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砸诗友的砖头

海市 - 2009年1月14日 - 133 浏览

字体 -

原诗:

【蜀山独无言,岷江暗悲声】

—-2008 四川大地震有感

子岁多灾患,天地何无情 一月风霜急,千里冰雪封 游子辞家久,归乡路难通 佳节空切望,两地泪光盈 五月冰雪消,九州渐春风 旧伤痛犹在,新劫骤然生 不期巨灾降,四海皆震惊 地动山塌陷,房屋瞬时倾 旦夕万人死,千百生未明 白发送黑发,摧腑裂心痛 黑发葬白发,未长失父兄 更有举家丧,惨痛不忍听 千里遍疮痍,触目皆心惊 浩劫成国殇,何辜众生灵 泪眼问苍天,苍天意冥冥 蜀山独无言,岷江暗悲声 唯有千家泪,纷纷共雨倾

作者自评: 【蜀山独无言,岷江暗悲声】写于大地震一星期后,那时正是四海震惊和举国悲恸之时。背景不需交代了。

此首起笔开门见山,“子岁多灾患,天地何无情”, 这是总领全篇。对于雪灾,只是简写,一笔带过。实际上,俺当时颇想把雪灾部分删除,专写大地震。不过后来想,2008 多事之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放在一处,也可加强效果,呼应 “多灾患”,所谓雪上加霜之事实也。

五月冰雪消,九州渐春风 旧伤痛犹在,新劫骤然生

此处过渡转折,承上启下。

后面的部分都是浓墨勾勒震灾的惨象,最后以抒情做结。

泪眼问苍天,苍天意冥冥 蜀山独无言,岷江暗悲声 唯有千家泪,纷纷共雨倾

对比俺的 【遥寄】,这首俺个人以为 “得” 的地方有:

1. 韵脚更齐整。

2. 叙事简练,转折自然,基本做到。

3. 气脉贯通,结得基本满意。

所以,俺自己说此首 “过得去”,是基本及格之意。当然,这是俺个人的标准啊。

但是,此首也有很多缺陷:

1. 没有健句。才力有限啊

有人说,长诗最好有健句支撑。比如白居易的 “此时无声胜有声” “相逢何必曾相识” 等。

2. 写情不深。大地震这样的巨难浩劫,那些经历的人其悲恸之处应该远非言语所能形容。俺才力不够,写不出来。

3. 以上不是主要问题,最主要的是篇法。

有一个友人曾经批评,写长诗应该力避平铺直叙,应该曲折跌宕。平铺直叙最容易,但是弊病也明显。一气直下,快则快也,但是这个如同在 401 上开车,没有 stop sign,没有红绿灯,也没有转弯,只是一直向前开。不幸的是,俺颇有一些长诗,都是在高速上开车,赫赫。

——————————————————————————————

我的砖头: 从我这个不会弹琴但是爱听琴的石牛来说。。。以你砍别人的标准来衡量,你这诗是不合格地。

先说你认为的“得”: “ 1. 韵脚更齐整。” 没觉得阿。跟“遥寄”基本差不多。ing, eng 就算通用,平仄就算不论,ong还时不时跳出来。“遥寄”也是u, i 之间摇摆,不过我个人倒觉得“遥寄”更整洁点。但这本来就不是你的强项,属于小曼重点专攻的方面。况且长诗本允许换韵,所以这方面我没多求。

“ 2. 叙事简练,转折自然,基本做到。” 你这个恐怕是针对 “ 一月风霜急,千里冰雪封 。。。 旧伤痛犹在,新劫骤然生” 说的吧。

我不客气的说一句,没人应该一上来刚开头就得“过渡转折,承上启下”的吧。如果你发现有这需要,请检查一下你的结构是不是有问题。

我当初看的时候就很不喜欢这里,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开始说什么”多灾“,又花了好几句写一月如何,五月如何,我还以为你打算跟老猪一样总结2008。光 这描述雪灾的,占用了17全句里整整5全句,去掉开头结尾,刚好了1/3。结果后面全是地震,到结尾也没再回到开头。你这个谋篇布局太有问题,头大身也 大。这要还算”简练“,那曼坨这诗得50句以上才行。如果不打算细数全年,那么干脆把整个雪灾删掉,突出地震重点;如果实在舍不得,那就两者并驾齐驱,最 后互相联系,突出”多灾“主题;如果又想说多灾又想具体描绘地震,那么雪灾再加点别的什么,必须浓缩在2句之内,最后结尾再回头总结一下。。。。我知道刀 刀是个多情的人。但是一个好的画家要作出好画,先要学会构图,学会狠心擦掉扰乱全画主题的东西--哪怕是很精彩的细节,文字亦同。尤其是开头何等重要,最 忌讳罗里罗嗦半天扯不到主题。当初金庸的“笑傲江湖”也是这点被人垢病。你自以为得,其实是你此诗致命的一个大毛病。

” 3. 气脉贯通,结得基本满意。“ 这个我本来没大意见,,,但是你似乎把头的雪灾给忘了,完全没照应。如果把头忽略掉,还算可以的结尾。所以说,我意见最大的还是头。

再说你自认为的”缺陷“: “ 1. 没有健句。才力有限啊” 该怎么说呢。诗词不一定要有“健句”,但是要有能在全诗中立出来的、给人留下印象的佳句,特别是长诗,否则就真的读不下去了。你有的诗还是不少妙句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才力有限”只是个借口,你真的用心了吗?这个迟会儿再讲。

“ 2. 写情不深。” 原来这个毛病你也知道阿。既然“健句”欠奉,那起码气势你得出来吧。况且这么一场大浩劫,再怎么用力别人也不会觉得过。可是,我所感觉到的,不过是平平常 常的描述感叹,远远比不上你那些写自己母亲自己女儿甚至纪念马兆峻的诗。至少那些诗我能真确地感觉到作者发自内心的或欣喜或难受或眷恋或悲伤的感情,共鸣 度还是很高的。以真情动人本来是刀诗的特点和强项,可是在这首诗里我却没有感受到有什么超过别人诗的特别发自肺腑的深情。如果这样的话,我大可去读那些华 辞丽藻的纪念诗,至少有些“健句”带来的文字愉悦感吧。。。

“ 3. 以上不是主要问题,最主要的是篇法。” 这个,,似乎从来也不是你的强项,我也不打算一次拍死你,,,就不论了。

好了,回过头,看看你自己的总结。既没让人惊艳的”健句“,又没有”深情“的表白,连整体篇法也普普通通(以你自己的看法),读者们如果不认识你,为什么 要花那么大功夫去读你这么长的诗呢?你这诗又究竟哪里好呢,你认为值得给大家读?押韵是诗的基础,其它的叙事自然、整体流畅等,属于中小学生写作文的基本 要求吧?

拍你的“自拍”完了,现在再回头说我为什么认为你的诗不及格。

小时候大家都被教育作文要真情实感。但是具体到学习写作文,更多学的是技巧方面。这不是舍本逐末,而是因为通过技巧才能让自己的真情更好地去打动别人。按 照你的“解码器”理论,技巧就等于码的加密解密方法。好的技巧不仅能较完整地传达原码,甚至还能增强、改善本来并不完美的原码。高人们不再讲技巧是因为他 们已经充分掌握了技巧,可以做到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了,自然渴望反朴归真而不再执着于辞藻的堆砌。但是我们这些只能望高人项背的人,还在学习揣摩阶段,技巧 问题关乎了作品的命脉,必须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于心。怎么样才能抓住读者的心?怎么样才能让读者认同你?怎么样才能让读者感受到你想传达的东西?

玄的东西,比如意境风骨什么的,就不说了。”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固然妙不可言,”高树鹊衔巢,斜月明寒草“又何等清幽冷谧。这些受个人审美意识限 制,无法强求。至于主题是否深远,如何升华,也不在我拍的范围内。从技巧的大方向来说,谋篇布局无疑是最重要的。刀刀此诗在章法上的原缺陷我前面已经拍过 了,就不再赘述。至于直叙插叙还是倒叙,中间如何对比、转折、切换以求曲线美感,那是高标准,大家自己揣摩去吧。

写作目的比如感叹身世、悼念苍生等定下来了,篇章的大结构也定下来了,字句的锤炼就要开始费功夫了。诗词字句的文字技巧前人都有总结,比兴回环抑扬往复咏 叹,自己有机结合去吧,总之尽量不要让文字枯燥。而使用技巧最终所期望达成的效果往往有:意境、新意、气势等。这几者不一定兼顾,但是至少得有一样突出 的,方能压得住全诗,才会让他人有阅读你作品的兴趣。

意境我说过是个玄的东西,是种心灵上的通透。它看上去融于全篇,其实是通过字句构造出来的。以一些意象构出画面,用带感情的字词涂上颜色,加上动静结合等 技巧使图画变活。比如“流萤渡高阁”,萤是流萤,阁是高阁,是“渡”过去不是“度”。上句“寒雨暗深更”也是同理,前后一暗一明。字字计较,句句铺陈,才 能达到那种效果。锤字炼句是根本,绝不能以为是小处可以随意。

若立题或者词句无新意,可看性便少了三成。这个新意,有情趣上的活,比如“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还有刀刀的 ”急迫惹得娘嗔怪、哪个和你争与抢“,都以细节描写,传达出生动自然的生活之趣。还有种新意,是手法上的新颖,比如刀刀的”鸿爪问雪泥、你去哪里了?“这 种拟人我前所未见,俏皮又不乏深意;又好像那位自称新人的写的” 乡愁半两再增加“也是以奇喻来取胜。另外尚有角度上的独特,从前小曼也贴过些比如”我求富贵君求饱,同是世间伸手人“。这其中有的是信手天成,有的是靠反 复琢磨,但都是作者有意识的行为。为什么我喜欢刀后来贴的地震诗?因为里面有独特的对照“ 泪花应比雨花多”;有特殊的角度“ 但累锱铢成新校,后人读诵北川头”;有锥心的气魄” 十万魄魂刍似狗,一寸丹心痛不收“。

既然说到气势,那就说气势。并不是只有”铁马冰河入梦来“才算气势,也毋须要老干那种指天骂地的情怀。只要情深,用词得当,都可以算气势。”咬定青山不放 松“自然算,刀刀的”多少旧时曲,从今别样听“里的深痛一样让我感同身受。至于李白的一些长诗就不举例了。很多刀刀所谓的”健句“,其实就是那种气势自然 而然流露出来的结果。比如”我是人间惆怅客“这么一句,何等有力,一下把全词立起来了。雄要比别人更雄,悲也要比别人悲,否则何以动人?这就是我所理解的 气势。

如果大的不好落笔,不妨从小的写。慢拖的一些小诗也算别有风味,可是这个地震长诗的确让我失望。我不是那种感情充沛、一听地震两字就会泪流满面的人,所以 想要单纯以情打动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再加上我这人没耐心,多过40字就眼花。所以描写地震的长诗,俺对它要求很高。刀刀这首诗,撇开雪灾的蛇足不讲,整 首诗没有一句能跳出来立在我面前或者触动我的。描述灾难的也都是写陈词滥调,什么“四海皆震惊”“摧腑裂心痛”“地动山塌陷”。里面稍为有点可取的是泪眼 问天,可惜却又没有继续发挥下去。词句老套,气势全无,更没有什么作者自己的深痛。除了简单的悼念地震,也不见深意。我有时觉得,硬憋出这样没感觉的诗, 何苦呢,还不如不写。俺为啥忠实地支持小曼,就是因为她首首诗词都能看得出费了一番心血,无论是遣词用句,还是意境角度上,应该都是反复斟酌过了。这才是 一个以爱诗者自居的认真态度呵!你以前幽谷野花也写了不少评论,拿你的那些”深微“”清俊“等来要求一下,以你的那些”感知觉“理论来对照一下,你这首 诗,及格了没有?这些要求,本是对文学作品通用的,又岂独“律绝”?至于长诗因为篇幅的缘故,想能抓住读者,要求只有更高。虽然结构略有不同,但是绵延不 绝的气势,转折开合的手法,精准鲜明的词句,都是不该少的。现在不是”孔雀东南飞“的年代了,读者更愿意读小说散文而不是看叙事诗,除非你真有什么文学上 的独到之处。你怎能因为长诗就可以随意拖长随便描写呢?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