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炜臻圣诞前的思考:湖南同乡会不帮谁帮?

字体 -

唐炜臻圣诞前的思考:湖南同乡会不帮谁帮?

加拿大湖南同乡会是我和我的大学同学李海航在唐炜臻我家商议发起的,自发起以来,我们家老老少少都为同乡会尽心尽力,日夜奔忙,出钱出力。都是有目共睹,有记录可查的。大家心里都明白我们的贡献和为人。

法庭指控唐炜臻用投资人的钱赞助同乡会和社区活动,树立自己公众形象和知名度,要成为世界最伟大,最富有的人为投资人赚钱,自从受证券会污蔑,迫害,调查唐炜臻以来,湖南同乡会对唐炜臻采取远离措施,不闻不问,不关心,不爱护,不保护,任其自然,让唐炜臻和唐炜臻一家受尽折磨和苦难,倾家荡产,房子被银行抢去,钱被律师抢去,让我们在海外孤立无援,自生自灭。每个人关心的是自己的前途和命运,生怕受唐炜臻牵连。

唐炜臻一再公开和私下要求和向同乡会反应,同乡会领导漠不关心,生怕跟唐炜臻有任何关系和牵连,并且采取远离和孤立措施,都在躲,避免唐炜臻,希望跟唐炜臻划清界限。

我们成立同乡会的目的是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现在的同乡会变成个别人的工具和资源,为了做生意和个人利益,置同乡的名誉和生死而不顾。

唐炜臻坚持抗争,一个人跟加拿大腐败,罪恶的司法作斗争,没有人,没有钱,没有组织是是十分吃力的事。

我不知道同乡会什么时候才能出面,才能有反应,等我翻案成功以后,最高法院宣判我无罪,同乡会才能出面,出人出力?

加拿大湖南同乡会让我现在有一种孤立的感觉,原来的会长,现在的国会议员,谭耕博士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他的夫人黄辛来是唐炜臻的大学同学。廖红蔚理事长和其他负责人都找不到人,廖理事长当时被警察抓的时候,我们同乡会领导为她奔走。现在为什么没有人问寒问暖,了解案情。
只有彭良建博士以个人的名义跟唐炜臻保持接触和关心,跟组织反应也没有用。

唐炜臻出狱以后,写了很多文章。同乡会网站和邮件对唐炜臻的文章采取封闭,和阻难,不让唐炜臻在同乡会跟同乡诉苦,喊冤和传播加拿大司法过程和真相。唐炜臻在湖南同乡会没有言论自由,比最高法院还难。

我估计他们害怕受牵连,我理解。

同乡会领导和理事会大家都帮国会议员,没有人愿意帮一个被冤枉的“犯人”,只有锦上添花,没有人雪中送炭,利益驱动,没有正义和公道而言。

这就是现实和我们的世界,黑白两重天。同乡会怕什么?为什么不能两者兼顾,提高同乡会形象并且保护同乡的权利和利益呢?

唐炜臻个人不畏强暴,不怕艰难,跟整个加拿大政府斗争,誓死为自己得名誉,为投资人和公众利益坚持抗争到底。

唐炜臻的奋斗精神,勇气和坚持不懈得到很多朋友和社会的支持和鼓励,感到非常的荣幸和自豪。

我不怪任何人,也不怨任何人,我和我家人已经抗战几年到了最高法院,展开了司法战争。需要更多的人力和物质资源,这也是大家的事和利益。
只是有些遗憾和疑虑。希望同乡会能够互相关心,爱护和扶持,保护同乡的利益和权利。

人们不知道唐炜臻的宪法权利被剥夺,被践踏。如果不抗争,以后,这种现象和事件会发生在每一个海外华人身上。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