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感动我生命的几个人(4)

大医精诚 - 2012年3月24日 - 201 浏览

字体 -

      不时做梦,会梦到我的叔伯大哥,就是我大爷家的长子。叔伯大哥是我们家族8兄弟中的老大。长子长女往往承担很多。大哥忠厚老实,人很聪明,但生不逢时,出生在一个地主之家,而且这个地主是二等贱民样的地主。鲁迅总是自怜式地说到他家从富人没落后的悲哀:从小替父亲抓药,心里很委屈。如果鲁迅知道那个时代的真相,他应该额手相庆了。大爷是地主的长子,地主死了,长子要承担,所谓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笨蛋,父债子偿。那时,一开批斗会,我大爷就被带上,向来孱弱的身体却要低头弯腰地站上大半天,那滋味可想而知。大哥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度过童年。成分不好,就是二等公民,上大学没你事儿,说媳妇没人给提亲,参军更别想,而干活却最多,自留地给的也是最差的。大哥性格逼成了内向和顺从,村里那些流气的青年都可以指责调侃他,他却笑脸以对。30岁了,还没说上媳妇。没办法,家里只好牺牲叔伯二姐的幸福,做了换亲,这样大哥才有了媳妇。好在大嫂的娘家也算是忠厚之家,大哥岳父是位农村中医,仁爱传家,济世救人,不算势利。我和大哥的感情是在长达10余年的农村劳作里培养起来的。说实话,我不愿干农村体力活,一是出生时身体比较弱;二是又上学,又下地,不适应。但是,大哥的勤劳溶化了我的懒惰。那时,大哥义务性帮着我家耕种收,无怨无悔。农忙时节,从早忙到晚。经常是天不亮就下地,星星点灯时才回家。夏季收麦时更停不下。大哥的皮肤晒黑了,像个非洲人;腰累弯了,像不知疲倦地黄牛。因为大哥,我也变得勤劳和小纯朴了。中国古人哲学,穷点儿富点儿都不怕,关键是做人心要纯正,这样生命无悔,心也踏实。

分享博文至:
分类: 健康 (全局), 红尘抒怀 | 永久链接 | Trackback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