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纪念歪君 — 响应牛牙的号召,贡献俺的萤火虫之光!

海市 - 2008年12月24日 - 91 浏览

字体 -

公元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就是歪歪离开心潭三十天,我在紧张工作和shopping之余,来心潭闲逛,遇到牙君正独自徘徊。牙君遇见人就上前问:“先生可曾为歪君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先生还是写一点罢;歪歪离开前就很爱与先生斗嘴的。”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发的帖,大概是因为往往质差量少之故罢,受欢迎度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灌水艰难中,毅然决定了抬杠全年的就有他。我也早觉得 有挖一点坑的必要了,这虽然于离去者毫不相干,但在留下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的“潜水偷窥”,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 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处的并非心潭。几十个ID的帖子,满溢在论坛四周,使我忙于阅读吸收,那里还能写什么作业?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 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名人大侠的没心没肺的灌水,尤使一些人等觉得悲哀。牙君已经出离愤怒了,而我则深味这网络的无情的凉薄;以我的最大潇洒显示于网络,使 它得意于我的觉悟,就将这作为后浪的菲薄的献品,奉献于前浪的尸体上。

真的猛人,敢于直面惨淡的点击,敢于正视淋漓的板砖。这是怎样的阿Q者和牛哥者?然而网络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水帖的数量,来洗涤版面,仅使留下精华的印 戳和热点的话题。在这精华的印戳和热点的话题中,又给人暂时乐趣,维持着这似幻非幻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网络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网络上蹦达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十一月二十三日也已有一个月,西方的圣诞老人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几十个消失的马甲中,歪歪是我的网友。网友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感激与崇敬。他不是“默默无闻到现在的我”的网友,是为了论坛蓬勃而鞠躬尽瘁的心潭的才子。

他的ID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秋初路上客做心潭诗社社长,抓来几个笔杆子交出“家”作业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就是他;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 是小小派率领众诗人,将诗词遍插心潭之后了,才有人指着一个马甲告诉我,说: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卖马的仿泥坛主。其时我才能将ID和众多精彩帖子联合起来, 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流放生活所沉沦,诗词散文戏剧股票一手抓的曾当过版主的马甲,无论如何,总该有些傲气锋芒的,但他却常常拍mp 着,态度很谦卑。待到小新日日耍闹于心潭,与她勾搭上之后,歪君才始来回我的帖子,于是互捧的次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pmp着,态度很谦卑。待到“秋 雾”诗社收尾,往日的评委以为责任已尽,陆续失踪的时候,我才见他虑及诗社前途,挽袖抄板砖上。此后似乎风头越盛。歪君虽然以文采奕奕而冠盖心潭,仍蜜语 不辍地哄捧美眉,诚挚倒履地欢迎新马甲,温和委婉地鼓励非水帖,孜孜不倦地挖坑管埋,为心潭每个人带来快乐,间歇性踩我两脚。罕见地略露小刺,更显其真性 情。总之,在我的记忆上,歪君似乎从没离去过。

我在十一月初,才知道歪君有返乡的意思;之后便得到消息,说歪君回国了,居然已四个星期之久,而这期间未再来心潭。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 向来不惮以最冷漠的感情,来看待网络聚离,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有人竟会有决心毅力到戒网这地步。况且始终嬉笑着的粉丝无数的歪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心潭失 踪呢?

然而至今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他自己的沉默。还有一篇痛呼,是牙君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潜水,简直是不负责任的逃跑,因为众粉丝心里还刻有思念的伤痕。

但网络早有惯例,指这是“常事”。

但接着就有传言,说这是因没有知音的孤独。

消失,已使我目不忍视了;传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众多马甲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风头更劲,就在沉默中被人遗忘。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歪君,那时是欣然回乡的。自然,返乡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会替他高兴。但竟然一去不返了,从心潭离开,整整一个月,已是揣测纷 纭,只是没有明确答案。尚在的牙君欲同进同退,潜水了十七天,终于想死他到出关大声呼唤;双子君在心潭又深情歌唱“在哪里”,也无回应,只有众粉丝在楼下 的和声。但他仍未出现。牙君疾呼大家用萤火虫的光亮来照亮他回潭的路,难道是正解?

始终嬉笑的粉丝大把的歪君确是消失了,这是真的,有他自己的沉默为证;高才而多产的双子君也半死不活地经常性闭关,有他自己的帖子为证;只有一样高才而多 产的牙君还在心潭里乱弹。当三个大侠从容地浮沉于水手所创造的肉联的洪水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叹为观止的泳技呵!曼夫子的开办诗社的伟绩,猪有才的每 日晨练的文功,不幸全被这几位大侠莫名潜水所抵消了。

但是潭外的潜水者却居然消声匿迹,不知道振兴心潭个个有责。。。。

时间永是流驶,心潭依旧发酸,有限的几个ID,在论坛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心的闲人以挖坑的话题,或者给有意的闲人作“作业”的素材。至于此外的 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免费的马甲。网络的论坛发展的历史,正如IT的泡沫,当时满大街的程序员,结果却只是一小撮CxO发了。但马 甲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免费的。

然而既然有了ID了,当然不觉要灌水。至少,也当浸渍了美眉、师妹、红颜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白板,也会在微漠的记忆中永存嬉笑的被粉丝包围的旧影。有人说过,“牙牙或余悲,他人亦已歌,离去何所道,托体同网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冷漠的感情来看待网络聚离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潜水者竟会这样地意志坚定,一是各种传言竟至如此之有创意,一是中国的女性风水家竟能如斯之有情有意。

我目睹中国风水大师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从情诗转杂文,但看那无所不知、百砸不屈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赞叹。至于这一回在雪暴中诚挚呼喊,虽生蛋不 辍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女子的勇毅,虽遭牛鞭事件,赌气至数次罢网,而终于没有消失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失踪者对于心潭的贡献,贡献就在此罢。

挖坑者在折起的热点中,会依稀看见瞎掰的乐趣;真的猛人,将更奋然而拍砖。

呜呼,我指酸打不出字了,但以此记念歪君!

十二月二十四日。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