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煒臻給TD銀行集團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的信,通牒

字体 -

2016728

 

巴拉特 马斯纳尼

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TD银行集团

多伦多道明中心

邮政信箱 193

安省多伦多

邮政编码M5K 1H6

 

尊敬的主席先生巴拉特Masrani

 

回复:TD业务实践,诚信和我们的房子

1.我的名字叫唐炜臻, 我是中国来的移民,也是加拿大公民。

2.我和您的银行有超过24年的时间的关系,我个人的银行业务自1990年当我第一次到加拿大安大略省开始,我跟您的投资银行业务自1998年以来,从事商业银行多年,银行房屋抵押贷款自20093月。

3,我的全家,包括我已故的母亲,我已故的父亲,我的妻子,我的女儿和儿子,都在您的银行开账户。

4.我们有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我们在您的银行有相当大的业务,也作出了很多的贡献,安大略省证券会OSC法律会计的报告表明,我们支付了的佣金您的道明宏达理财和TD Ameritrade$ 970,000的佣金。

5.我有良好的信誉,20年多年来从没有抱怨,并没有与您的银行和其他银行和证券商争议。

6. 2009312日,我和我的妻子从您的银行借了60万房地产抵押的信贷额作为第一抵押贷款,您银行的钱是安全和有我的房子保证。

7.这笔60万的钱35万被用于付清RBC的第一房屋按揭。

8. 2009315日,我把剩下的$ 236千给了我投资人委员会,其中$ 20万到了加拿大经纪帐户来为投资人赚钱以满足我的那些资深投资者的兑现,我在三天内赚了五万来支付投资者,以显示我的真诚,市场交易能和能量,我在一个月的时间吸引了投资者的数百万美元,到千万美金的潜在投资。

9. 安省证券会利用我数百位投资人中的一个人抱怨,投诉,就冻结了我从您的银行借的二十万和其他资金15万在IB的经纪帐户,并恶意停止我所有的交易。

10. 2009312日证券会开始的单方面的恶意诉,到警察,直到现在继续上上诉到更高的法院,政府对我的诉讼毁灭了我的名誉,投资人的财产,完全不符合公众利益。

11.在加拿大我不能用我自己的钱生活,不能交易,不能用自己的钱为自己的法律辩护,而我们最亲爱的当局显然是侵犯了我的权利和自由,加拿大宪章第7节,其中规定没有正当的法律程序个人拥有权的生命,自由,人身安全,或享受财产不被剥夺。 明确提出,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通过不适当的法律程序受到伤害。

12.我们银行借的这笔钱的问题多年来一直在尊敬法官伊恩Nordheimer主持的法庭讨论。 他说“这件事情的进行,至少在初期,可能仍然,在此基础上,属于唐先生20万的资金进入该特定交易帐户是没有争议的,尽管你不能区别账上的这个钱那个钱是谁的,可能有其他资金进来,或者出去,但是,唐先生的钱进去没有争议,唐先生自己的资金20万进入了这个账户,“(在R. v. Tang  2011815日的法庭记录)。

13.“投资人要求这些资金[$ 440,175.00]用来赔偿投资损失要退居二线,唐先生首先应该使用这些资金来请律师为他做充分的,完整的回答和辩护,要能够履行他的宪法权利”。

14.我们跟您银行的房地产信贷担保协议或合同显然是因为政府的影响(在法律书里合同无奈的事很明确,不能履行合同是因为发生的事超出合同双方的控制的情况下发生的。合同无奈学说暗示合同的条件,合同标的物(标的物是指当事人双方权利义务指向的对象)还是继续存在。合同扩展到各方所设想的交易无奈)的情况,因为特殊原因可以重新修改合同。

15.因为证券会导致我们的经济非常困难。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到处借钱,不停地想办法借钱支付您的银行每月$ 2,000抵押的信用贷款,从2009年证券会冻结开始直到我的刑事审判之前20127月是一段很长的时间。证券会使我没有生意,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可想而知,我们有多难。

16.当我们只错过了你们几次还贷,您的员工就写了一封信要求我们还更多的钱,甚至要求马上全额付清60多万的贷款,您的银行拒绝跟我们对话和谈判,并要求我的妻子和我去聘请律师来跟谈你的律师在法庭上去谈。一个个的法律程序和动议,我们根本不懂,也没钱请律师。

17. 多年来我没有钱请律师为我的刑事辩护,没有律师保障我的生活和自由,也没有律师为我的刑事审判做辩护,我是一个普通的人,手无寸铁的平民,我不得不要面对数十名全幅武装的法律专家和专业人士,十分不公平,我得到了法庭恶意歧视性的不正当的判决,一切都颠倒了,因为我们亲爱的政府和律师,法官都在强奸我。

18.我们的房子和房屋的价值在2014年出售的时候已经上升到120万,现在市场价值150万,您借给我们的钱和利息是由我们的房子的价值不断提升作为安全保障的,有我们的房子担保,您的银行一点损失也没有。您的银行不给我任何机会和时间再融资,并作出新的安排,是有意的。

19.当我们有暂时性问题的时候,在我们危难的时候,我的案子是加拿大最大的刑事审判之一,您的银行关闭了我们所有的银行账户,其中包括我们所有的家庭成员包括我已故的父亲,已故的母亲,我的妻子和女儿和儿子的帐户。当时尊敬的阿尔弗雷德O’marra主审法官因为银行的做法在陪审团面前感到很尴尬。

20.您必须知道或者应该知道每一个加拿大公民都应该拥有一个银行账户才能生活在加拿大,这是公民的基本权利,请您告诉我们,您怎么能指望我们住在加拿大没有银行账户?如果您不给我们开户,谁可以开?我没有银行账户如何支付您们的抵押贷款?

21.当我们有经济问题,银行不但不帮我们,却要聘请控制着法院和法官的大律师事务所,你们恶意使用法律手段和武器故意恐吓和伤害我们,造成严重的和不可弥补的损失和伤害,您的银行伤害我们,杀人不见血。

22.您的银行正是利用了我们危难,不利的情况下,我们不知道法律,无力聘请律师的情况下,您的银行使用恶劣的法律手段,致命的法律武器来对抗一个无辜的,普通老百姓和老百姓的家庭,同时在我没有自由,没有能力和条件下,您的银行在20134月,并于8月利用法院取得缺席判决,对我们进行无情的攻击。

23. 请您记住,我付不起你的抵押贷款,付不起律师,没有正当的司法程序,我为什么还要为您的银行支付所有的律师费,十多万,自己没有律师为我辩护,整个司法程序本身是非法的,还要为您付律师费,天理难容。

24.2013920日这一天后,法官驳回了我的提议设置搁置默认的判断。我们呼吁上诉法院安大略省。当我们仍然在法庭上的上诉的时候,你的律师骚扰,恐吓,威胁我的妻子通过电话,并使用武装人员和家人,问了几个壮汉将我妻子踢出家门,扔出到街道,使他们无家可归,使我的妻子和儿子慌了,吓死了,曾经想自杀。您的银行一点都不人道而是残忍,并给我们留下了无法解决的问题。

25当我们到上诉法庭上诉并要求银行和法院在我没有自由,任何条件和资源中止诉讼,您的律师越来越嚣张,好像打赢了所谓的什么官司,其实是利用法院,法庭的规则和法庭程序,掩护用武装人员把我的妻子赶出家门,欺负一个女人和孩子,您聘请的律师行仗势欺人 多次收取我们的律师费, 进行抢劫和勒索我们两三年,您的银行甚至不用支付你们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律师费,我们不是他的客户。 我后来发现你的律师事务又盗用,挪用我们10多万,他们想要就拿,随便得很。

26  您的银行卖掉我们的房子,一百万加元,便宜几十万卖了,我们只欠您的银行60 ,我的一百万,您的银行没有告诉我们卖房子剩下的钱,为什么呢?想私吞!

27.当我去年出狱回家,第一次写这封信给您,您的人否认这些我对您银行的指控。

28.您的银行的表现很像勒索,抢劫和欺凌,是真正的犯罪行为,你们的行为给我们,您的一个时间长的客户造成极大的损害,这是冷血,不是善意的。我们的房子目前的市场价格是在该地区1.5万加元。

29.您的银行行为我们失去了一个房子和家,按照2016年今天的市场造成了我们巨大的经济损失90万和精神上的损失不知其数。还有 情绪和健康的巨大的损失。我们拥有这个房子13年的所有权和情感依恋。在因为你们的恶意,大规模的诉讼,我们是普通人和普通的人,我们是你的客户谁拥有以前没有法律知识,也没有钱生活,没有钱聘请律师,我的妻子和儿子因为你们都很害怕,曾经想自杀。

30.您的银行没有任何善意,不商量,不谈话,不讨论和不解决问题,你们的法庭和法律是恶意的,是利用法律犯罪的行为,是故意在伤害我们。

31.您的银行是大律师事务所的客户,滥用法律程序,制造不必要的法律文件和不必要的法律途径来恐吓,显示你的法律知识和法律武器和权力,以便得到法庭的优势,50100磅的法律文件吓死人,以便威胁,伤害您的客户和公众,这是加拿大公众不能接受的。

32.我在你们的恶意起诉前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商人,一个成功的商人。我被迫学习法律,自2013年起我开始学法律知识,我学了以后发现您银行做了很多坏事,犯很多错误,伤害我和我的家人和公众,您的银行和工作人员是敲诈,勒索和抢劫,是不好的做法,是欺诈,犯罪,故意伤害您的客户,这种做法不符合公众利益,银行也被指控滥用法律程序,打击民营企业和公众。

33.当我要求你的银行告诉我们所有的钱在哪里,我们的钱哪里去了,您打算怎么赔偿我们?您无动于衷,好像我们对您毫无办法。

34.但我想让您知道,我的名字是多年来打造成的,我是人们关注的公众人物,我在中国社区与华人社会在世界各地我任然有良好品格和是一个正直的人,我有压倒性支持我的投资者,即使我被指控和错判犯罪,我也有大量中英文的媒体报道,我会与不公正作斗争,我要停止你的公司和银行的贪婪和伤害民众的方式和权力。

35.我仍然为您,您的银行提供一个机会,双方坐下来解决问题使双方满意。

36. 如果我不能可以从你得到一个合理的答案和您的银行, 我正打算把您的银行和您银行的律师事务所曝光,请公众和监管当局和法院保护公众的权利和保护加拿大的自由宪章。这不是一个威胁,而是对商业原则和系统的一种尊重。

37.你很清楚,我们的下级法院是由像您聘请的这样的本地律师事务所控制,法官从那里来的,当他们退休时,他们回到那里去。最高法院的法官可能更加独立,不受律师事务所控制。此外,最高法院坐落在九个法官,因此很难吓唬他们,他们不需要道律师行找工作,他们退休,但高等法院法官独自一个人坐着当发官害怕大律师行公司吓倒。他们来自这些相同的律师事务所和回到那里时,他们退休。

38.我与您的银行,您的律师事务所的经历就像像一个年轻的英国女学生记者以往的经验,她叫娜塔莎·史密斯被攻击,由“一群动物”谁剥去她的衣服,“请神,让它停下来!”21岁的英国女记者喊,她介绍了选举结果后,在埃及解放广场她的可怕的性侵犯经历。

39.自安省证券会OSC开始到现在为止,所有的媒体对我进行诽谤,搞 负面新闻,并协助监控官和证券会彻底摧毁一个新移民,一个无辜的商人和投资者。 OSC,监控官和加拿大的法官都是有偏见,恶意攻击我,他们违反了我的许多宪法权利,他们几十个人全副武装对付一个普通的,法律上,财务上和社会上的残疾人。

40.我知道你的律师事务所控制法庭,我会找到方法,使您的银行对公众负责。

41.您的银行有30天时间回应,进行善意的洽谈和解。

 

致敬

 

唐炜臻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