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4日 的存档信息

我为什么拼命给您解析,是不是一种智慧?

拼命跟您辩护,有人说是狡辩。为什么不到法庭辩护去解析,尽管您说什么都不算,法官说了算,人们认为我脑子有问题,也有人说我疯了,我疯了吗?不是我疯了,而是大多数人受蒙蔽,愚蠢和糊涂,包括律师,唯我清醒,所以我才能赢。 被政府指控欺诈和刑事犯罪的是极端的指控,不管是真是假都不可能赢,何况加拿大的司法到处都是陷阱。加拿大司法非常文明,但是公正是没有的。我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