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浮世绘(7):忘不了那个大出血的男人

大医精诚 - 2011年2月25日 - 1,391 浏览

字体 -

       在我上临床做住院医的第二年,遇到了那个肝硬化大出血的男人。我好像还记得他的床号是39,在我们内二科。他才四十岁,但已经是肝硬化晚期了,肝蒌缩,而食管胃底静脉曲张严重。那次是发生破裂出血收入院的。常规的静脉点滴各种止血剂,口服凝血酶,都无济于事,只好鼻饲三腔二囊管,机械压迫止血。血临时止住了。但男人的状况并不好,尤其让医生忧心的是床边陪伴他的女人。女人年纪比他小一岁,长得非常漂亮,照顾丈夫也很耐心。或许是没有其他亲戚吧,从住院到转院,我一直是看到这个女人陪着他,从白天到黑夜。治疗效果始终不好,也请了邓老来会诊,甚至几次邀请西医界的同仁,全内科也开了病例研讨会,结果一致的意见是,保守内科治疗效果不好,只能考虑手术结扎了。后来,我陪护着这对夫妻去了珠江医院,后来如何也没了下文。那次,我真实感受了人在病魔面前的渺小无助和医学的有限。除了这位大出血男人外,还有几位大出血患者让人忘不了。一次是肠道静脉破裂大出血的,大量的血从肛门排出,染红了床单,赶紧联系外科,紧急手术。还有位肝硬化出血较轻的患者,本来病情稳定了,但半夜有了状况。查看医嘱,原来撤掉三腔二囊管3天左右,没办法只好再恢复压迫止血。还有一位紧急大出血患者,一晚上都在输血抢救,直到那天把血站的血都用得差不多了。

分享博文至:
分类: 生活 (全局), 红尘抒怀 | 永久链接 | Trackback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