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英本无罪,何来“罪不至死”?

字体 -

转帖

吴英一案,已成为权力与网络的对决。权力要杀吴英,浙江数名地方官员联圌名要求杀,浙江高院也做了死刑判圌决。网络上汹涌的声音则是救吴英。 对决结果会是如何?我分析,最高当局会考虑民意,否定死刑判圌决。同时,为了继续维护金融垄断,仍会重判。民意能救邓玉娇,但没有救下杨圌佳、荆中秀,这次能不能救了吴英,以及夏圌俊圌峰,尚不知道。 网络上救吴英声音很高,声调则不一。最常见的一句是“吴英有罪,但罪不至死”。此语存在严重问题。我的意见是:吴英本无罪,何来“罪不至死”? 我想问那些声称“吴英有罪,但罪不至死”的人:吴英罪在何处?被问的人,往往一愣,然后说:她可能涉嫌非法集圌资吧?(大家所说的非法集圌资,法律条文称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至于浙江高院说的“集圌资诈骗罪”荒唐到不用我驳斥)。 非法集圌资算什么罪?国有企业垄断着金融,又不给民企放贷,民企只好去向民间贷圌款。何罪之有?改革开放30年,经济增长最快的几个地方:深圳、浦东靠优惠政策,广东靠多少年来的外贸特圌权;只有浙江,没有资源,没有特圌权,是靠浙江人的勤劳与智慧,一点一点发展民营企业,取得了耀眼的经济成果。如果没有非法集圌资,浙江能发展起来吗?当然不能。如果吴英有罪,那恐怕浙江99%的民营企业都要被判非法集圌资罪。如果吴英要被判死刑,那么,浙江圌的民营企业家可能有一半应该跟着吴英同赴黄圌泉。 对于浙江圌的民间集圌资,从中央到地方,都是一清二楚。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检圌察院、公圌安厅于2008年12月联合发布了《关于当前办理集圌资类刑事案圌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浙高法〔2008〕352号),特地说了:“为生产经营所需,以承诺还本分红或者付息的方法,向相对固定的人员(一定范围内的人员如职工、亲友等)筹集圌资金,主要用于合法的生产经营活动,因经营亏损或者资圌金圌周圌转困难而未能及时兑付本息引发纠纷的,应当作为民间借贷纠纷处理。”这一条完全适用于吴英。 有人说了:“《纪要》不能代替法律”。这个道理谁也明白。可是咱是在中国,又不是在美国。中国很多时候就是依照《纪要》的,百姓也是跟着《纪要》走的。这种时候,又说《纪要》不算数,那不是耍弄人吗? 或许有人问:你凭什么证明吴英无罪?我没有条件和能力去证明吴英无罪,也没必要去证明。因为,根据公民无罪推定原则,既然那些对吴英的指控都不成立,那么在法律上吴英就是无罪的。 可吴英自己都认罪了呀?是的,据说吴英为了保命,在否认诈骗罪的前提下,愿意认可非法集圌资罪。根据“公民不能自证其罪”的原则,吴英的所谓认罪没有任何法律效力。“坦白从宽,抵抗从严”本身就是对法律的玷污,公权力以减轻处罚来诱圌惑公民认罪,本身就是非常龌龊的;如果诱骗别人认罪了,又判人家最高刑,那就是无赖了。 要说判吴英个行贿罪,我估计不是冤判。在中国做生意,哪个不行贿?吴英把产业做那么大,估计她行贿的数目不会小。问题是,官员们不同意判行贿罪,因为那样的话,官员们就得领取受贿罪——所以,吴英还是无罪。 我在微博中写道:【吴英有5重罪】1,小小屁圌民,摆个地摊就算了,居然敢把产业做那么大。2,做大产业就算了,居然不投靠官圌府找靠山。3,官老爷来敲诈,居然敢不从。4,居然还想贷圌款。银行奉命打圌压民营企业,不给贷圌款。居然敢去民间借款。5,官圌府老爷抢走几千万,居然敢反抗,敢举报——这样的5重罪,能不杀你灭口吗? 还发了一条:这几天,卢美美在弄校车,于建嵘在弄乡村教师,方圌舟子在弄韩寒,广大网友则在救吴英。谁在转移视线?谁在小骂大帮忙?谁在做最需要的事? 我第一篇为吴英呼吁的文章是《吴英案是一次阶级审判》,大意是说:公众同情吴英,主要来自朴素的阶级感情,而法院坚持判死刑,同样来自阶级因素:吴英僭越了。俗话就是说:吴英手伸得太长了。发文时标题改为《民意能救吴英性命吗?》。为什么改成这样一个非我原意的标题?呵呵,我忘记原因了。该文所写过的具体内容,本文也不再重复。 我呼吁大家都来发出救吴英的声音:吴英不是罪不至死,而是根本无罪。 救吴英也是救我们自己;因为,我们都有可能成为其他场合的吴英。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