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浮世绘(5):艾滋之中国的血液安全问题

大医精诚 - 2011年2月20日 - 740 浏览

字体 -

     九十年代,在医院工作,那时还没有重视艾滋病的输血传播问题,因为还没意识到艾滋病会血液传播,官方给的只是性传播和吸毒。  然而,丙肝却通过血液在传播,输血签责任书,院方说因检测技术原因,不能防止丙肝传播。

     艾滋病在大陆有过几个转变:先是妖魔化它,讲它如何恐怖,是妓女和吸毒者的专利;讲外国人如何淫乱,因此艾滋大流行。歧视的根子也在于此。但是,却没料到中国人也被艾滋不知不觉中感染了,而且是大面积的。90年代的怪病在河南一地流行,人们开始不知,后来医学学者知道了,但要讲“政治”,不能告诉公众真相。高老太、桂希恩做了研究,而真正关心河南人的也就是这位高老太,因为她也是河南人。再后来,这事在国际上先闹开了,闹出了少名人,政府觉得包不住了,才摆姿态,搞四免一关怀。其时,河南农民很多家破人亡,坟头连成一片。高老太和吴仪见面,反映真相,结果至今没有一个官员因为当年的错误而受处分。相反,大官管不了小官,小官为所欲为,高老太一家,孩子受牵连,老太出走美国。

    陆续有中国人去河南做关怀工作,呼吁反歧视,关怀那些父母双亡的孤儿,有些还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我所知道的,艾滋孤儿学校有北京青年李丹办过,后来被迫关闭;陈氏兄弟办过,也被迫关闭;村民朱进忠也办过。志愿者出了不少,有大学生,有有工作的人,凭着热情在做。而捐款问题才是当地官员最关心的。香港杜聪做得最好,他不相信官员,而是将钱款直接送到病患手中。

    血患外,另两个大的群体在猛涨。一是色情产业。各个城市都存在的灰色地带,由小姐传到嫖客,再做普通人群,形成一个网络;二是,同性恋群体在暗处活动,而大陆同性恋很多是“双性恋”,一边有婚姻,一边暗搞地下同性活动。又是一大隐患。

      艾滋的危险在于它长期的潜伏,8年左右艾滋感染者和普通人没有区别。你如何分得清?广州八院的有个科就是艾滋病科,那里都是发病期的患者,感染故事千差万别。最怕吸毒感染者,耍起疯来,恐怖。医护人员处于高危的边缘。

分享博文至:
分类: 生活 (全局), 红尘抒怀 | 永久链接 | Trackback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