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大陆中医现状及对策

大医精诚 - 2008年6月16日 - 678 浏览

字体 -

    

有人曾经想取消中医,有人对中药、针灸治病持怀疑态度。这里有几点原因:一是认为中医理论不科学。中医的六脏六腑,和现代解剖学对不上号,虚无缥缈。而阴阳五行与过去道家的修炼有关系,所以连带着就斥之为迷信、伪科学;二是,一锅中药煎煮,成分太复杂,究竟哪个有效?是什么机理?还是撞大运碰上的?这些怀疑有现代科学的道理,因为现代科学也好,医学也好,都是从数理基础上建立,一直在寻求一种客观指标、衡量标准,容易被人类掌控,容易说清楚,容易交流。当然,指责不只在中医药,针灸的疗效也有人怀疑。

客观讲,中医理论、治疗方法的确存在这些问题,作为业内人士是不应回避的。不过,要知道,目前任何医学模式都是不完美的,这些问题不能是取消中医的借口,而是业内人士或是现代医学的专家、跨行业学者,共同来寻找使之进步的方向。

其实,中医治病并不神秘。就中药来讲,和西药没有本质区别,都是用外来物质干预人体生理、病理过程,只不过西药是化学单体药物,中医药是多种化学成分共同起作用。西药直接干预的是微观下的某种较单一的病理过程,中药则是通过多种成分、多种方式干预微观下的病理过程。就人体而言,微观和宏观是不能分开的。个体间的差异是不能被忽略的。

就疾病而言,绝大数疾病带来的损害都不是单一病理过程,存在多个病理机制,特别是一些现代文明病。所以,要想靠单一的西药,一些疾病治疗效果不好,或是易复发。而中医治疗在这方面有一定优势,可以通过多种途径,调节机体生理失衡,所以会治疗一些疑难病。方舟子 和张耀功先生没有充分调查,就想否定事实,是不对的。

不过,方和张的话也并非全无道理。大陆现在中医的现状也实在堪忧。我没有做过大范围调查,但就我所了解中医院校毕业的同学、朋友,的确有相当多的人已经改行,要么转向西医,要么去做药物销售,留下来搞中医的,也对中医的疗效发生怀疑。不久前的一场聚会,大家说起中医来,全无信心,一旦我为中医进言呐喊,则被笑为“痴迷者”。中医为何出现这样的现状?我个人认为,就是学风出了问题,业界出了问题。归纳如下:

1、基础理论和临床脱节。中医过去传承靠师带徒,流派太多,太杂,疗效本来就有高有低。而建国后,在编写中医理论教材、中医各科教材时,其实只是采用的某一个流派的分类和用药,滤过了不少好东西。

2、中医理论上,流派众多,基础理论有用阴阳的,有用五行的,有用脏腑的,有用气血的,古书里更夹杂着很多形象的比喻,让人莫衷一是。

3、创新之说带来的后果是,每个教授都想法拼凑药方,让学生弄小白鼠做实验,好开发中药新药,又有论文,又有转让费。。。。而西医化倾向的后果是,不断用现代医学实验理念来验证中医理论、中药处方,这样导致结果并不乐观。可是,咱们国人不能丢脸啊,得报报喜啊,于是数据出现造假现象。所以,从这一点上讲,方先生说的有理。

4、中医业界官僚化,权力决定科研高度。这是一种可怕现象,也是中国大学体制的致命弱点。在高校里,你会发现,越谁有权力,谁拥有的头衔、论文越多,都是自己写的吗?恐怕未必啊。在科研项目的审批上,除了要紧跟西方人的风向,人家搞分子生物学,咱也搞,人家弄肿瘤因子、癌症抑制基因等,咱也搞。(唉,我怀疑,这算不算科技界的一种和平演变?)。此外,一定要和科技审批项目的人搞好关系,摆平,搞定。。。。

其实,中医并不是没有客观的方向。我比较赞同南京中医药大学 黄煌教授提出的“药证”理论,即人体病理反应的“证”是有限,多数可包括在伤寒论六经辨证之中,而选择最有效的中药或配伍,治疗这些有限的“证”,客观清晰归纳出“人体药证”模式,这是中医客观化的一个很好的方向。中药种类成千上万种,总有一些药物配伍是最好的,最高效的,以此来筛选,可逐渐将中医临床治疗规范化。张仲景的经方就是一个很好的总结。记得多年前,我写过一篇论文,谈到一些中药的效果并不符合中医理论,但照样效果很好,进而提出中医理论和中药药效会出现脱节。刊物没有发表。现在想法,中药药效可以和理论脱节,但与人体药证是不会脱节的。

分享博文至:
分类: 健康 (全局), | 永久链接 | Trackback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