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浮世绘(2)萨斯之访2003

大医精诚 - 2011年1月22日 - 446 浏览

字体 -

       2002年底,萨斯从谣言来,羊城静悄悄地恐惧着。短信、口头、网络,非主流媒体充当了信息渠道,像长了翅膀的鸟一样。板蓝根、食醋、凉茶供不应求,人们慌了。医院本是医病之所,却成了最危险之地。广东省中医院,好哥们那时在急诊工作。一个电话过去,他居然发着烧还在急诊值班,我说别感染了非典,他却说是感冒。“医院拿人当驴使!”省中医骨科老乡当年如是说。好哥们终于没能幸免,当然更惨的是护士长叶欣。官方消息说她如何奋不顾身,英勇牺牲。真相却是缺乏常识之过,领导判断失误之过。有另一哥们05后在广州开全国中西医结合学术会议时说,那个院长那时不让戴口罩,说是对病人不尊重!好哥们很快就病倒了,诊断是非典,激素一用,烧退了,但却并发了病毒性心肌炎,算他好彩,没发生股骨头坏死。休了一年,用中药调理终于算是控制了那严重的室性早搏,说是附子用到了100克每剂。

     2003年6月份,萨斯走了,如此坚决,仿佛没来过。那时前后媒体开足了马力,报道烈士事迹,化悲痛为力量。中医界呢,则大张旗鼓地报道中医治疗萨斯如何得好,没有副作用。而业内人士谁又不知道:中医院接收的病人都是比较轻的!而派去西医院的中医大夫根本没机会施展本事,西医根本瞧不起中医!敢于反思这事的人,中医界不多,北京只有一位老教授讲了点真话。萨斯之下,众生百态。

分享博文至:
分类: 生活 (全局), 红尘抒怀 | 永久链接 | Trackback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