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浮世绘(3)告别2010

大医精诚 - 2011年2月2日 - 596 浏览

字体 -

     今天,中国人还没有进入2011。今夜,多伦多,听闻有暴风雪。

     故乡的雪,遥远的记忆。自打在南国业医,十几年没见到雪了。少年时代,北方还有雪可下。一夜之间白了大地和村落。晨起,握着农家扫把扫雪,可以扫很远,扫到人家的门口。看着别人走着自己扫的雪路,心里很快乐。那时,孩子的心像雪一样纯白。后来,亲友的消息,北方已难再见雪。大雪的记忆更是渺远了。多伦多的雪着实令我惊诧。友人说,雪路难行,我却谓多市有雪是福。开个玩笑,将来全球缺淡水的时候,加拿大正可以变水为财。

     2010年,不平静。一个病人一个故事。

     周太,来自越南,她却是柬埔寨人。家中排行老三,聪明果敢。红色高棉纯洁城市时,她的二哥做听话的人,结果被杀死在农村。她不信邪,直接劝父母不要去农村,尚着河走,逃到越南亲戚家,结果都活命。

     陈女,排行老二。生在越南的华人,从小很有思想,结果被越共关了一年。随后,逃走避难,海上漂泊,九死一生,又住在老鼠乱窜的难民营,最终辗转加拿大。命苦不仅如此,谈了一知心爱人,却不幸因肾衰而早死,孤苦一人。失眠,难熬的夜,惊梦里是爱人的脸。

     王生,半个老乡,当年的汽车队长,文革受难者;李太,则是知识分子,五七干校的“学生”;赵先生,80年出国知识分子,64后则拿了绿卡;雪莉,少年大学生,留学丹麦,移民加拿大,老公移情别恋,她守着女儿,但不是怨妇,自信并快乐着。。。。。。

     姜文让子弹飞,加拿大让爱飞。

分享博文至:
分类: 生活 (全局), 红尘抒怀 | 永久链接 | Trackback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