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无功即有罪

海市 - 2009年1月16日 - 116 浏览

字体 -

《阅微草堂笔记》里有一则故事:“一官公服昂然入,自称所至但饮一杯水,今无愧鬼神。王哂曰:“设官以治民,下至驿丞闸官,皆有利弊之当理。但不要钱即为 好官,植木偶于堂,并水不饮,不更胜公乎?”官又辩曰:“某虽无功,亦无罪。”王曰:“公一生处处求自全,某狱某狱,避嫌疑而不言,非负民乎?某事某事, 畏繁重而不举,非负国乎?三载考绩之谓何?无功即有罪矣。”官大踧踖,锋棱顿减。”

简单翻译,就是某官因无过而自认好官,阎罗王讥笑他:只要没过就算好官,那为何不干脆放一木偶在堂上,岂不更好?

当时看到这则故事,我不禁就拍案叫绝:犀利啊!

中国人受道佛的消极避世态度影响甚深,行事往往不怎么积极,并常搬出来两句圣人语为自己的不作为而辩护。这本是个人选择,无可厚非。但是若此情绪被推及至 更深更广的范围,甚至到整个民族乃至国家时,不免就成了文明日渐衰落的一个罪魁。当本该在其位谋其政的人都一味推卸自己的责任,以懈怠无为为明智的时候, 这个民族还有什么进取的前途呢?

有人说了,圣人道:“无为而治”。我只是遵循古训啊!老子”无为“的意思其实是没有急功近利、违背自然、不应当作的行为。究其本意,是说要顺应自然、遵循 客观规律,依道而为,而不妄做干涉,这样才能事半功倍,“无为而无不为”。管理者应因势利导,帮助万物自然发展,让人民自主,行事作为并不存功利之心。 “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居”。而道家期望中最后能达成的理想状态是万物欣荣而百姓安居乐业,并且皆以为是自己的功劳,甚至体会 不到政府的存在。这才是符合其”道法自然“的根本宗旨,并不是任由人民自生自灭而什么都不做。入世的孔子所理解的“无为而治”,乃是以德化民、谦卑不妄 为:“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舜以身作则,以德服人,不需要多作什么就可以让天下河清海晏。舜是历史上有名的贤君,任用智者,帮助百姓。他的统治管理, 难道可以用一般人所误解的”无为“来概括吗?不论顺天而行或者以德治民,都跟完全无作为有着根本上的不同。

其实我个人认为很多古人的想法也是应时而生,受朝代背景、知识信息和思想价值的影响,并不都适用于万事,尤其在如今瞬息万变的环境,更该择其利去其弊,借 鉴而不盲从,如孟子说的尽信书而不如无书。况且经过千百年的流传,很多话已经无法得知当初作者的本意,更多的话则被人以讹化讹,曲解得面目全非。我尊重任 何人对自己人生的取向,但是对于那种推卸责任、沾名不办事、却以清静无为者自诩的人,觉得十分可笑。那要这位置干吗呢?不如立块木头。曹雪芹曾经借贾宝玉 之口讽刺过一种人为”祿蠹“。”祿蠹“固然讨厌,但是那些尸位素餐的庸官,是不是就可以自豪了呢?其实也不过是一种变相的”祿蠹“罢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