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炜臻司法缠身为什么高调?

字体 -

唐炜臻司法缠身为什么高调?

犯罪的人不能高调,沉默是金,一点都没错,是普遍公认的真理。态度好可以减刑,证据少可以小量刑,找不到证据不能量刑,有事请律师到法庭说事,尽快解决了事,别在外面嚷嚷,才对自己有利,可能傻瓜都知道的道理。但还没有人知道我目前面对的真正的问题和应该采取的措施。

 

安省证券会和警察局指控唐炜臻旁氏诈骗,媒体强烈的负面新闻轰炸,我的名字到处贴标签,警察再通缉,逮捕,关押一系列的行动,是人们觉得投资人几千万的钱拿不会来,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定安省证券会的正确与伟大,尽管警察局慢一点,但还是很负责,确认了安省证券会的调查和判断,联合起来共同对犯罪嫌疑采取了强有力的刑罚和镇压措施,为你们华人除害,根本发现不了是种族歧视。

 

因为政府的行为,导致目前唐炜臻的状况和华人的传统观念,一致认为唐炜臻有罪,翻案的可能性很少,很多投资人已经感到绝望。很多投资人一提起就伤心,钱丢了,再提起面子也没了,好朋友也一样,原来交的朋友竟是骗子和罪人,很不好意思,有人强烈反对高调。有些人确实好心好意,真心真意的表示,好言相劝,多么希望唐炜臻你千万低调,最好是沉默,不要做声。唐炜臻不听话,还越来越猖狂,让大家有些失望,生气。反对的人认为唐炜臻太顽固,不认罪,他们一定要打击唐炜臻的嚣张气焰,要把他送进监狱去。

 

安省证券会和警察局有的是权力和地位,有的是工具想搞谁就搞谁,谁也不会怀疑他们的能力和手段。有罪肯定走不掉,没有罪也是生米做成熟饭,不怕你不认罪,皇家骑警没有放走过一个人,基本上是抓一个中一个。

 

更可怕的是政府想害一个人就可害一个人,总是叫你沉默,鸦雀无声,符合逻辑,律师也是这么说。很多人并不知道在法律上,社会上普遍存在的“沉默就是默认”,不管你有没有犯罪在人们的心理,意识上就已经定了,特别是华人的脑海里,有时跟朋友谈话我很生气,总是劝我不说话可以轻判,为什么没审,没判就一定有罪呢?还是朋友,熟悉的人,可见政府造成的影响有多大,一个屁就可以把华人的组织吓跑,更不用说唐炜臻十多年的朋友,数以千万计的投资。控方在这种情况下确实想怎么搞就可以怎么搞,很难得失手,除非被告有很多很多的钱,请最好的律师,花很多时间和精力,才可得到比较公正和有利的判决。

 

安省证券会和警察局占有一个非常有利位置,各种优势,有利条件完全偏向他们一方,他们本来以为全面控制了整个局面,同时毁灭了对方我唐炜臻的所有的防卫和辩护能力,通过强大的媒体新闻发布,造谣惑众,彻底毁坏我的名声,毁灭我的生意,断绝我的社会关系和毁坏我的社会地位,造成唐炜臻的经济与生活的极度艰难,让公众愤怒,仇恨,诽谤,害怕,远离唐炜臻。大多数被告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处于极端的弱势,完全没有回天之力。一般情况,天大的本事也是无能为力,所以,很多人落井下石,有能力的必须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有希望。

 

大多数人一点都不能看到我的问题,无法想象和估计我的问题的严重性,总是以为西方发达国家的司法先进和公正,人们非常的天真和幼稚,我进过监狱以后完全认清了形势,加拿大司法比发展中的国家更黑暗,大多数情况下根本没有公平可言,公平只在表面上的多,讲程序不讲道理。这是一场生死的搏斗。唐炜臻自己必须创造条件和有利形势,才能得到比较公平,公正的对待。安省证券会和警察局所做的一切对我是非常不公平和不利,必须扭转这种局面,把案情拿到桌面上来,让人们群众明理,明白是非。

 

尽管到处都是唐炜臻的负面新闻,千篇一律,但还是又有良心的人,人们有善良的一面,人们的心理需要真理,暗地总在寻找真理,需要寻找正面的消息和答案,也有人会思考。为什么一个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杰出人物,突然就成了最大的诈骗嫌疑犯之一,难道在海外就没有成功的正道,人们非常有好奇心,有很强的求知欲,人们追求公平合理,事情不可能这么绝对的坏,总会有什么原因,好人不能受冤枉,人们抱有希望。

 

没有犯罪的人必须高调

不是被抓的都有罪,没有犯罪的人必须高调,有冤情必须大喊特喊,要伸冤,尽可能跟证券会和警察局的声音要相对应,任其自然,否则,必死无疑。有苦必须叫苦,有冤必须喊冤,不然自己就会白白牺牲。犯罪是用事实和证据说话,需要犯罪的动机和证据,一年多了就是没有明显的证据,所以就要大喊大叫,不给钱辩护,不公平,也要大喊大叫。

 

去年的时候可以说,早就告诉过大家,告诉了他们唐炜臻不会挪用投资人的钱,藏钱,没有(藏)钱,现在还是没有(藏)钱,所以现在应该可以大声喊。我没有任何犯罪的动机和证据就得到了无缘无故的严厉惩罚,受到了极大地种族歧视,为什么要歧视我们,欺负我们华人,我要大声喊,喊冤,我要向全世界呼吁。投资人的钱大多数并不是丢了,是投资了,播了种还没有收获。投资人的悲观和绝望是因为政府,受媒体和外界的影响,现实是看不到钱,并不了解真实情况和问题的实质,含义,财富是一种概念,一种思维方式,一种能力,是别人拿不走,毁不掉的无形资产。

 

去年事发以后,我曾经难过过,害怕过,都是因为投资人一时拿不到钱,有愧,怕他们当时一时想不通,不明白,任何投资都有风险,要有过程,要等到收获需要时间,但怕他们万一出事,但从不担心他们的投资会不会有回报。只要能打赢官司,排除政府的干扰,他们的钱一定能够得到应有的回报。我没有犯罪所以从来就没有罪恶感,没有内疚,因为我知道我没有罪,我知道我能赚钱,能为投资人赚很多很多的钱,最后不会欠投资人,欠任何人的。

 

以前为了宣传每周1%的回报,我每星期付出近百万加元的成本,作为“华人巴菲特“做到每周1% 是轻而易举的,广告才是最重要的,资金量大才有保证。现在已经走出来了,走向了世界舞台,我骄傲,我自豪,现在不需一分一毫可以广告天下。高调不够,还要大声齐呼,要反对种族歧视,反对司法不公,反对一切破坏企业的行动,破坏投资人和我们新移民的利益的行为,我要成功了,同时要大家看清形势,认清方向,知道自己的前途,树立信心,团结一致,共同面对目前的问题,把负(新闻)的变成正的(商业)广告。表面上看,形势对我们十分不利。深层分析形势喜人,仔细想想就会发现高调是解决司法和东山再起走向世界的唯一途径,有理走遍天下。只有大家知道事实的全部真相,才会有信心,有能力和机会出来,出面,人多力量大就不容易欺负和歧视我们新移民。

 

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唐炜臻一案具有非常重大的政治,经济,社会,种族,传媒,司法和移民,政策和法规等一系列问题,有说不完的故事和道理,不能局限于投资和诈骗案的问题,它不仅关系到我和投资人的利益和前途,同时,关系到海外华人和新移民的政治,经济地位,社会的发展,金融改革的问题。表面上看,我有很多负面和消极的因素,其实,其中有很多积极和正面的因素,可能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巨大的机会。投资人和朋友,社区以为我可能有罪,认为夺回损失,东山再起的可能性不大,所谓思维方式跟我完全不一样,因为我是完全有信心和把握把钱赚回来,并且能赚更多的钱,为投资人,为社会做更大的贡献。

 

如果有希望的话,人们希望唐炜臻少说多做,用事实说话。现在唐炜臻正受到政府很多不合理,不公平的待遇和限制,能说不能做。不说不能做,大说才有可能做事。有些投资人看到唐炜臻高调,听起来不舒服,但终究钱回来才是硬道理。

 

目前我怎么喊,高调也抵不上政府的一个屁,只希望高调可以驱散乌云见点太阳,营造中性的环境,免受歧视和不平等,不公正待遇。高调可以创造机会,为今后的发展铺平道路,不能只看到眼前和这么一点事。

 

高调投资人的钱才能回来,我越高调,投资人的钱越容易回来,我沉默了投资人的钱也就沉没了,很多投资人其实非常知道这个简单的道理

 

因为我跟投资人和人民大众的位置,利益完全一致,一个船上的,所以,我的成败跟投资人息息相关,跟华人社区,海外华人,以及整个华人世界,跟新移民息息相关,跟广大人民大众息息相关,跟人民群众的未来和希望息息相关。

 

 

我自己撰写的《我的巴菲特财富之路》和世界华文大众传媒协会编辑的《唐炜臻现象》是两颗播下的种子在生根开花,是两个翅膀会使唐炜臻的事业,如虎添翼,使唐炜臻一定能够再次安全到达顶峰。

 

分享博文至:

    7 条评论

  1. 1. 草伪真 - 2010年12月16日 11:46

    唐玮臻,怪不得你妈是得脑癌死的哪,你丫的脑子也有病,你儿子肯定也会有遗传的。草死肖红的X

  2. 2. 阿彼 - 2010年12月16日 11:53

    老唐,冲你的高调,俺想再投500万给你如何?

  3. 3. 看客 - 2010年12月16日 13:18

    唐先生,你说得事情和道理有大约一半我是认同的.那些开口就骂的,多半是政府的网络打手(可以在法庭提这点).我想你的错可能在于你以为能募集到象股市大鳄那么多的资金也来操纵市场?你今天的处境可能和你的政治立场有关.

  4. 4. Silly c - 2010年12月16日 17:00

    I want to invest a $100 million to our great guy!!!HAHAHA

  5. 5. 路见不平 - 2010年12月16日 18:21

    这个唐某人大肆叫喊被政府冤枉,我们都知道,如果是在他歌功颂德的那个政府,他早就被关进去了,被打的半死。只有在这个民主和公平的社会里,他才有机会辩解,哪怕全世界都知道他在撒慌。巴菲特的钱是越玩越多,唐某人的钱是越玩越少,还大言不惭叫华人巴菲特,这不是垃圾是什么? 有本事,把钱先还了。

  6. 6. maoamodi - 2010年12月16日 21:12

    4.13 顶你一下。不管你目的为何!

    回加坐牢,再顶一下。

    这篇文章,值得再顶一下。 未来,只能你自己证明给世人看,英雄,奸雄,都要雄起才行!

  7. 7. 北风中的杨 - 2011年1月2日 20:24

    一群庸人。我真佩服中国人的略根性—哀其不幸,怒其不争。hedge fund有了损失,赔的精光,投资客户不想解决问题的办法,一群疯狗乱咬,顶你个肺。 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做PE本来就是一只船上的人,船上有了大洞,不是想着怎么修补,而是想着怎么把洞砸烂,脑袋被驴踢了都。 打架骂人谁都会,流氓就是以此为生的。当流氓有本事就当得像杜月笙一样,意大利黑手党也行,你能打骂出3000万来,那我倒佩服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