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炜臻,耶稣,苏格拉底刑事案

字体 -

今天我冒险写聊一个贴:加拿大律师和法官都是骗子,流氓和强盗,不怕死。


可能没有人会想到我跟耶稣,苏格拉底他们有什么关系,我从来没有想过跟他们有关系,也不是利用他们。


直到有一天我在牢里读了两本书,非常有意义,对理解西方的司法,我为什么冤的理解有用,通过仔细研究耶稣 和苏格拉底一案, 发现我的一案跟他们的相似之处,为什么会冤,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被判死刑,不能伸冤。


对于西方的司法,可以从两个经典例子来说明,一个是耶稣,一个是雅典哲学家苏格拉底之死


耶稣称自己是神,上帝的儿子,他们说我自称”华人巴菲特”,股神。整个审判过程和方式,证据都一样。法庭说耶稣是一个骗子,它没有律师,用假证据证明它有罪。他们不能容许,容忍有“华人巴菲特” 华人自己的的金融领军人物,所以说唐炜臻是骗子比较合适。


More Than a Carpenter《不只是一个木匠》


Former skeptic Josh McDowell’s timeless examination of the true nature of Christ and His impact on our lives is one of the best-selling Christian books ever.

Josh is joined by his son Sean as they examine the evidence about Jesus. Is He really the Lord He claimed to be? How can we know for sure? More than a Carpenter investigates hard questions about the reliability of biblical records, the resurrection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faith and science. They also address questions raised by today’s popular atheistic writers.

This book is perfect for giving to a skeptical friend or family member or to anyone who has questions about Jesus’ deity, His resurrection and His claim on their life. Read the book, weigh the facts, experience His love … and watch what happens.

有人今天有人这样说。


耶稣造反不成, 但他的随从者永不放弃, 宣传他是救世主,结果数以亿计的人信他为世人犠牲, 信他是救世主。

老唐, 不要放弃, 你一定会成为教主, 被人奉为救世主。

《苏格拉底之死》,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David)绘。公元前399年,雅典人苏格拉底被控不敬神和腐蚀青年。有五百零一人作为此案的审判官,最后他们以二百八十一票对二百二十票认为苏格拉底有罪,并进而判他死刑。一个月之后,苏格拉底从容赴死。苏格拉底之死是西方精神史上的重大事件,与四百年后神殿祭祀诉那撒勒人耶稣可堪比较。

苏格拉底之死被许多历史学家和哲学家称为“探索上诉者谜一样的面孔”,这究竟是怎样的谜呢?

苏格拉底被雅典人(民主投票)判处死罪,罪名是:“不敬神”和“蛊惑青年”;投票的结果是:278票赞成,221票反对;控告的人有三个:米列托斯(悲剧诗人),安涅托斯(工商业主),吕康(修辞家)。

按照当时的规矩,在被控为有罪之后,有几种脱罪的办法——其一,可以为自己辩护,但辩护不能否定民主审判的理由,而是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背景下减免自己的罪过。其二,认交罚款以减免罪罚。其三,在被判罪收监后,通过贿赂的方式逃脱,然后由专门从事偷渡的蛇头秘密送往国外流亡。

苏格拉底选择了为自己辩护。

苏格拉底站在广场上,背后是审判他的法官,下面是来听审判的雅典的群众。

苏格拉底开口说:雅典的人啊,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相信那些控告我的人的话。我知道很早之前他们就开始攻击我,把我描绘成一个自称天上地下无所不知的智者,到处蛊惑人心,靠诡辩过日子的人。我告诉你们,这是不公正的。

底下有个农民模样的人说:我们就看不惯你这种自以为是的腔调,好象没有你这样的智者我们就不知道什么是公正一样。我告诉你我们的信仰是: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城邦历史的动力。

《苏格拉底之死》苏格拉底图册

苏格拉底说:你们就是这样看待我的为人的吗?我现在有些明白你们为什么要相信那些指控我的人的原因了。但是我还是要向你们说说为什么对我的指控是不公正的理由。第一,那些人说,苏格拉底犯了爱管闲事之罪,他对天上地下的事物进行考察,还能用较弱的论证击败较强的论证,并唆使其他的人学他的样。他这样做是企图用自己的权威来取代神在我们心中的位置。他们还引用受人尊敬的我的朋友阿里斯托芬的戏剧《云》里的剧情来佐证他们的指控。雅典的人啊!在这出戏剧里,我,苏格拉底,是一个滑稽可笑的丑八怪,一个无聊是诡辩家,一个亵渎神灵的无神论者,整日纠缠不清,滥用学生信任的害人精。你们想想,谁会相信一个戏里的人物就是一个真实的人物呢?——况且,我自己也有几次坐在戏台下面观赏,为台上的形象捧腹。你们以为这台上的苏格拉底是真还是这台下的苏格拉底是真?

米列托斯这时忍不住插话说:雅典的人啊,可不要被他的诡辩所迷惑。他的诡辩术一向被称为“思想助产术”,谁要是按他的思路来回答问题,就会落入他的陷阱。他曾经用他的“思想助产术”给皮匠讲“马尾巴的功能”,混乱了他们对自己工作的认识。他又用家里的锅铲不能铸铁这样似是而非的问题诱使铁匠降低为城邦制造武器的热情。

米列托斯问苏格拉底:你不是承认自己是世上最有智慧的人吗?

原来雅典民主派凯瑞丰曾经向德尔斐阿波罗神庙求卜,询问:究竟有没有人比苏格拉底更具智慧?阿波罗﹒福玻斯的女祭司回答道:没有了。

苏格拉底知道米列托斯提问的目的,如果他简单的承认,就会更加激怒这些雅典的民众;如果他不承认,那就会遭到羞辱。

苏格拉底说:我非常明白我是没有智慧的,无论大小都没有。那么,神为什么要说我是世上最有智慧的人呢?神不可能撒谎,否则便与它的本性不合。为了证实这一点,我就去寻找世上比我更聪明的人,我相信“三人行必有我师”这样的话。于是我就找市场上的每一个人谈话,皮匠,木匠,铁匠,画匠,我也找诗人,演说家,政治家谈话,从他们那里我得到了这样的结果:就是我在每一桩具体的事情上都不如这些人,我是无知之人;可我的求知的能力,却是那些人所不及的。这便是神喻的真真意思。雅典人啊,在阿波罗神庙的三角楣上镌刻着这样一句神喻:“认识你自己”。这便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意思:我生来是无知的,可我不断求知的能力,便是我的智慧。
苏格拉底的这番话使得听他申辩的人有了一时的沉默,因为他们没有办法理解他为什么既然无知却又是最有智慧的。

苏格拉底也没有解释。他说:现在我要针对另外一项指控来答辩。这一指控说苏格拉底腐蚀青年的心灵,相信他自己发明的神灵而不相信国家认可的神灵。我想问问主控人米列托斯:如果说我教唆别人相信某些神,这就蕴涵着我本人相信某些神,那我就不是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也不会因此而有罪。

米列托斯说:我说你完全不相信神。

苏格拉底说:你真使我感到惊奇,米列托斯!你这样说的目的是什么?你是指我不象人类一般信仰那样相信太阳神和月亮神吗?

米列托斯说:审判团的先生们,他肯定不相信神,因为他曾说“太阳是一块石头,月亮是一块土”。

苏格拉底忍不住笑起来:我亲爱的米列托斯,你没想到你正在控告阿那克萨哥拉吧?你如此藐视这些先生,认为他们竟连克拉左门尼的阿那克萨哥拉的书中充斥着这样的理论都不知道,是吗?青年人在市场上顶多化一个德拉克玛就能买到这些书,如果苏格拉底声称这些思想是自己的,人们会嘲笑他,还有谁会听苏格拉底的讲话?

米列托斯还是坚持说;你不信神,一个也不信。——说这话时,他嘴角浮着恶意的嘲笑。

《苏格拉底之死》雅克·路易·大卫图册

苏格拉底说:你的意思是,相信有人的活动,却不相信有人存在。或者换一句说法,有人不相信马的存在,却相信马的活动,或者相信有乐师,却不相信有音乐活动,有这样的人吗?——没有这样的人,我尊敬的朋友。下面一个问题你必须回答:有人相信有超自然的活动,但不相信有超自然的存在吗?

米列托斯被迫回答:没有。
这样,苏格拉底的“思想助产术”又起了作用。他进而攻击米列托斯的矛盾:他既否认苏格拉底信神{城邦所信的神},又否认苏格拉底不信神(信自己所造的神)。因为控告的核心是苏格拉底不信神,如果不能证明这点,则所有的控词都为不实之词。

苏格拉底进而申辩:雅典的人啊!既然你们知道了苏格拉底并没有不信神的事实,那么,关于“腐蚀青年的心灵”的指控也是虚妄的了。

米列托斯说;审判团的先生们,雅典的公民们!大家不要忘了,我们民主的敌人三十僭主之一的克里提阿斯和那个叛国贼阿尔克比阿底斯就曾是苏格拉底的学生,他们正是在他的教导下成为政治家的。而这位善于教导人的苏格拉底先生还曾是三十僭主元老院的主席。

这番话极具扇动力,听众立即躁动起来,大喊:“打倒!打倒!”“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苏格拉底明白自己所有的申辩可能是毫无用处的。可他知道自己申辩的目的并不是求人的饶恕。

按照色诺芬的回忆,克里提阿斯和阿尔克比阿底斯求教于苏格拉底是因为苏格拉底的名;当他们实现了自己政治上的目的以后,就不再亲近苏格拉底了。苏格拉底曾经指责他们说:“当一个负责牧养牲畜的人,他所牧养的的牲畜越来月少,而且情况越来越坏的时候,这个人毫不承认自己是个坏的牧者;更令人惊异的是,一个人做了一城邦的首长,弄得人民越来越少,而且情况越来越坏,这人毫不自觉惭愧,认识到自己是个坏首长。”这话传到三十僭主那里,克里提阿斯和阿尔克比阿底斯就把苏格拉底召去,用法令禁止苏格拉底向青年传授他的理论。

苏格拉底没有向审判团和听审的民众讲述这个故事,他只是说:如果你们以为我的演讲会腐蚀青年的心灵,那么这受我腐蚀的人现在在那里呢?今天在场的有许多听我过演讲的青年人,我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

“这位是克力同的儿子克力托布卢;这位是吕赛尼亚斯的儿子埃斯基涅;这位是安提丰的儿子厄庇革涅;这位是赛奥佐提德的儿子尼科司特拉图;这位是这位是德谟多库斯的儿子帕拉卢斯;这位是阿里斯通的儿子阿狄曼图,他的兄弟柏拉图也在这里。此外我还可以举出很多来。米列托斯在他的发言中一定得用他们中的某些人做证人,我很乐意为他提供方便。

米列托斯和他的同伴安涅托斯、吕康再也没有提出证人;审判团也没有要求证人出场。然后就是民主投票,结果如上。

苏格拉底对投票的结果感到惊讶,但他并没有沮丧,认为这是在意料之中的事。他说:我决没有料到双方的票数会如此接近,现在看来如果再有三十票投向否定的一方,那么我就可以被判无罪了。

他接受了这个判决结果,没有再提出新的申辩。

海尔莫盖尼斯提醒苏格拉底:苏格拉底,难道你不需要为自己申辩考虑一下吗?

苏格拉底对他说:难道你不认为我一辈子都在申辩吗?

海尔莫盖尼斯说:可你是怎样为自己申辩的呢?(他的意思是苏格拉底的申辩和他的辩才不符)。

苏格拉底说:我一生一世没有做过不义的事,我以为这就是最好的申辩。

在场的阿帕多拉斯是个非常热爱苏格拉底的人,他说:苏格拉底,看到他们这样不公正地把你处死,令我难受。

苏格拉底摸着他的头微笑地问:亲爱的阿帕多拉斯,难道你希望看到我公正地而不是不公正地被处死吗?

接下来苏格拉底还有一个机会,他可以提出一定数量的罚款,以赎免自己的罪过。可苏格拉底提出的赔偿答复令他的朋友都感到意外。他说——我从来没有过普通人的平静生活。我不关心大多数人关心的事,挣钱.有一个舒适的家.担任文武高官以及参与其他各种活动。……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和每个人接触,劝说他们不要把实际利益看得高于精神和道德的作用,应当首先重视城邦和国家的利益。我这样的行事方式该受什么样的回报?先生们,对这样的人,最合适的回报就是在我的有生之年享受市政厅提供的免费公餐。

《苏格拉底之死》雅克·路易·大卫图册

这无异是对那些指控他有罪的雅典公民智商的挑战。一时间群情激昂,“打倒!”“处死!”之声不绝于耳。

审判官们不耐烦了,警告苏格拉底少说废话,赶快按规矩承认一笔罚款的数额。不料苏格拉底说:如果我有钱,我会提议一笔我付得起的罚金,因为那样并不会给我带来任何伤害。可事实上我不能这样做,因为我没有钱,除非你们把罚金的数量定在我能付得起的范围内。我想我可能付得起一米纳。我认罚款一米纳。

虽然这时苏格拉底的朋友克力同等人愿意代他支付这笔罚金,底线是三十米纳。可场面已不可收拾。法官和陪审团的大多数认为苏格拉底藐视法律和城邦的意志,遂以比先前多80票的数字判处他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

从苏格拉底申辩的全过程来看,与其说上诉者有谜一样的面孔,不如说苏格拉底做了谜一样的辩护。他的申辩目的是为求生,可他申辩的方式却似乎努力往相反的方向行进。他似乎更愿意看到眼前的结果。他平静地向所有在场的雅典人说:雅典的同胞们,过不多久,那些试图诋毁城邦的人就会把杀害哲学家苏格拉底的罪愆加在你们头上。处死我的人啊,我要告诉你们,我一死去,复仇就会降临到你们头上,你们会受到比你们杀我痛苦得多的惩罚。……如果你们指望用把人处死的办法来制止对你们错误的生活方式进行指责,那么你们的想法错了。这种逃避的办法既不可能又不可信。最好的.也是最方便的的办法不是封住别人的嘴,而是自己尽力为善。

苏格拉底结束了他的申辩,他向所有的人告别:雅典的人啊!对于一个善良的人来说。无论他是生是死都不会遭受苦难,因为神的意旨永远在庇护他。

苏格拉底被收监,等待执行死刑的日子,照说这日子最多几天。这时有了个意外,在宣判的第二天,正巧是去提洛岛的朝圣团的舰队出发的日子,朝圣团是为了祭祀雅典民族英雄赛苏斯杀死人身牛头怪物,从而免除了向它进贡七男七女的可怕习俗。按规定,朝圣团未从提洛岛归来之前,不得处决犯人,苏格拉底也因此多活了三十天。
就因为多了这三十天,柏拉图的对话录就多了两篇重要的对话——《斐多篇》《克力同篇》。苏格拉底把最后的时间放在了与他的追随者们探讨灵魂不灭的问题——这也是柏拉图思想的一个重要来源。

苏格拉底以为:由于肉体的束缚,眼睛无法看到真理,所以只有在死后,我们才能得到我们渴望和喜爱的智慧。

当肉体存在的时候,便得不到纯粹的知识,所以唯一的途径是死后,灵魂和知识充分接触——我们对事物的认识均来源于灵魂对前世的回忆。

在这段日子里听苏格拉底演讲的人和与他讨论问题的人应该有不少。据斐多的说法,本地的有阿波罗多洛,克托布卢和他的父亲,还有郝谟根尼,厄庇革涅,埃斯基涅,安提斯泰尼,……我相信柏拉图当时病了。

厄刻克拉底问斐多:有从其他地方来的客人吗?

斐多补充说:有,有底比斯的西米亚斯.克贝和斐冬得斯,还有来之麦加拉的欧几里德和忒尔西翁。

厄刻克拉底问:阿里斯提波和克莱俄布洛图为什么不在那里?

斐多说:他们显然在伊齐那。

值得注意的是“我相信柏拉图当时病了”的说法,应该是事实。这个说法的含义是:如果柏拉图当时在的话,他可以获得更多的苏格拉底的重要思想。因为他后来在游历的过程中去找麦加拉的欧几里德等人,试图从他们那里了解更多的苏格拉底的思想。

最后的时刻终于要来临,苏格拉底除了把时间全部花在讲道上,没有做其他选择的意思。

克力同带了最坏的消息来见苏格拉底,他见苏格拉底竟然睡得很熟,感到很惊讶。

克力同对苏格拉底说:我以前一直感到你非常幸运,竟然有如此开朗的性情,而你现在大祸临头,却仍然能够镇定自若,泰然处之,对此我的感触更深了。

苏格拉底说:好吧,说真的,克力同,如果象我这样年纪的人还要抱怨死亡,那真太不象话了。
克力同说:我得到一个坏消息,那艘船到了。

苏格拉底说:好吧,克力同,我希望这是最好的结局。如果众神希望如此,那就让它这样吧。
克力同问:为什么你会这样想呢?

苏格拉底说:因为我做了个梦,梦见一位白衣丽人向我走来,她对我说:“苏格拉底,第三天你会抵达令人欢娱的弗提亚”。那就是说,这艘船今天不会到,明天才会到。

克力同说:这有什么区别呢?我来告诉你这个消息,是让你决定,时间不多了,我们可以有把握让你从这里逃出去,送你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苏格拉底说:我说过,我不知道离开这个国家以后该做什么。

克力同说:无论你去哪里,你都能看到欢迎你的人。另外,苏格拉底,我甚至不认为你的做法是对的。能保全自己性命的时候为什么要抛弃?你的敌人要毁掉你,而你的做法就象你的敌人想对你做的事一样,或者就象他们对你做的事情一样。

苏格拉底说:克力同,我告诉你,这几天一直有一个神的声音在我心中晓喻我,他说:“苏格拉底,还是听我们的建议吧,我们是你的卫士。不要考虑你的子女.生命或其他东西胜过考虑什么是公正。……事实上你就要离开这里了。当你去死的时候,你是个牺牲品,但不是我们所犯错误的牺牲品,而是你同胞所凡错误的牺牲品。但你若用这种可耻的方法逃跑,以错还错,以恶报恶,践踏你自己和我们订立的协议黄河合约,那么你伤害了你最不应该伤害的,包括你自己.你的朋友.你的国家,还有我们。到那时,你活着用面对我们的愤怒,你死后我们的兄弟.冥府里的法律也不会热情欢迎你;因为它们知道你试图尽力摧毁我们。别接受克力同的建议,听从我们的劝告吧。”

苏格拉底总结道:如果我的哲学是教人如何认识死亡的,那么,我如果象奴隶一样逃亡,我的哲学还有什么价值呢?我一生都致力于城邦的法律维护,如果我现在选择违背法律的方式逃亡,岂不是对自己一生的嘲弄吗?
所有的努力都宣告结束,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

毒芹草的汁液已经碾好,盛在一只杯子里端了上来。苏格拉底不动声色地说:把这玩意作奠酒怎么样?

克力同恳求苏格拉底等太阳从地平线上落下去再服食毒药。

苏格拉底把杯子举到胸口,平静地说:分手的时候到了,我将死,你们活下来,是谁的选择好,只有天知道。说毕,一口喝干了毒酒。

在场的人都伤心地哭起来,连狱卒也流下眼泪。

毒酒的作用渐渐发挥,苏格拉底感到双腿沉重,就按看守的建议躺了下来,他的神志开始混乱,最后留下的遗言是:克力同,我欠了阿斯克勒庇俄斯一只鸡,记得替我还上这笔债。

阿斯克勒庇俄斯是医神,苏格拉底感谢他让自己超脱了。

意义/《苏格拉底之死》 编辑

《苏格拉底之死》《苏格拉底之死》图册

苏格拉底的主要哲学思想是他留下的宝贵的精神遗产。首先,他认为人是无知的,人只有知道自己无知才能获得知识;其二,他认为美德就是知识,道德行为必须以知识为基础,以理性作为判断道德行为的标准。所以他呼吁人们关注自己的灵魂,人必须从他自己去找到他的天职、他的目的、世界的最终目的、真理、自在自为的东西,必须通过他自己而达到真理。这样的人就会在这个世界面前感到谦卑,感到人的不完美,就会有所敬畏,就知道人是胜不了天的,就会更自觉地用理性来指导自己思想和行为。

两千四百多年以来,文明的不断进步给人类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但同时也“破坏了带给人类生活意义的精神价值”。

如果一个群体的传统里缺失理性,就缺失自省精神基础,又会怎样呢?这个群体的文化和传统会有缺失——正如在苏格拉底时代的那种民主最后成为实际上的反民主一样,这样一个将人凌驾于一切之上的群体也一定会在其文化中因缺失理性而缺失人性,因为这样的群体只能相信人治,而人治的结果必然是否定理性、遏制思想自由。在这样的文化传统里,民主的意义和价值往往被扭曲,成为野心家用来愚民的空头支票。另一方面,民众往往也会自觉地把一个处于最高位置的人神化,创造一个适应人治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下,没有始终如一的价值和道德观,只有一朝天子一朝臣民的投机乡愿心理温床。在这样的文化传统里,忠臣的就义也就只是一种变相的殉葬,悲壮惨烈,然只是为一昏君或暴君尽忠而已,就如当年日本战败时,那些剖腹自杀的日本文武官员一样。

《苏格拉底之死》雅克·路易·大卫图册

如果一个群体的传统文化里因为没有一个恒定的、有理性的信念,其成员就会自然而然怀着盲目的崇拜和忠心将所有希望和最高价值都交托给一个掌握了最高权力的人,那又会是怎样的呢?

苏格拉底的哲人生涯可以概括为对理性的信念和追求,而苏格拉底正是通过从容赴死体现了他的学说:追求理性,追求真理,哪怕面对着大多数也决不盲从苟且。也通过他的死,他唤醒人们:人是多么狂妄虚骄,缺乏理性,如果不能自觉用理性来指导自己,人就会误用自己的热情,滥用自己的权力,把美好的理念变成闹剧甚至悲剧,公平正义资源也就得不到合理分配和利用。他身后两千多年里,人们为建立合理民主制度不断努力,付出了巨大代价。雅典民主通过苏格拉底的死而成为后世的教训,唤起人们对非理性的警惕,民主制度才能不断的完善和改进,虽然迄今为止,我们还不能说哪一种民主制度是最完善合理的,但至少人们已意识到:民主不是简单的多数主宰一切,不是粗暴的铲除异己;对民主的热情不能取代对民主的理性执行,理想的民主应建立在理性基础上,以包容多元为其内涵。

今天,民主意识深入人心,意识形态的多元化也成为知识精英和草根民众的共同呼声,国际社会对一些极端行动也出现了不同的意见,民主又往往是相对立的各派所用的盾牌和武器。因此,重温苏格拉底的死也仍然有现实意义。

延伸/《苏格拉底之死》 编辑

1748年 达维特(大卫)出生于巴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他最初的绘画老师是他的亲戚,着名的罗可可画家布歇.弗朗索瓦(Boucher Francois,1703-1770)。[1]   1758年 十岁时父亲去逝,由其叔父和建筑师德麦戎抚养。   1766年 和皇家绘画雕刻学院历史画家维恩学画。   1774年 从皇家美术院毕业后获罗马大奖,赴意大利游学,深受意大利文艺复兴(古典主义)美术影响。在那里他爱上了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的作品。他认为意大利文艺复兴的美术才是近代画家的学校,近代美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   1780年 达维特返回巴黎。他很快接受了狄德罗的激进思想,对封建王朝的腐朽现象深恶痛绝。   1784年 再次去罗马并创作了历史画“荷拉斯兄弟的之誓”。   1793年 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推翻了路易十六王朝,达维特加入了资产阶级左翼的雅各宾党,并被推举为国民议会主席。达维特因雅各宾党两次入狱。同年,雅各宾党的领导人马拉被刺,达维特怀着悲愤的激情创作了“马拉之死”。   1794年7月 热月党人发动政变,推翻了雅各宾党专政,因达维特参加了雅各宾党,他被罗列了17条罪状而被捕入狱,险遭杀身之祸。   1799年 成为拿破仑的首席宫廷画师。同时期他还教出一批优秀的画家,如: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1780-1867)、让-巴蒂斯特·卡米耶·柯罗(Jean Baptiste Camille Corot,1796-1875)等。   1814年3月 拿破仑失败。   1816年 达维特作为一个弑君犯而被迫侨居比利时的布鲁塞尔。   1825年 客死异乡,享年77岁。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