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原来的投资人的误区

字体 -

近来面壁反思,为什么想做件利人利己的好事,却陷入了狼狈境地? 

为了避免造成不可挽回的资金损失,避免让我的客户和我终身遗憾。现将我这段时间的一些想法和你们及时沟通一下,希望彼此了解,有所启发。

 
误区一:我误判了融资与赎回的速度

前面我已和大家讲过,我的1 %理论是需要一定条件和资金量作为基础的,否则它就不能维持。由于我想这一理论的正确性是不会被怀疑的,所以,估计融资速度会很快达到所预期的规模,其1 % 的盈利就完全可以维持正常的良性循环了。然而,尽管我不断地加大推广力度,因为金融海啸融资的速度远比预期的慢。我的账面资金长期停留在100万美元以内,因为挤兑大资金停留的非常短暂,我压根就没有见过千万元的时候。所以,1 %理论一直没有被落实。前期市场摸索的投入、不断的推广投入与客户的赎回,最后成了2009年的局面。巨大的海啸导致了大资金进入的困难,加之当时有人(竞争对手)挖我的墙角,从重金挖走我的大客户(这些大客户最后都死在他手里 ;导致这些大客户赎回的量和赎回的速度,使我和投资人进入了一个严重的误区,都以为我亏损了,我们的问题是金融海啸导致的挤兑,而不是市场亏损。

误区二:我瞒着投资人

根据规定,除特殊行业外,做投资的,是不能保证任何人只盈利的,必须告知其投资风险和现状,因为投资是一个心理过程,投资人知道情况会严重干扰我的操作,纠缠不清。 我认为有了我的1%理论和风险控制措施,我的投资是不会有大风险的。即便偶尔发生,也完全可以在我的盈利部份来承担。即由我来全部承担。这样的投资,才是对大家负责的。

大家信任我,把钱给了我,风险我就要为你们来承担。所以,关于1 % 理论的基础条件问题,我的融资计划问题,我就没有和我的投资人去详细地说明了,觉得这是我自己应去操心的事。把你们的权利当成了我的义务。对公司在金融海啸期间的危机,隐瞒着投资人,怕你们担心,我当时心想很快就会改变的。这是我的另一个误区。也是现在舆论说我“欺骗”大家的地方。

误区三:唐炜臻再没有未来

鉴于舆论表象与投资人对我的不了解,大家都认为我已经没有了未来,注定要坐牢了。其实,只要我的上述说法是事实,任何一个负责任的律师,都会给你正确答案的。

然而,我的未来决定于我是否有正确的市场位置,有着高超的操盘技能和赚钱能力,能在逆境中起死回生。对此,我十分肯定。这也是很多人,包括我的部分客户说我是“疯子”的原因。

话说回来,如果我上述说的不是事实的话,那我真的没未来了,我的客户也完了!对于那些局外人的幸灾乐祸,我不屑一顾。但对于我的投资人,你们没有道理幸灾乐祸,我相信你们有智慧走出这个误区!对于我的操盘能力,很容易去验证的,对你不会有什么的损失。有什么不愿意去求证的呢?我有未来,你们的投资才能回来。只有我能赚钱,你的钱才能回来,这个道理很简单。有投资人在证券会以后就求证过,再投资了20万,一,两个月翻了一倍。

误区四:唐炜臻是骗子

为投资人保证每星期1%回报就是骗子,我如果是个骗子,就可赖掉连本带代利约五千多万呢,很值的啊?反正现在我也不能操盘,还坐牢,证监会给个永远不让操盘的处罚,自然公司就破产了,顺理成章。这就叫骗子。

可我不是这样的人,这不是我的初衷,更不是我的为人。在我目前的处境下,做回骗子是最简单的事了。这次我可真正体会到了“做好人难,做坏人易”了。大家应该鼓励我去做好人才对啊,不要把我往坏人的路上逼。我从一开始就不躲不赖,面对大家。你们的痛苦可以得到社会的同情,我的惊恐与沮丧无人理会。我也是人,我一样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投资损失。把我看成是骗子,与把我看成是马失前蹄的理想行者,对我们今后的行动方向很关键。一些投资人把我和大家的利益对立起来,是个误区。不走出这个误区,我们都会迷途。

误区五:无米之炊,老唐怎么还钱?

很多人认为我还大家的钱,就只能是再去骗新客户的钱来还前面的客户,这种说法也让很多人不敢寄希望于我到市场上去赚钱还账。这首先是没有走出老唐是骗子的误区。

 
在没有大的操盘资金的前提下,我可以通过小量的资金,在合法的前提下,在投资方认为安全和没有证券会干扰的条件下,通过操盘验证我杰出的市场技能,验证我的1%理论及其风险控制能力。只要我的盈利能力得到证实,就会有大量资金进入,资金量就会放大。从金融投资的角度,这不是什么技术问题。大家知道国内的基金,一支基金也就是一个人在操作,资金量都在几十个亿。我的操盘能力,绝对是一流,这回一定要使出这看家本领了。也就是说,我已受到了全社会的关注,如我的操盘盈利能力被证实,完全可以引来大量的资金。没有人会放弃实实在在的盈利机会,很多投资人希望我向他们展示我的能力,因为他们有巨大的资金希望我去运作,去给他们创造利润。

讨论与小结:

这是我长期以来,想到和看到的五大误区,我们如果还不走出来,就会误入歧途,就会使大家的投资从账面损失变成实际的损失。这是我们谁都不愿意看到的。大家知道实际情况到现在已经过去快十多年了,也向证监会控告了,也停了我的操盘及公司的一切运作,也报了警,牢也坐了。是到回过头来好好想一想的时候了,再继续把我当成骗子的人,那你应该知道,等于你的钱财已经完了。因为骗子是不会还你钱的。

如果我们再不走出这些误区,就不能开始去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甚至朝着相反的方向走,自己堵了自己的路。过去是我害了大家,现在是大家自己在害自己了,那是多么的可悲啊!

骂我和告我,都不是积极的解决问题的办法,甚至同时也是在害你们自己,因为此时,我们的利益是共同的。不能赔还你们的投资,我就没有了未来,就没有了今后的正常生活,就没有了做一个正常人的资格。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我们很多人不认同?不理解?主要是把我看成了骗子。其实,我如真是个骗子,现在对你来说已没什么可怕的了,因为我已不能再“骗”到你的一分钱。但你如仍这样固执的把我当骗子的话,你有可能会失去你原来的投资,因为你拒绝了任何有意义的努力。

希望我们一起走出这些误区,不要让局外人看笑话,不然,最终受害的,只能是我们自己。

投资人 投资人来信照登 1

老唐你好; 看了你的“误区”我很理解,这就是我当初为什么要内部解决的想法,一但到了外边对投资人,对你都没有好处,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这是一件无奈的事,事 到如今只有按程序和法律办了,但有一件事要办的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还钱,不用多,人们见到一点真正的利你就改变了,现在人们认为你已经死了,你只有还钱才 能证明你还活着,你本身就与正常人不同,你的承受力,思维空间,想象空间,你所做的是常人无法理解的,这才是你,别人说你有病是对的,如果别人说你没病那 就不正常了,投资人不能有病,投资人有病就乱了,我还是告诉你不要说,你说什么也没有用,他们认为你疯了,尤其是多伦多媒体,不要让他们利用,就是想尽一 切办法还钱,那时你才是巴非特,把这次灾难变成财富,我真心看到你能重新站起来,

你的投资人和朋友

投资人来信照登 5

老唐,看了你的“误区一文”,很有启发。事情到了现在,确实看出了很多大家共同存在的问题。你也要理解我们这些投资人,对你的再次信任需要一个过程。当时 大家都懵了………….现在看来确实不应该把我们彼此的利益对立起来,批斗你只能出出气,无济于事。你能有信心,是我们的运气,不幸中的侥 幸。相信很多投资人会和我一样醒悟过来,重新振作起来,依靠你的操盘技能,正正当当地去把钱赚回来。希望你能有个计划,我们会支持你走正路的。

 一个客户

因为西方的司法  网上有很多我的负面报道,以为我真是一个诈骗犯,证券会和法庭迫害我是非法的,严重违反加拿大人权和自由宪章,没有定罪不能冻结我们的资金和任意关押,禁止交易,即使冻结资金也可以用于生活和律师辩护,而不是被法庭和律师掠夺,剥夺我的法律权力和辩护能力才入狱。我发现了他们的罪状,恶行和证据。等我东山再起一定讨回公道。
我原以为是这样 受加拿大政府的迫害,大陆人和聪明的投资人会像支持华为一样支持我,我出狱两手空空,3年后资产会超百亿!

历史回顾: 2007年,我应中国投资公司(国家主权基金)董事长楼继伟的邀请专程回到中国,他们委托我在海外投资的事,我给他们写了一份8000字的投资计划书,当时他们本来想请我回国或者为他们工作,或者做顾问,我因为自己的生意和投资人,没有积极主动表态,抓住这个极大的机会。事情就放弃了。2009年我准备邀请楼继伟董事长和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参加我的第二届北美华人财富高峰会议,因为金融海啸卷全球他们来不及参加。会议以后我得到国家的资金达一亿美元作为试验, 因为金融海啸投资人挤兑我不幸卷进了加拿大安省证券会的司法程序,这一亿美元的资金也不了了之。 我受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大使推荐,担任中央统战部加拿大唯一海外联谊会理事会理事,原来中央统战部和各省统战部来加拿大都是找我的。每个省的统战部部长也是理事。 我在想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在加拿大坐牢,去过很多监狱,不是因为我犯罪,而是因为我跟华为一样亲共,在渥太华集会支持北京奥运会,反藏独和西方媒体弯曲报道,加拿大情报局拜访过我,我是联邦检控官特别指控,在没有法律保护的情况下,没有专家和独立第三方受迫害而入狱的。在加拿大没有人因为金融海啸有投资损失坐牢的。美国证券会和联邦调查局都找过我。证券会的朋友和法官的朋友拿走我和我的投资人的钱,他们害怕我在海外的金融界呼风唤雨。

老唐,陈德源, 以及许多中国人在北美被摧毁的公司,只是美国竭力阻止中国崛起的许多无硝烟的战争中的一部分. 既然无硝烟,中国人就应该用自己的智慧来保卫属于自己的经济成果. 任何妥协和退让都被看作是软弱无能的表现.

一个智慧的人是无价的。他只有一个脑袋,但是不是千万个人的脑袋可以屏凑出来的;他单枪匹马,但是他可以调动千军万马。曼德拉坐牢时,有多少局外人会认为他会成为以后的南非总统;邓小平被一次、两次、三次被打倒时,有多少中国人会认为他东山再起,推广猫论。大事发生都有其合理理由的,老唐也不例外。

一个人只要具备了乐观向上,在逆境中不屈不挠,勇于寻求新的突破口,加之自己固有的超常的智慧,东山再起只是一个时间的的问题,而不是可行不可行的猜测。纵观历史人物,哪一个人不是如此。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凡事总会有起伏、反复。一蹴而就的很少有大事,平铺直驱的道路很难通远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有一颗奉献和报恩的红心,必将得到神助天佑。有的国家掠夺成性,贩卖战争,杀戮无数,竟然都可得到天佑,我们为何就不能呢?一个人要么为精神活着,要么活出精神。老唐难道不属于这种人吗?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