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为什么不听我的?

字体 -

法官为什么不听我的?

6月5日美国清算公司在加拿大安省商业法庭提出动议转移投资人239000的资金到美国,投资人和我义正言辞提出发对,要求冻结所有清算公司的资金,法官不听。在法庭,法官可以撒谎,律师可以撒谎,可以无视证据,您不可以,我也不可以,老百姓不可以。法庭是生意,法官跟律师的利益是一致的。

美国证券会指定的清算公司 TOM TONG 是证券会的一个阴谋,它不但占有我们公司和投资人的财产,挥霍无度,而且毁坏我的名誉,侵略我和投资人的权力,证券会和清算公司名义上是保护投资人,干的事损害投资人和民营企业的勾当,狼狈为奸。

开庭前投资人和我都明确指出美国证券会和清算公司TOM TONG的勾当,清算公司的律师开庭前已经为法官草拟法官判决书,声称法官开庭聆听各方意见,一开庭只讨论法庭判决书,根本没有商量,讨论和论理,就根据清算公司律师的要求拟定法庭,法官敷衍了事,不顾事实根据当庭撒谎说没有根据钱是加拿大电汇到美国的,是加拿大投资人和美国投资人共同的,清算公司掠夺,侵占,滥用投资人和我们的合法财产。

警察,证券会和清算公司,无一处发现唐炜臻有任何欺诈行为和证据,清算公司把投资人和我们公司的正常运作资金据为己有,把投资人的钱不当回事,不经投资人同意,任意挥霍和滥用,请律师花82000,请会计花68900,自己拿38152,引起投资人的愤怒,出庭前投资人奔走相告,写信,写书签名给法官,保护自己的财产不受侵犯,并出庭声明投资人自己的立场与观点。

尊敬的法官大人:

1,  所有剩余的钱都是客户的钱,我们的钱,都是投资人的钱。

2,我们已经唐告上法庭,我们既是投资人,又是纳税人,警察有责任帮我们查清真的缺口。

3,没有查清之前,任何机构——清算公司不能非法,无理地侵占我们投资人的财产。

4.钱是投资人的,任何动用钱必须通过投资人的同意,我们作为投资客户,赢利和亏损我们是认可的,我们不认可钱被他用,任何款已被挪为他用,必须退回,有才有希望!

唐客户代表:(签名见原件,附件)

于多伦多

21012年6月4日

法官不听投资人,不听我的,只听清算公司TOM TONG聘请的加拿大律师事先的安排,是因为我们没有钱,没有律师?清算公司聘请的加拿大律师用的是我们投资人的钱。

事情的原因是这样的:

清算公司的钱是海外华人合伙人基金的,唐炜臻在2008年名声大振,生意蒸蒸日上的大好时机开始注册对冲基金,走向正规化,公开透明,进入主流对冲基金市场,通过正规渠道用投资表现排名吸收大量资金,为投资人夺回损失,分别在加拿大安省和美国德州成功注册。在美国注册以后,我从海外华人电汇130万美元到了我在美国注册的公司银行账上,资金进入市场在对冲基金的账户上运作,当时只投资没有杠杆的指数交易基金(ETF),遭遇海啸,金融指数整体跌50%以上,我们没有涨,美国投资人担心就停止交易,资金一直滞留在注册的对冲基金账户上,我当时不知道它仍然存在,因为在美国的资金进出不归我管,直到2009年2月27日宣布账上只有1400多加元,有人说我是否忘了说一个万字。

当时开会就是批判大会,不说数字肯定过不了关,所以,我根据海外华人基金账上的余额脱口而出,我们没有1400万,也不是1400,而是140万。加拿大的44万被证券会冻结,完整无缺,美国有100万。本来这一140万全部冻结,等事完了以后,还是一笔可观的操盘种子资金,投资人的心愿和希望。

美国的这一100万,2009年3月在投资人的督促下,汇了30万给当时的客户代表,主要负责人士林爱明先生,因为在客户代表和投资人手上应该是安全,可靠,流动的,可以运作。后来,安省证券会无根无据,指控我金融欺诈,装模作样有12项指控,指控成立将有牢狱之灾60年,罚款60万,证券会为民除害。投资人,公众和政府信以为真,投资人害怕,公众大快人心,政府觉得有大利可图。投资人手上的30万本来是集体授权由林先生管理和监督,用于唐炜臻操盘和公司其他用途,包括律师费,但后来林先生抛弃其他投资人客户代表,不顾唐炜臻的正当,合理合法要求,不合作,并极力回避和拒绝为唐炜臻提供公司运作和操盘资金,违背投资人的意愿和集体决议。据说他为了保护这笔,用于安省律师代表还是个人利益,他擅自把30万转移到中国他个人指定的账上,后来,因为安省证券会的错误指控和误导,美国证券会也指控,没有发现赃款,很快就结束,并指定清算公司,遗憾的是清算公司把公司的资金和投资人的钱作为赃款追查查到这30万,并据为所有,不经投资人同意,任意挥霍,号称证券会同意。

美国清算公司来到加拿大聘请律师和会计行追查林先生手上这30万,林先生被迫从中国退回30万,因为林先生的账目被冻结,有239000资金不能回到原来的账户上,最终回到加拿大律师的信托账户,追回这笔款的总费用就是239000.清算公司计算好的,有多少用多少,其名义是为投资人。2009年的时候,我跟我的律师和投资人反应,清算公司欺诈投资人,没有人理会。当时,清算公司用的是美国的钱,追回的钱在加拿大的律师信托账户上。今年4月左右,清算公司的加拿大律师提出动议请求把这笔消耗,损耗怡尽填补美国的支出。我提出反对,林先生发现这笔30万的资金是从加拿大汇过去的以后,也提出反对,希望法庭冻结这笔资金,当林先生希望投资人签名支持他的意见,让法庭根据投资人的要求把资金留在加拿大。因为这笔资金是投资人的,不是清算公司的,投资人有权自己集体管理和支配,不需要清算公司的糟蹋和滥用,挪用,当场草拟法庭文件和证据要求停止清算公司行为,保护投资人和自己的利益,发起签名,投资人见一个签一个,非常踊跃。第二天,6月5日,我把投资人的签名和信当庭宣读给法官听。法官竟敢无视我的有理证据,合理要求,不听投资人的话,坚持把钱转到美国清算公司进一步糟蹋和侵占投资人财产。

美国证券会指定清算公司把我们的钱,投资人的钱据为己有。法官听我的,律师赚不了钱,法庭就没有生意,单有理不行,必须有律师,有钱。而我们的钱到了清算公司和律师手里迫使我们没有钱,没有律师。

唐炜臻始终把投资人的利益放在首位,全心全意为投资人谋利益,为公众谋利益。

我将继续做司法斗争,到法庭上诉,检举法官。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