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湖南同乡会应该如何帮助同乡唐炜臻

字体 -

加拿大湖南同乡会如何帮助同乡唐炜臻

加拿大湖南同乡会有责任和义务帮助同乡唐炜臻,更何况唐炜臻是同乡会创始人之一和具有重大贡献的人之一。

加拿大湖南同乡会的知名度和今天跟唐炜臻息息相关,同乡会不帮谁帮?一个同乡会不管同胞和同胞的家庭的荣誉和生死存亡,那么同乡会的目的,宗旨是什么,难道同乡会就是吃喝玩乐。

过去几年,唐炜臻和唐炜臻一家经历了生死搏斗和挣扎,湖南同乡会的领导,组织者,理事在干什么去了,对同乡的生死存亡漠不关心,听之任之,却一心一意为自己争取名誉和利益,揽生意?

作为同乡,我希望同乡会领导能够认识到唐炜臻事件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感。

湖南同乡会有的是人才和有能力的人,现在的问题是态度问题,立场和观点问题,同乡会的领导人不愿意搞清事实真相,不关心,不爱护和不保护同乡和同乡和同乡的利益。怕承担风险,把风险留给别人,回报留给自己。

 

唐炜臻的“犯罪”跟同乡会息息相关,跟同乡会的领导息息相关,同乡会是犯罪的受益人,单位,唐炜臻进监狱,跟同乡会和同乡会领导人息息相关,因为他们抛弃和背叛了唐炜臻,把唐炜臻往火坑里放,而求自保,幸灾乐祸,排除异己和竞争对手,而不是同甘共苦,荣辱不惊,通过组织的力量保护自己的人和同胞,同乡。

湖南同乡会在过去几年里,在同乡会领导的带领下,对唐炜臻采取隔离,疏远,划清界限,置同乡,同事,同胞和同胞家庭的生死而不顾,已经造成了非常严重和不良影响。应该反思,总结,及时纠正。

因为湖南同乡会领导的领导和带头作用,以为唐炜臻是个人犯罪,跟同乡会没有关系,跟同乡会的领导,会长理事长没有关系,唐炜臻犯罪,遭惩罚是应该的。

唐炜臻,我以前也不清楚,自己怎么犯了罪,后来,我发现我是被诬蔑和迫害,说我用投资人的钱搞活动,捐款和砸钱,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来为自己和投资人赚钱,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其实,用在社区和社会上的钱不是投资人的钱,都是我自己的钱,并且这个钱相对我的生意是微不足道的,不到百分之零点一的钱,我给投资人的钱是数以千万,唐炜臻私有财产数以百万并借钱给投资人兑现。政府执法部门为了迫害一个无辜的人,不让唐炜臻的投资人出来说真话,对唐炜臻跟我的投资人进行隔离和封锁,但封锁不了同乡会和同乡会的组织者。福建同乡会和当时的华人国会议员邹志慧出面到法庭力挺福建生意人陈旺而避免了同乡的牢狱之灾,并在国会立案作为案例,得到赞赏和高度评价,创造司法的历史。

唐炜臻一开始就告诉公众,告诉同乡会自己是冤枉的,因为湖南同乡会和同乡会的领导,组织者不闻不问,不深入实际,不了解情况,反而采取隔离,沉默,不辩护,把同乡当坏人,孤立,歧视同乡,组织者的一举一动,就表示默认了政府的指控,同乡会给公众留下一个唐炜臻不好的形象,让外人和法庭有机可乘,唐炜臻因此被判欺诈罪入狱。

唐炜臻入狱以后,同乡会的组织者,领导更不关心,生怕受牵连,置唐炜臻一家的生死不顾,让人,银行和律师行抢钱,抢房子,使同乡唐炜臻一家无家可归,流落街头,最后,是一个好心的朋友和同乡个人出面出力,承担风险。我们不知道同乡会组织在哪里,怎么找?

因为同乡会,唐炜臻为了同乡会,唐炜臻被人污蔑,中伤,唐炜臻和唐炜臻一家倾家荡产,可能家破人亡,儿子和妻子没法活,想要自杀。

同乡会远离同乡,朋友纷纷离去,一个中国人,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全心全意为海外华人服务,为海外华人生存与发展的奋不顾身的人,一个开路大桥的人,一个开天辟地的人,一个这样的人,一个这样的家在海外被毁,有个同乡会组织,并且是一个有名,有活力,影响的组织,我们有国会议员,竟不关心,不保护,不闻不问自己的同胞。

以前,同乡会会长李海航,听说美国有一个同乡受迫害,吃官司,自己学法律,弄清事实真相,号召同乡出钱出力,为同乡请律师最后,赢得了官司,美国有个立法叫贺梅案例,就是加拿大湖南同乡会会长李海航亲自并全力关心,爱护和支持的。

加拿大湖南同乡会应该如何帮助同乡唐炜臻

首先坐下来,需要接触唐炜臻,了解唐炜臻的情况和相关法律,听取唐炜臻的汇报,请专家给出意见和评估,同乡会要作出客观公正的自我判断,确定唐炜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好人还是坏人,是不是冤,需不需要帮助,还是需要教育。

然后,站起来,一旦作出判断,同乡会可以有组织,通过正当的法律程序为唐炜臻辩护,为唐炜臻请律师上诉恢复荣誉并追求赔偿。法庭是为社区说话的,为社区工作,社区有责任和义务为法庭提供客观公正的情况。

积极组织和发动同乡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打好这场官司和司法战争,积极主动保护同乡,取得宝贵的保护同乡经验和能力,为其他同乡会起带头作用。

加拿大湖南同乡会帮助同乡唐炜臻将威震四海,美名远扬,并且能够为同乡会得到极大的社会,经济利益。

 

以上属个人观点和意见,请大家批评指正。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