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等常委的风水轶闻

字体 -

【多维新闻】本文网址:http://blog.dwnews.com/post-152743.html

老牛要说在中国政界高层最具人脉的人是一群和尚道士,不少人一定会说老牛信口胡诌。

人们之所以不信或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主要被两个观念束缚了思维。其中一种观念认为,和尚道士乃世外之人,志在守心清修,不会涉世过深;另一种观念认为,中共是个马克思主义政党,信仰共产主义无神论,作为党政高层,更应该个个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会主动与和尚道士划清距离。

不过遗憾的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中国党政官员,至少是很大一部分官员,都和佛、道两家保持着一种很暧昧的关系。别看那些官员们平常很难接近,但如果是这些和尚道士与之联系谈心,那绝对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当然,需要指出的是,并不是每个和尚道士都有这个资格,老牛指的是这个群体中为数甚少的精英,也就是社会上说的所谓得道高僧(道人)。

对于这种理想和现实的巨大反差,很多人会说中共官员虚伪。老牛不认为这是一种虚伪,更倾向于认为这是中国所独有的一种文化传统思维。是这种文化思维所支配的“隐秘”行动,让他们把政治信仰和佛道精神融为一体。毕竟高官也者,也首先是人,而且是中国人。几千年来历史沉淀与浸淫使得每个中国人的意识深处都不可能完全根除这些东西。

就好像毛泽东,他反传统反的厉害吧,那些年全国拆除的庙宇、道观、尼姑庵不计其数,连孔老二的老家都抄了,但在老毛的骨子里,他是一个最传统、最守旧的人,在他身上融合了国际主义、民族主义、共产主义、儒释道法,甚至是封疆帝王的所有精髓。如今的中共政治家虽然不及老毛那般集诸家精髓与一体,但至少也可以做到把政治信仰和文化传统等糅合在一起并行不悖。

你譬如说习近平,维基解密就说他相信神秘主义。

据说习当年在福州当市委书记的时候,曾到郊区检查工作,在一个叫什么溪(老牛忘了名字了,福州那个地方很奇怪,很多大的河流都叫溪)的地方跳上筏子体验漂流,同行的有很多只筏子,但只有习乘坐的那条前面鱼虾云集。在船家撑动筏子前行期间,习的筏子前面一直有数条大鱼游动,令船工啧啧称奇。

老牛当时正好在福建工作,这个故事就是后来和家人一起去漂流的时候,听福州晋安区的一位副书记讲的。习检查期间,我的这位朋友在市委当秘书,全程陪同。老牛当时就开玩笑,说这是不是天意,意味着习将来有一天会成为真龙天子呢?当时大家哈哈大笑,谁也没想到这位当时才三十多岁的市委书记,在今天居然真就成了中共“储君”。

第二个有意思的人物是贾庆林。

贾曾是习的直接上司,是习在福建的政治领路人,这两位大佬在福建的时间和老牛在福建的工作时间高度重合。因工作原因,老牛经常和福建、福州省市两级的党政官员等密切联系,因而也知道了贾的一些风水轶事。

贾到福建的时候是担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后来又当了福建省长。在此期间,并没听说贾和风水相关的事。一直到后来,贾任省委书记。当了一把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福州郊区有个鼓山,那有个在当地非常有名、香火也非常旺盛的佛家重地叫雪峰寺。一年除夕,很偶然的一个机会,老牛一大早叫了司机开车去鼓山办点事,结果走到山脚下,就发现路被封上了。没一会儿功夫,警车开道,省委号牌的五六辆车开过,对我们这些天天在场面上混的人,一眼就看出是谁出动上山了。后来到山上一打听,果然,这是当年的头注香,连省长都没这个资格,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年了。

第三个有意思的人物是李长春。

李从1992年到1998年期间担任河南省委书记,在河南登封有个少林寺,李在此期间曾到少林寺“视察工作”。你还别说,当时接待他的正是那位很多人都看不惯的CEO方丈(当时是主持)释永信。

一番密谈后,释永信请来一位老和尚,为李长春写下一个“田”字。据说李拿到这个字的时候忐忑不安,极为担心是不是要被“解甲归田”的意思,想要再问详细一些,老和尚说这是天机,对不起,贫僧不能说破,要靠你自己来悟。这事也就掀过一页。

直到2000年前后,有一次老牛到山东去看望一位朋友,这位朋友正好因开厂子请了香港的一位风水师看地气。席间聊天时,老牛说到这个典故,这位风水师道破了玄机。他认为从李的面相、命相和这个田字的“字相”看,同时含有规劝和指明前途的双重意思。

前者的意思是告诫李,在以后的执政过程中要善于“守拙”,不要强出头,只要做到这一点,就会平平安安。后者的意思——这位风水先生当时就预测道——李以后很可能会出任掌管和“口”字相关的工作。他进一步解释说,“口”内含“十”字,既有“封口”之警示,又有“治口疾”之意义,所以不排除他会被调往北京,会担任中宣部部长或更高层级的官员。

我们当时都嘲笑这个风水先生,说他不好好研究风水,倒研究起中共政治来了。谁料想2002年一过,李就被调往中央,主抓中共意识形态一直到今天!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