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说这个冤不冤?

字体 -

加拿大有很多冤假错案,都是纳税人的钱惹的祸,律师做的孽。

我2013年去金士顿的牢狱,除了我,还有三个大陆人都在伸冤,要上诉,其中有一个是移民美国的,到加拿大来旅游的,看朋友,被判16年,有一个是留学生,被判14年还有一个是加拿大移民,40岁左右,被判14 年,三个不认识的人变成同案犯,住在一起同一个楼服刑,我也在哪里呆近一年的时间。

我跟美国来旅游的,年龄最大的凌先生是好朋友,住在一个单元,上诉还同时上过庭,一起做饭吃好几个月,他做菜,我负责洗碗。

我说我冤,他说他冤,我们冤的很不一样。

他今年年纪五十七八,英语不好,只会几句简单的,天天学英语,但来不及,加拿大的法律更不懂。一提自己的案子就生气,整夜睡不觉,有时还哭。

他告诉我的情况是这样,我也看过他的上诉书和法庭文件。他从美国纽约过来旅游,探亲访友,不到一个月被警察抓,然后,经过几年的时间,他被法庭判有罪入狱16年,他的案件是从2007年开始的,现在还被关在牢里。

凌先生是个生意人,在香港做生意很成功,七十年代末从香港拿货到大陆卖,赚很多钱。后来,移民美国到了纽约。

2007年到加拿大旅游,跟朋友吃饭。朋友介绍一个朋友一起吃饭,吃完饭以后,朋友要他帮忙送他的朋友回家。车开到家门口,他要上厕所,他到二楼上厕所,一下楼,警察就把他带走,指控他制毒。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跟毒品有关,还被控制毒,数量很多。

他去的那栋房子,地下室是制毒的,被警察怀疑,盯着,警察破案的时候抓了好几个人,一共有四五个,包括真正的案犯,肇事者。

老板,主犯,真正的案犯保释以后就跑了,剩下的三位是替死鬼。两个那栋房子的房客,刚要搬家在路上被拦截,车上有毒品还是毒品相关的证据,一个是我的这位新朋友,美国来的游客。他们三个以为自己不是犯人,没有犯罪,就没走,上庭,等待法庭还他们清白,法庭不但没有还他们清白,而是把他们当成主犯,重犯,重判锒铛入狱。

凌先生的证据是有个亚洲面孔的人,也没有像不像。开的车的是Toyota corolla 和Toyota Camry 都分不清。还有买东西的发票说他的就定他罪,因为他的年龄大,像个老板,就判他16年。

他请了个律师花了几万块钱,律师说问题不大,最多判个七八年。后来,律师把他卖了,判他16年,通过法庭,还骗了他的担保费三万。

他的律师在他的司法过程的时候有病没有告诉他,没有身体和能力为他辩护,钱骗走了,后来重病死了,找不到人。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