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炜臻给同胞们的公开信

字体 -
唐炜臻,我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一个全心全意为投资人和社会工作的人,是世界金融领域的中国符号,要成为世界最成功最富有的人之一,我却被加拿大政府执法机构迫害,因为没有律师含冤入狱,我现在被假释出狱,坚持上诉到加拿大最高法院。
在加拿大打官司,律师费是非常昂贵的,一般人是负担不起的,刑事辩护由政府负担,但我既不能用自己被冻结的钱,几十万,也不能用投资人被冻结的钱,上百万,更不能用纳税人的钱,过去几年没有律师和金融专家为我辩护,我被他们糊里糊涂判了罪和判刑。
我入狱以后,坚持抗争和上诉,坐牢期间我从政府获得了大量的法庭记录和资料,学到了大量的法律知识和经验,过去几年没有律师省了很多钱,少花了很多冤枉钱。让他们乱来然后,求换算账是一种理想的办法和策略。
法庭记录显示,我没有犯罪的动机和真正的证据,所谓的法庭证据都是一些伪证,没有证实,反驳和辩护的证据。所有的这些证据可以用来指控他们。
我现在借钱打官司,要彻底推翻法庭的判决,创造司法奇迹,我女儿是银行的金融专家,过去我女儿和内弟都拿出了一大笔钱,每个人有近十万加元。
最近文怿又拿了五千打官司,过去亲友也帮过很多忙,我姐姐姐夫,我弟弟弟媳妇,老表和表妹都出钱为我渡过难关。我是公众人物,家庭的钱,亲友的钱是有限的,我的司法战争需要公众的支持和参与,无论是人力,物力,人力资源还是财力。
我现在是冲刺,取得最后胜利的时刻,我在向外借,利息是月息2.5%,年息30%,时间长短由你自己定,按照你自己的情况,钱不经过我的手,直接付给律师和经理人,我现在打官司有一套,在法庭自由出入,到处是战场,加拿大人是经不起打的。
我是有二十年经验的投资高手,以前给投资人的承诺和保证是每周1%回报,并兑现,直到政府干预与阻止我兑现。我推广和促销庄家思想,理论与实践,被控欺诈,我是给钱给投资人,而不是那投资人的钱,而被陷害。
我现在非常了解这个社会,金融和司法,我将亲自指挥律师作战,一旦我推翻法庭判决,排除所有的限制,我们的前途是无限光明的。
您有多小我可以借多少,还钱是没有问题的,我是一个公众人物,有荣誉,一个讲信誉的人,一个金融企业家。
我将进行司法全面进攻,钱多力量大,风险小。打官司就是打仗,我有把握才打的,不是乱打,花冤枉钱,一定会有收获的,您如果有疑虑核问题,您可以问律师和专家看看我的案子值不值打,怎么打。
我的案子有很大的价值和希望,是数以千万美元的案件,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老婆,儿子,女儿已经全动员起来了,儿子跟我一样信心百倍,他了解案情以后,发现巨大的机会,坚定了他当律师的信心和决心。
我一方面需要亲友继续帮忙,同心协力,一方面给大家同样的机会。
这次机会的极大,回报将是非常丰厚的。

一切公开透明,自愿,合情合理。贷款人有知情权,可以参与,知道钱怎么用的,作用怎么样。

我现在有法律高手,专家和顾问站在我一边撑腰,报告马上出来,帮我准备了文件,最晚明天。

希望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拿出本事来,共同努力。

我有钱要解冻,要追回,司法机构执法犯法需要赔偿。

唐炜臻不管别人的钱,钱有律师和专业机构负责,不违反规定,大家的钱是安全的,有保障的。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唐炜臻 - 2015年11月22日 12:41

    唐炜臻上诉到最高法院要借多少钱?我发了文章借钱,点击率很高,一讲打官司要钱,人们就害怕,不敢做声,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很多钱,几千几万就可以了,如果换一个人几十万也不够,根本不可能打。有的律师问一万,有的几万,也有大律师行要二十五万的。 很多律师非常想我的案子,不要什么钱也打,但不能一分不要,我自己也可以打,但到最高法院还是认真的好,并且他们只讲法律不讲事实,是立法不是办案。人们不知道这是一个值很多钱的官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