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功即有罪 »  

039心潭水社论

海市 - 2008年1月5日 - 325 浏览

字体 -

百态人生,其行有因。世上未闻华胥国,犀下则见牛渚矶。卖卜牧羊,岩耕谷口;锦才梦笔,雪赋梁园。市井士人,本无谓高下之分。且看鹤其长凫其短,世间彼生是是生彼,方为天地。水皆清兮岂有鱼?水皆浊兮何所濯?百川归海,有容乃大。

小知间间,机心利口,可有得乎?徒见瘴雾四起,跕鸢堕水,魍魉横行,人失栖所。诗曰:颜回徒恨少成古,彭祖何曾老至今。君不见王嫱没胡,冯唐易老,冢像祁 连亦已平。须知人之百年较国之千年,天之万年,宙之亿年,犹如虫臂鼠肝。思坛之兴盛衰亡,亦皆槐下南柯封郡,蜗上蛮触相争。终为昆池劫灰,付朝云暮雨。断 碣残碑,庭生蔓草。燕入王谢,鹿上高台。故周曰天下莫大于秋豪之末。古人联云: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既明尺璧分阴,何不效人沧 浪濯缨,沤鸟相游乎。终日断章取句,郢书燕说,未若虚绝冠缨,高卧北窗。相逢泯恩怨,对饮醉流霞。湖海齐心,各异所志。则天下之大同。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