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咖啡

海市 - 2001年8月1日 - 228 浏览

字体 -

几年前的初春,每周某日必然转车去大学听课。在枯燥乏味的密码数学开讲前,一杯咖啡果腹和提神是不可缺少的。于是那个春天,常有一个孩子坐在学院街边,依着玻璃窗,边喝咖啡边打量路人。

我那时正在悼念我失去的一些东西,遗留得如此容易而寂静。过去喝咖啡的日子,当时的我仍然耿耿于怀,现在想起来却恍如他人的故事。下午的四点钟,冬天的白日短,已是黄昏了,夕阳如画。学院街上的行人来去自如,流动在画幅上。

一个卖艺人累月驻在街角。我常闭了眼听他吹箫,行云流水般的曲子,卷了些许隐约的沧桑沉坷。他的孩子在吃着冰淇淋等着收钱,一副浑然不知世事的模样。我很少真正打量那个人。不愿看他死了的眼睛,空洞地凝视远方。

每每消磨二十来分钟,就匆匆收拾了走进学院的深墙内。在房子和房子的直线间有各样的植物,从没有人能告诉我她们的名字。当我再从墙的那边转出来时,夜凉已如水。初春的风,夹着细雪,轻柔地打在脸上。街上空无一人。电车响着空荡荡的当当声从我身边掠过。

某一天夜里,我停在路边,忽然明白这个温暖的冬天已经过去了,而且以后不会再有。难过和轻松同时涌上来。我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享受这种甜蜜且悲伤。当我继续向前走时,容颜刹那间苍老了十年。

我离开那座城市前,曾经停留街边的咖啡馆,反复记忆,然而回忆如今依然逐日模糊。当我来到街角,那个卖艺人还是在商店的屋檐下无神地吹着箫,背靠着墙,面 色漠然,对檐外的雨声置若罔闻。我将一些硬币放在小孩的包里。金钱是种卑鄙的东西。然而除了金钱他一无所求,我也一无所有。

日子消失在公司或学校的疲于奔命里,八年了仍是两手空空,一事无成。如今我不知道那个艺人是否还站在墙角,是否还吹着美妙的箫。也不知道那个小孩,是否仍在街边陪着他,是否已经长大,脸上是否已经有了尘沙的痕迹。

我不是个爱喝咖啡的人,生无法忍受苦。但是几年的时间我喝了很多的咖啡。别人作为提神剂,对我来说是一种精神安慰,让我可以继续游离在放弃与坚持的边缘。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咖啡里多加些糖。年复一年地穿行在墙与墙之间。

凌晨,在四面墙之间写下这篇纪念咖啡的文字,为了所有忘却的记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