满意,当年平均收入最高的纪录。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个像姐姐那样当一个国营企业的工人,走出农村,后来,发现大学毕业生比普通工人的工资高很多,我的中学老师工资都很高,我就想能考大学就好。七七年全国恢复高考,找到了跳出农村的机会,但因为高中期间没有读正规的课程,只学了实用的土方计算,无线电知识和会计常识,也没有什麽复习资料和计划,没有任何帮助和准备,第一次高考落选。一旦搞清高考的情况后,回到学校复习,自己借来老三届的教科书,从头到尾,和朋友一起自学一遍,从此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学能力和成绩都飞速提高,在学校选拔赛中,获得数学第一,物理第二,化学第三的好成绩。我们学校派八人参加比赛,取前八名,我们学校占七名,我得到全区高考前比赛文科(数学和语文)第一名。我的语文成绩非常不稳定,功底不深。高考的愿望是考湖南大学数学系,但最后考上中南林学院林学系。祁东县是湖南省考考升学率最高的一个县之一,我们黄土铺区是当时祁东县升学率最高的区,后来,我们的老师都掉到县重点中学。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替天行道 - 2007年4月1日 08:32

    以前和你通过电话,知道你现在很有名,快成金融专家了,支持你开博.

  2. 2. 薛海伦 - 2007年4月1日 15:40

    看差了,以为是“黄埔的岁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