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纳德的2009新年 - 新年博某论坛网友们一笑

海市 - 2009年1月2日 - 132 浏览

字体 -

眼前又出现了那条熟悉的曲折小径。

在大雪覆盖的茫茫平原里,这条小路显得份外亲切。

纳德驻视着眼前的小路,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激动。竟觉得鼻子有点酸。

“真是的,怎么还这么没出息!”纳德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潇洒地甩甩头,吸回眼泪,毅然踏上这条小路。

纳德已经很久没回来了。想当年,他在村子里不受重视,是个无所事事的闲人,饱受白眼,可谓尝了不少人情冷暖。幸得村里调老爷慧眼赏识,知他幼时学过戏,与 友谈诗论文、酒醉微醺时常邀他来唱曲助个兴。后来调老爷升职去邻乡作官,便顺带捎上了他。当时他就发誓,以后必要出人头地,作出一番事业来,方才衣锦还 乡,扬眉吐气给大伙看。合该时运到了,去了邻乡没几月,就因能哼数个曲种、在调府出入多了又会吟几句诗,被调升了某戏曲村的村长。“我终于当官了!”纳德 狂喜得几乎要立时回村炫耀,幸而想起调老爷平常教导他的“要低调,要低调”,于是强忍了数月,终于值此新年之际,按捺不下,踏上返乡之路。

说道这位调老爷,在村里也是一号传奇人物,旧时做过解元、出过仕的。后因洞察世途险恶、人心纷杂,加上性子闲云野鹤般的,不欲羁于尘网,便辞官携眷来此清 净僻地隐居,日日饮酒论诗、吟风赏月,好不惬意。谁知时局动乱,此地亦不能免,区区数月间,与邻村口角纷争以致持械群斗已达数十次;再加上流寇四出,朝廷 派兵来此清乡剿匪、镇压异议人士、大兴文字狱,骚扰多时。几回下来,调老爷不胜其扰,终于复出接了个调令,到更僻静的邻乡出任县官去了。自然有几个平素仰 慕的人追随了去。此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且说这纳德,循路走进村内,第一个想起去探望的就是昔日好友鹿公子。这位鹿公子,在他贫贱时非但不曾嫌弃过他,反而常驾驴车带他四处游历,并请他喝兑了水 的酒,甚至还以他为素材在馨昙周刊发表过数月连载。纳德内心不无感激,所以一回来就想去看看他。谁知兴冲冲地扑到鹿公子府,却见门窗紧闭,怎么叩也无人 应。

“这谁呀,大清早得来吵人,催债啊!” 隔壁吱呀一声窗子打开了,一个睡眼惺忪的人从里面探出身。“哎呀,看看谁回来了,这不是纳德嘛!”里面的人夸张地惊叹道,旋即关上窗,只听叮铃当啷几声, 就见一个女人打扮停当,从屋内一阵风似的小跑到仍在发愣的纳德面前。纳德定了定神,赶紧叫道:”新姨!“。只见这位被唤做新姨的女子笑开了花,连忙道:” 乖!纳德你这么久不见,听说当官了,怎么也不回来看看!大伙都挂念着你哪!前阵子调老爷回来探望,村里可热闹了,举办了茶话会,怎么也没见你影子?大伙都 说你是不是把咱们给忘了哪!“说着,新姨上下打量了下纳德,嘴不停歇道:”啧啧,到底是做了官的人。嘴也比以前甜了,衣服也比以前周正了,这头。。。也比 以前更光亮了!“纳德听得脊背渗汗,竟插不上一句话。刚要习惯性地点头哈腰,忽然想到:”不对啊,我现在是官了!“赶紧直起腰杆,努力做出威严的模样,摆 出架子干咳了两声,问道:”新姨,你可知鹿公子哪里去了?“ 新姨道:”你找鹿公子啊,他年前去南方采风了,这才回来,不到晌午估计是起不来的。你也知道的,自从你走后,他的连载也停了,没甚可写,煞是烦恼。这不, 说要去寻找灵感。。。“

新姨继续滔滔不绝地说,纳德却茫然了起来,不知道这时候该找谁。新姨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主动道:”你这多久没返乡,村里变化还是挺大的。不如我带你四处 逛逛,也顺带给乡亲们拜个年,可好?“纳德没了主意,便点点头,由着新姨领他四处走。一路上纳德留心看着,村子大体还是从前的村子,只不过起了不少新房夹 杂在旧舍间,而有的房屋却已经荒废了,露出了破砖残瓦。因新年之故,到处系上了大红缎带,虽有些扎眼,却也一片喜气洋洋。

新姨脚下走着,心内也在盘弄自己的算盘。成日里看那些文艺人个个风流倜傥、谈吐非凡,自己好生羡慕。自己估计是陶冶不出来了,于是送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去学 琴艺。谁知儿子脾气渐长,竟开始不听管教,拒绝学琴。前日听说村里的牛大师在给人看牙之外,业余钻研养生学和心理学,在乡村杂志发表了一系列论文,包括 “大方谈补–论牛鞭的益处”“男女关系–谈苏格拉底与芳草”“青春期心理学–case analysis”等轰动业内的文章。自己是不是应该趁新年之际,给牛大师拜年送礼,求她指点一下如何教子?

这么想着,远远就看到了牛大师的宅子。她赶紧拉了拉纳德的袖子:“这可是位高人,风水大师。上次她说我家那一年易破财,结果当年我的确花钱请双秀才大吃了一顿。这新年了,我们赶紧请她指点一下吧。”纳德虽不信这些,却也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期待一睹大师风采。

一到牛大师宅前,却见人潮汹涌,围个水泻不通。新姨好容易挤进去了,只见门口摆放了许多水晶、富贵竹、麒麟像、铜铃等,大伙正在抢购。而牛大师正坐在一个 大方桌前,挥汗如雨地给排长队的人签名售书。新姨不顾旁人的白眼,赶忙凑到第一排,叫道:”牛姐!“牛大师头也没抬道:” 要买《流年风水解惑》?排队去!“。新姨又道:”是我啊,牛姐,小新啊!“ 牛大师一听赶忙抬头招呼:”小新好啊!新年快乐!我这忙得要死–啊呸呸,不吉利。我真是太忙了,有空再去给你拜年!“ 小新忙道:”牛姐,我上次跟你提到的我儿子-也就是你侄子那事—“ 牛大师继续低下头签名,一边道:”啊,那事啊。下周我会在村里办个‘青春期教育与软着陆’讲座,通知已经帖在了村布告栏上了。名额有限,报名从速,你赶紧 去看看吧!“ 小新看她这么忙,也不好多打扰,就谢谢了,告辞欲走。正要转身,忽然牛大师想起什么,抬头叫住小新:“等等。”小新等她发话,却见她凝神了一会儿,幽幽望 着远方,眼底似有丝哀怨,欲言又止。小新正要催她,她已开口:“新妹,你那师兄….已很久没消息了罢?唉—–” 这悠长一喟,新姨何等冰雪聪明人,立刻明白了,马上接道:“我这就去给他拜年,顺便让他看你去!” 牛大师又叹口气,摆摆手,“罢了,也不必。只是难得一个知音,许久未闻讯息,多少有些不安。但愿他不是那冷酷无情之辈~~ ” 新姨道:“他也太不象话了!我这就去说他去!” 说罢,转身就走,留下仍在神游的牛大师。

纳德看新姨出来,不解地问;“这种大师级人物,新姨你真有本事,怎么攀上的?” 新姨听了乐孜孜道:“这算什么,上次我掉水里,潜了半天,还不是牛姐把我硬拽出来的。我们女人家的情谊~你懂什么?哦,说到这,纳德啊,离开这么久,你可 成家了没?” 这话问到纳德痛处,竟不言语了,半天才瓮声瓮气道:“尚未有看上眼的”。“看不上眼?是人家看不上你吧?”心直口快的新姨立即抢白道:“不是我说你,你年 纪不小了,也该成亲了。以前你游手好闲找不到好姑娘也就罢了,现在你可不同了,当官的人了,怎么也该有几个媒婆登门吧?雁潭乡难道没有几个让你动心的姑 娘?你情歌唱得那么好,我就不信没姑娘看上你。当男人得主动点,不能逞嘴硬。看上谁了别怕,姨给你说去。” 纳德一路听她教训,脸憋得通红通红的,恨不得立时把她嘴堵上。

新姨领着纳德走到村西南偏僻角落,却见那里新起了一座二层小楼。新姨隔门喊道:“师兄!师兄!” 只见楼上探出一蓬头散发、形容憔悴的男子。此人正是新姨之师兄,也是村里鼎鼎有名的秀才,名不可考,字不正。其诗词文赋无所不能,颇得调老爷的赏识及村内 众姑娘的芳心,并曾出版过“诗词典故学”等书籍。只可惜怀才不遇,始终未得机运,只能潦倒于村落一隅,养家糊口矣。

新姨朝上面喊道:“哟,师哥,不声不响你居然都盖大房子了。怎么也不请大伙来庆祝下?新年了,还不出来跟大家耍,窝自个儿家这么久,大伙都很想你啊!” 谁料不正竟向楼下师妹大哭道:“ 555 ~ 自从买大房,便成此房奴。水电猫给鸡,地税猛于虎。冬日捂棉被,夏夜睡地库。修理靠自己,网络偷邻屋。昔为老古董,今做月光族。升级奶爸后,更兼幼儿 仆…….555…” 新姨听着听着,眼眶红了,怪不落忍的,也陪着他唏嘘了一番沧海桑田。一边的纳德心里却暗忖:平日见那些文人吟诗作对,何等风光。原来背地里又有这些个辛酸 故事。看来文人也只是表面风光罢了。枉我那时候还费尽心机巧扮才女,步步绮罗香,把不正秀才搞得五迷六道的。这么想想,忽觉得心理平衡多了,不由地露出一 丝笑容。忽瞥到新姨狠狠地瞪着他,赶紧敛颜正色,挤作出悲痛状。新姨又向上喊:“牛姐很想你啊,托我问你,怎恁久没见你露面了呢?还有海公子双秀才及好几 个姐妹,也都问起你来着。你去看看她们吧。” 不正叹道:“师妹啊,没看我被锁在屋子里当全职奶爸了吗?行动不便,只好托你去向众人拜谢了。大家对我如此深情厚谊,想想也感动。。。”

新姨与师兄一番嗟吁后,依依道别。想着回去村公告栏报名牛天师心理讲座的事,脚下不由地快步如飞。经过一间院落,听到里面传出刺耳的“嗷嗷”声。新姨皱了 皱眉,走过去喊道:“老刀头,大过年的,你整啥呢?” 话音方落,只见院子转出一人,两手各持一刀,上面还血淋淋的。纳德见状大惊失色,拔脚就跑。新姨来不及拦住,只好眼睁睁地看他跑不见了。那人呵呵地憨笑: “这小子,真没见过世面。过年了,我正用乌烟刀法在宰猪,准备晚上来顿满汉全席,犒劳我家湘玉。” 新姨看这血肉模糊的,皱眉道:“哎哟,过年也不消停,尽整这些。我说您就不能歇歇。” 老刀头笑道:“呵呵,不妨事的,下雪天杀猪,闲着也是闲着。待收拾完这头猪,我还准备得空用刀把这草割一割 — 啧,都长这么高了,也该有人修剪下了。老妹子,听说你那儿草都枯了,要不要我给你去砍了?” 新姨恶狠狠地说:“不用,我自有家传的夺命剪刀伺候!”

却说那边厢,纳德一连跑过几个街口,这才停下来。一边气喘吁吁,一边道:“都说文人柔弱无缚鸡之力,怎的此地还有人这等凶悍?官府竟也不来管管。” 说罢,打量四周,却见竟来到了乡绅朱老爷家附近。心想,正好,先去他那里显摆显摆,看他有什么话说。正想着,大门打开,朱老爷穿着一身名牌,踏出门阶。纳 德忙迎上去,叫了声:“朱老爷!” 朱老爷愣了下,打量了他一会儿,才道:“哦,这不是纳德嘛。真是很久没见了。上回去探望调大人,走得匆忙,没来得及跟你道声恭喜–做了官嘛,很好,很 好。如今出息了,老爷也替你高兴。只是你现在身为父母官,责任重大啊!面面方方都要照顾到,还要调停众口,以你的性子,我着实替你有些忧心啊。古人云:智 欲圆而行欲方,又曰:吾日三省吾身。你可要牢记啊!千万莫辜负了调大人的提拔和老爷我对你的期许啊。”

纳德本欲在他面前炫耀一番,如今先被这一大段义正辞严的话教训一番,气焰不禁就消去了大半,人也自觉矮了一截。只好讪讪笑道:“这个自然,纳德不敢忘了老 爷的教导。朱爷,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不问还好,一问,朱老爷就紧蹙眉头,对着遥远的山峦长叹一声:“如今光景不好啊!老爷我也被革了职。真是搞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如今摆了个地摊,买些山寨 版皮包鞋子。你看看我脚上穿得这皮鞋,质地多好–” 说着,伸出脚,忽然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赶紧缩回去:“不好意思,脚有点臭,天生的,天生的,不关鞋子的事。这鞋子质量不错的,前些日一兄弟还拿了双试图砸死 一个夷帮大汗,很是出了点名。扯远了— 唉,这世道,一日不如一日。顾客越来越少,这可叫我们小生意人怎么过啊?前几月皇帝还昭告天下说盛世无饥馁,转眼间就忽然说什么经济大萧条,甚至说要一觉 回到解放前。唉,世事无常,可见一斑~” 说到激动处,朱老爷抚起了光溜溜的下巴,似乎要拔出几根胡须来捋捋。语调一转,朱老爷忽又缓缓道:“其实繁华本如过眼云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名利这两 字,老爷我早已看破。纳德,我新得一诗,你听着: 雪落无觅处,荒野鸟飞急。 真幻凭君问,心中自菩提。 你好好品味品味,自会懂其中深意。“ 纳德早已被说得晕头转向,赶紧附和了两声,就告扰出来了。剩下朱老爷径自立在雪地里感慨。

纳德从朱老爷家告辞出来,又不见新姨的踪影,只得自己沿小径慢慢走着。走到双秀才家,纳德叩了叩门。里头传来不耐烦的一声:”谁呀?本秀才正闭关修炼中, 概不见客!” 这一声吓得纳德半晌没敢吭气,心想:这双秀才从前也是个平易近人的,怎么如今架子这么大?莫非走火入魔了?咂咂嘴,正要离开,院内却又传来一声幽叹,紧接 着有人吟哦道:“一段时光的寂静是门,阻挡月光,无论圆缺”。纳德字字都听明白了,可是连一起却全没听懂。只是心中犯嘀咕,这门阻挡的明明是我纳德啊,你 怎么说是月光?可见的确是走火入魔了。纳德忍不住又大声拍门道:”秀才!你没事吧?是不是犯病了?“

话音才落,门一下打开,怒气冲冲的双秀才出现在纳德面前,正要发火,忽然收住,转而惊喜道:”纳德!是你啊!“ 纳德也很高兴,道:”双秀才,我是回来探望大伙的!因路过你家,想起你从前待我不错,所以来看看 — 只是听你在里头胡言乱语,很是担心啊!“ 双秀才哈哈大笑道:“我正作诗呢,灵感尚欠最后一缕风啊!” 纳德听得稀里糊涂,问:“什么风?” 双秀才不耐烦道:”你不是文化人,不懂的。“ 这句话一下把纳德堵住了,恨恨想道:你们这帮文化人,整天吟个什么只有古人懂的酸诗也就罢了,如今居然连白话文都说得颠三倒四叫人听不懂了— 还说什么有文化~ 哼。我才不稀罕呢。

双秀才见纳德沉思不语,问道:“你才刚回来?” 纳德回道:“之前还和新姨去拜望了你的老乡不正秀才—” 双秀才兴奋道:“你见到他了?他这个没良心的,我之前在他楼下弹吉他深情歌唱,也不见他出来~ 他是不是也在练什么绝世文功?“ 纳德老老实实地把见到不正秀才的一段全盘托出。双秀才乐得抚掌大笑:“他也有今日啊!想当年,谁不是从奶爸这个坎过来的?我算是已熬过来了~ 看看刚秀才,如今除了宝贝千金其它什么诗词歌赋全都顾不上了。还有前年叱咤村内的新诗大诗人刘白,我还曾偷师学艺呢!如今他哪还有一点声音?我这一身文 功,终于可以横扫馨昙村了~~ ” 言毕,双秀才立即道:“不行,说不定他们各自都在私底下用功呢。我得马上继续回去修炼。不多陪你了,抱歉~ ” 竟将纳德推出门外,锁上门继续阻挡月光去了。纳德正不知所措,从门里又传出一声:“对了,我本来定好要去村理发店找妩媚娘剪个发的,你就顺便替我去跟她取 消了吧~ 否则她要扣我二十大洋爽约费的…….”

纳德心下感叹:唉,难怪人家都说识字害人啊。看好好一个有为青年,就这么疯了,真叫可惜啊。这么想着,经过一间屋舍旁,见篱笆内没有种花,却长了许多茁壮 的大葱,迎风摇曳生姿,别是一番风味。又见茅舍破旧不堪,门窗皆无,似乎主人弃屋而去已久,只剩下一地的大葱证明着过去的繁华。纳德不禁心中一动,似乎有 些感慨,想吟点诗,又不知吟什么,就呆呆地在那里站了一会儿。

纳德继续走到村理发店。他想:早听说这里的妩媚娘不仅精明干练,而且人如其名,妩媚明艳,又能文能舞,石榴裙下迷倒不少人。从前我都不敢跨进门,怕被轰出 来。如今我也抖起来了,是有头面的人了,总算能进去一睹芳颜了。这么想着,纳德抬脚就踏入店内。见小店内客人不少,一位明眸皓齿、风姿绰约的女子手举剪 刀,喀嚓利落地向其中一人头上几刀下去,那人便跳起来,揽镜自顾,喜不自胜,翻出五十大洋就递给该女子,道:“给姑娘你买点胭脂吧!”。纳德想,这才几刀 就五十大洋,我做官却一分薪水都还没拿,这女子真是厉害。再抬眼一看,女子已站在眼前,笑语盈盈道:“客官您有什么事么?” 她眼似笑非笑地盯着纳德,纳德骨头都酥了,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道:“没、没事。啊,不,不,有、有事。那个,双秀才,今儿来不了了,让我捎句话。” 妩媚娘“哦”了一声,眉尖微颦,叹道:“既如此,今天又少了一位客人。“ 纳德看美人哀愁,不由地接道:”不打紧,我来剪发就是了。“ 却见妩媚娘面带嗔怒地望着他:“客官可是拿我取笑么?” 纳德想起来,讪讪地摸了摸光滑的头顶,赶紧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先走了。” 头也不敢回就从店门口赶紧摸了出去。

纳德站在路口,痴了好一会儿,终于回过神来。心想,去拜访村长和昔日打过工的肃老板娘吧,也好摆下威风。谁知转了几圈,竟然找不到肃老板娘原来的店了。于 是直奔村长办公室。到了门口,却见帅哥卡村长正收拾公文包,匆忙要走。纳德上前呐呐道:“卡村长!“ 卡村长抬眼看了看他,手下并没停,嘴里淡然道:“哦,纳德啊,我代表馨昙村欢迎你归来!我现在很忙,还要赶去主持小肃的宴会,这不,都要四脚朝天了。你有 什么事,找肃村长说去吧。” 纳德愕然道:“肃村长?” “是啊,你也认识的,肃老板娘啊!她已经从政了,投不少官回来。现在身兼数村村长,大权在握,是个红人了!” 卡村长说着,顺手将一瓶红酒塞到他手里:“这Shiraz送给你了!反正也才十几块大洋,不是什么好酒。现在来办事的人,太不懂事,怎么连瓶好酒都舍不得 送。” 说罢,卡村长转身飞奔而去,还不忘潇洒地挥挥手:“白白!” 纳德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喉咙里一句“肃老板娘现在在哪儿?”竟没机会问出口,更不要提显摆什么了。

纳德又无所事事地闲逛了半天。村里多了不少新面孔,每个人都急匆匆地不停留,沿途虽然热闹,却与自己无关,似乎隔了很远。纳德叹了口气,这才几个月啊,怎 么人事翻新这么快。肃老板娘的店也不在了,连个投奔处都没有了。也罢,去村公告栏看看有什么新事,那里兴许还能遇上几个熟人。

纳德一到布告栏,就看到上面贴着一张醒目的纸条:“心晴妹妹如见帖,请于初二巳时来涡灯地,双方较量球技。不见不散。又:仅限直系亲属参观。” 帖上落款“刚四正”。 纳德想,刚秀才就是胆大,未经村委会批准也敢私自贴条在布告栏上。又转念一想,看来奶爸也不都是像双秀才讲得那么苦闷。刚秀才还是一样四处挑战,意气风发 嘛。

正想着,肩上被人一拍。转身看,却是新姨,顿觉温暖。新姨道:“你这小子,怎么跑那么快,叫都叫不停。我路上和人唠叨了些家常,这不,才来到布告栏,就看 你在这发呆。” 言罢,新姨自顾自抬头读栏上公告:“第十五届村委会于昨日圆满结束。会议上众领导热烈地讨论了人口老龄化、经济负增长等一系列突出问题。我村的现实是地广 人稀,冬天大雪封境。如何解决村民尤其是老年人的交通问题,是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大事。经商讨,村委和村大代表一致决定,由玫瑰同志负责,尽快开启老年公 寓的一期二期建设和地铁铺架工程。该举不仅能缓解老龄化的危机,更可拉动内需,为广大村民解决就业问题,并延续村GDP的高速增长。至于具体项目如何实 施,尚在研究中。” 新姨读罢,发牢骚道:“文人做事就是不成啊。这老年公寓的事都提多久了,开了多少次会了,还停留在嘴皮子上。” 又不禁感叹:“岁月真是流水啊!之前咱还笑邻村那些大妈们,如今咱们自己也都要成老奶奶喽!”

忽然人群一阵骚动,传来驴车的轱辘声。纳德大喜,放眼望去,果见鹿公子精神抖擞地架着驴车从远处驶来。还未驶近,鹿公子已挥手大声致意道:“大伙辛苦了! 我这次南巡,收获良多。首先我见到了出使米国的星外交官,她让我代表她和米国人民向广大村民、网胞们致以节日的问候!星外交官说,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要 change!” 围观的人群热烈地鼓起掌来。待掌声渐歇,鹿公子又道:“其次,我接到了目前在市里开会的曼社长的电话!在电话里,曼社长亲切地询问了村里的情况,并让我代 她向大家说声:新、年、好!” 人群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鹿公子接着道:“最近曼社长她因兼任雁潭乡分社社长之故,公事缠身,无暇露面。但是她内心依旧是牵挂着大家的!此次与调书记合办 公社,曼社长说她学到了不少新的知识,获得很多宝贵的经验。而她已将心得一一记录下,以期将来能为我们村的建设发展提供宝贵的意见!” 人群的掌声更热烈了,几乎要将鹿公子淹没。

纳德费了好一番劲,挤到驴车旁,大声道:“鹿尚!是我啊,纳德!我回来了!” 鹿公子这才注意到车旁,亦大喜道:“纳德,你啥时回来的?咋也不去找我!做了官就忘了哥们了?” 纳德早顾不上什么装矜持,兴奋地想跳到驴车上,差点摔下去,幸得鹿公子拉了他一把。纳德甫坐下,便兴奋地跟他比手划脚讲起邻乡的见闻,追随调大人的娄老爷 如何被绿茶西施扔了几个鸡蛋,文学蔡姬如何情挑三米郎,三顿汉如何床上抽筋不忘侍奉岳父母,夏小开如何成为一代大厨并站上百家讲坛等等。

纳德滔滔不绝地说了半天,才想起来问鹿公子:“对了,我怎么找不到肃老板娘的店了?” 鹿公子朗声笑道:“肃老板娘啊,她搬家了,换了个新店,还在装潢呢!前阵子没车,运货不方便,最近分期付款了辆新马车。对了,她还提起过你,说你离开后, 没人洗碗了,害得她被人耻笑碗脏,气得她一怒之下砸了所有的碗哪!” 纳德跟鹿公子一起大笑了起来,似乎许久没有这样开心了。

鹿公子又说:“我待会儿马上就要去肃老板娘店,她下午举办新年旗袍宴,邀请了村内众美女们,冰姑娘珍姑娘妩媚娘她们都去。我来顺道接新妹子去,你有看到她 么?” 纳德四下环顾,新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偷偷溜走了。鹿公子凑至他耳边,故作诡秘地低言:“宴会上不仅会美女如云,而且每个美女都要穿旗袍哦~我作为村内唯 一的摄影师是被特许参加的,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热闹下?” 纳德这时早已忘了当初炫耀的想法,一迭声道:“好啊好啊!”

鹿公子心下暗喜:这可好了,本公子不用洗碗了! 心里想着,嘴中吆喝一声“架”,便赶着驴车与那纳德一道绝尘而去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