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炜臻,我又回来了!

字体 -

唐炜臻打不死,压不跨,我又回来了,活了,不是胡汉山回来了,是唐炜臻。我跟大家问好,好久不见,挺想念大家吵吵闹闹的时候。
跟政府斗,其乐无穷,利益大,前途无量。

我进入了一个新的,更大的舞台,洋人世界,主流社会,上层到底层,见多识广,投资人的钱是不成问题的,等着,肯定追回来,政府为投资人买单,多种途径,万无一失。

我现在在加拿大司法界我的知名度在不断提升,律师法官都知道我来了,慢慢就有发言权,进入司法上层,全靠投资人的资金打开了一线大门,我将大家谋更大的利益。

世界的人都为名利。有名就有利,名字毁了可以恢复。

人们在过去几年里糊涂了,只看负面,消极的东西,没有看到正面积极的,我给大家提个醒。

什么人最傻,最可恨?

最可恨,我认为是敌友不分,把自己的人往火坑里推的人,把自己人放在别人的枪口上,损人不利己

有意出卖一个为自己卖命的人,是真正的犯罪,道德罪。可以到法庭追究经济责任损失。

其实,唐炜臻有很多优点,是个正面人物,但大家不往好处想,正面想,客观的想问题,判断一个人。

海外华人一盘散沙,除了唐炜臻有谁能领导,团结大家呢?回忆过去,难道大家就只值一个包子和只认钱吗?

金融与司法是两扇大门,我闯了进去。请您跟我来,不要骂我。要奋斗就会有牺牲,不死人,把风险控制住,就敢干

老唐大义凛然


人们背井离乡来到这鸟不拉屎的西域塞北,孤立无援,举目无亲,理当建立一个温馨社区守望相助、公民合法权益不受侵犯,让子孙后代以中国人为荣,传承中华传统习俗文化、繁衍生息。

可惜网络的兴起,正好让华人更容易躲在暗处隔空撕杀。这不,无忧网里永远不缺砖头瓦片,不缺落井下石。让人看了寒心,华男互瞧不顺眼、华女纷纷外嫁。大浪淘沙,岩石尚且成沙,何况一片淤泥。

老唐大义凛然、入狱犹如归家,何惧之有?
可惜了华人社区,受尽羞辱而不自知。老唐不是空前绝后,定有后来人步老唐后尘,也许是你?
 
唐炜臻发表于:2013-01-28 18:28

好险!

有钱也输,律师在抢钱,投资人是掠夺的对象,怎么都是受害者,我已经为投资人躲过了两大浩劫,一个是金融海啸,一个是律师的集体诈骗,我 们的损失相对来说是最小的,成绩是巨大的。我并且学回了游泳,无论市场还是司法,都淹不死了。我有了两个翅膀,一个是金融一个是司法,谁也别想抢我们的 钱,抢了也要吐回来,怎么吃的,怎么吐出来,好戏在后头,好事多磨。

看一看下面的文章就清楚了,上市公司嘉汉林业跟我的指控一样,辩护律师花了四千万一百万,控方花费纳税人的钱不知其数,我将赢在加拿大,赢在世界, 谱写加拿大司法史上新的一页,在联邦最高法院树碑立传。
Sino-Forest defence lawyers’ bill a ‘staggering’ $41-million

JEFF GRAY - LAW REPORTER

The Globe and Mail

PublishedMonday, Apr. 20, 2015 6:13PM EDT

加拿大坐牢的人多,人人可以坐牢,可能坐牢

加拿大坐牢的人多,比例很高,是中国和发展国家的几倍,人人可以坐牢,可能坐牢。刑法是一种经济活动,赚钱,统治的工具,它不可避免落到你的头上。跟落到 我头上一样,莫名其妙。家庭纠纷,打架可以做牢,开车撞人,可以做牢,经济纠纷,不纠纷,你没有钱可以坐牢,有钱也坐牢,家里起火可以坐牢,死人也可以坐 牢,车祸可以坐牢,在加拿大,每一个人都有坐牢的机会,可能坐牢。

要名誉会坐牢,不名誉也可以做牢。你不做牢,别人怎么赚钱。律师怎么收费。

我开始也不清楚,我怎么坐牢,我们没有偷,没有抢,没有纠纷,不打架,吵架,没有争论,要警察,律师干什么,要法庭干什么?加拿大警察,律师法官什么都管,生老病死,天灾人祸都管,都坐牢。

我是管理别人的钱,这里管理钱的人很多很多,管钱坐牢人的少,或者没有,我是先例,我是以一个新的领域和门路,我没有拿别人的钱,我把自己的钱给投资人, 只是投资,推广我的庄家思想,理论与实践。吸引投资人,而不是投资。我没有去找他们,都是他们主动找上门的,门槛很高,他们挤进来的。

我不坐牢,你不坐牢别人怎么赚钱?还是赚钱,抢钱,小心你的口袋和家人。后来发现,我不坐谁坐?我知名度高,枪打出头鸟,他们想我带领大家坐牢,我看起来有钱,投资人有钱,好抢。他们需要控制我,一直想控制我,达到控制更多人的目的。

你如果遇到坐牢的机会,我可以为你提供最好的咨询,少花钱,少受罪,少坐牢,或者不坐牢,也可以让你多坐牢。

加拿大坐牢是一种福利,因为你和纳税人付的钱太多,回扣,很多人没饭吃,没地方住,没朋友玩要坐牢。犯人是国家财产,始终有国家负责,申请救济,住房优先。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