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爪兰 » « 远去 

030厕所的一些回忆

海市 - 2008年1月30日 - 264 浏览

字体 -

记得从前住在南京乡下一个地势略有起伏的村子里,顺着宽阔的山路蜿蜿蜒蜒爬上来,最顶上的一户人家就是我们。顶上这层大约共有五家住户,全部共用一个茅厕。所谓的茅厕,还要再顺路往上爬个十分钟,经过一段没人的地区,才找到路边一个被墙围起来的茅坑。因为茅坑没门,所以经常出现某人一脚跨进来,里面正蹲着另个人。两人刹时间目光交错,一个人立即喏喏道歉急忙闪出,另一个讪讪无语继续在里面蹲着。

我是个懒人。每次内急的时候,想到还要爬好长一段山,就干脆算了。憋着,憋着,再也憋不住了,才急赤白脸地往茅厕飞奔,一边跑一边心里恨啊,哪个混蛋把茅厕修这么远?如果不幸赶到后发现坑已经被占了,杀人的心都有了。

白天罢了。黑漆漆的夜里如果要一个人走十几分钟无人的山路,蹲在一个建在空野的茅厕里,真有些渗得慌。小解容易点,左右审视,四下无人,顶多找个人放哨,大家都就自家门口路边解决了。夜里若是不幸要大解,只好披星戴月去茅厕。那十几分钟的路程,和蹲在茅厕里的时间,脑袋里冒出无数想象,所有看过的鬼故事、坏人坏事、阶级敌人在想象中旋了一圈又一圈。。。

其实茅坑所在地本身倒是山青水秀,茅厕倚坡而立,坡下是如明镜般的湖面,潋滟数十里。而我们的五谷轮回,估计也就顺势都流进了湖里。所以每当我看到有人在湖里游泳或在湖边洗衣玩耍,都会不厚道地心中嘿嘿嘿三声。

小时候去浙江探亲,住亲戚家。亲戚住在个有点年代的二层小楼,夫妻俩一个主卧房兼客厅餐厅,我和父亲挤在另一个房间。那一带的南方老房子,都没有厕所,家家户户用马桶。所谓马桶,就是个大木桶,用时坐上面方便,不用时拿盖子覆住。这倒是比蹲茅坑蹲得脚发麻强多了。

亲戚家的马桶,大概跟椅子差不多高,木头很结实,看样子挺重。桶上还雕了花纹,镶了金线,恐怕也算值钱的家具一件。桶盖也是木的,和烧饭用的灶盖差不多,平的。往马桶上一盖,严丝合缝,把气味堵得水泄不通。所以马桶也就放在他们夫妻床头,卧室兼餐厅里,倒也无人有异议。只是全家就这么一个马桶,夜里起来解手,得偷偷溜到他们夫妻床头掀开桶方便,有点做贼的感觉。

谁知有一日,亲戚大请客。一堆人聚集在主房里,围着圆桌,觥筹交错,大吃大喝,聊得兴高采烈。我站在房外,想要用马桶,又不敢进去,憋得脸都红了。看样子他们几小时内都不会散。于是我心里幻想了无数次就在一堆客人错愕的眼光中,我大大咧咧走进去掀开马桶盖,脱下裤子,对着一桌美肴佳馔,呼,解放了。我就眼巴巴地幻想着幻想着,眼看要付诸实行了,父亲及时出现在我身后。他和蔼地问我做什么。我老老实实说想解手。父亲沉吟了下,说,走,我带你去找公共厕所。

我俩在小街小巷里晃来悠去,横七竖八都是住房,没看到一个公厕。父亲也喃喃自语,怎么公厕这么少,看你要是真急,干脆咱找个没人地方吧。俺觉得父亲从来没有如此贴心过,心里万分温暖,似乎也不那么急了。正温暖着,前方赫然出现一间公厕。我不禁欢呼起来,一转头,发现父亲早已三步并两步先于我蹿了进去。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