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浮世绘(10):我和李银河面对面

大医精诚 - 2011年3月20日 - 1,252 浏览

字体 -

      2005年,李银河南下广东。广东省计生委主任张枫正大搞性文化节,作为其最有影响力的一个政绩。专家往往是政客的好门面。李银河,我得尊称老师,人家毕竟也是洋博士,头衔特多,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2005年,那时的话题还是显得比较正常,敢讲真话是李的风格之一。当然,其夫王小波出名比李银河早一些,当然是身后名了。

     问:1998年前后,你调查了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在你心目中,这个转型期是个怎样的概念?有什么特点?

     李:应当是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到现在。我一直将中国性观念的发展脉络划分为三个阶段,从古代到宋明,中国人的性观念是很健康开明的,将男女的结合称作阴阳和合,有保健的作用;从宋明理学或是清朝开始转向禁欲、反性,一直到中国文革,达到反性的高峰;改革开放后,中国人的性观念经历了一个否定之否定,重新又走向开明,但不是古代的重复,其中加入了现代的观念,如个人权利观念。

    问:就你当时的采访所得,不少女性对性持一种较为消极的态度,现在女性有没有一些变化?

    李:后续的跟踪研究没有做,不过,这将近十年的时间,婚前性行为的比率明显提高了,是一个惊人的改变,反映了性观念的变迁。女性的性觉醒空前提高,这与社会经济发展、性别秩序的变化息息相关,对男人而言,也算是个好事。

      问:婚前性的增加,怀孕的意外也可能增加,而不论感情是否延续,最终女性身体和心理仍是比男性承受过多的压力,由此来看,保守些也未必不好?

   李:据我了解,受访女性对此看法也不同,有些人认可,有些人反对。在国外,也有保持贞洁的这种教育,一直和性革命的理念交锋,这两种势力在将来也是同时存在的,很难统一或是一方完全战胜另一方。   

    问:现在有一种观念流行,即认为很多离婚事件缘于性爱不和谐,你认为性爱在婚姻中有多大分量?

    李:我觉得是因人而异的。据我调查的情况,一些两地分居的夫妻,多年都没有性生活,感情也很好,在这个具体的婚姻里,性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现实中实际相差很大,有的人则是性爱出点问题,简直呆不在一起;有些夫妻感情很深,性有些不和谐也能在一起。我觉得性爱在每个婚姻里的重要程度像个光谱式存在,不是说绝对重要或绝对不重要。

       问:你认为保持婚姻的幸福有没有秘诀?

    李:我觉得幸福的婚姻在于沟通,良好的沟通能提高婚姻的质量。    

    问:婚外情是个敏感的话题,现实中顽强地存在着,每个男女对此感觉都不同,有些人悲观,有些人能得到快乐,你觉得婚外情对婚姻起到怎样的作用?

李:肯定是破坏婚姻的。当然,在现实中也存在特殊情况,有些人征得了对方同意,这时也未必破坏婚姻。比如,一个男性性功能发生不易恢复的障碍,女的性功能依然旺盛,双方又不想婚姻解体,征得对方同意,此时可出现所谓“合理”的婚外性与情。但是,在大多数情况是破坏婚姻的,尤其是偷偷摸摸那些人,是对婚约的背叛。婚外性或情恐怕也是离婚事件的主要原因吧。

 最近几年,李银河老师的观点是越来越激了。我总觉得,中国古代,宋朝开始的保守观念仍有可取之处。李银河不断呼吁的性自由,其目的可能是对抗中国专制的氛围,但我觉得这可能是个历史的误会。性上的检点,在哪个社会都是应该的。性上的自由和混乱发源于西方,而现在“青出于蓝”的是东方大国—中国。李银河更多的是基于中国的乱象得出推论,为纵欲者制造借口。那时,一场在中山大学的演讲中,她亲口说:“自己几乎每到一地都会挨摔一下。”这其实是不是个提醒:您最好别讲了。在中国这个专制的国度,话语霸权的地方,专家的话往往影响甚烈,会引导很多人在性的快感里沉沦。

分享博文至:
分类: 生活 (全局), 红尘抒怀 | 永久链接 | Trackback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