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经方开太阳在神经性疼痛中的应用体悟

大医精诚 - 2016年1月25日 - 50 浏览

字体 -

2015年8月8日,我正在诊所忙碌。一位朋友打电话给我,他的太太手臂疼痛严重到整天不停,尤其是晚上,导致整夜无眠。在看我之前,他也找老中医开了中药,可 是基本上没有什么效果。当时,正是周六,病人很多,他们是临时插空。我说,情况紧急就直接来吧,我尽力安排治疗。这位女士是来北美旅游。来时,满脸痛苦, 不停呻吟。由于病人多,没有太多问诊,考虑到有外感病史,手触头部有发热,曾患过癌症,有过化疗史,痛得如此严重,类似太阳病。由于疼痛异常,呈现 跳痛,抽痛,也影响了胃气运行,这几天根本不能好好吃东西,全身虚弱。

针灸,我是采用缪刺法,同时患侧少取几个穴位;中药,采用科学中药,麻黄汤合芍药甘草汤。针药之后,疼痛有下降,但仍然是很痛。麻黄用到10克,患者 才稍稍出汗,也没有其他不适,可见寒邪之重。我叫她第二天再来诊。第二天,患者告诉我,昨晚上痛得挺厉害的,一直不停,怕家人担心,自己强忍着。看来,针 法上有点简单了。这不是简单的肌肉损伤性疼痛,而是明显的神经痛。中医看,是外感风寒之邪直中太阳阳明少阳三经,导致病情严重。立法要祛风散寒,发汗解 表;针法上加强局部手阳明经穴解表之力,配合太阳和少阳的穴位;同时,再用麻黄汤发汗一次,我感觉病邪留恋三阳,太阳必须得开,必须得有汗。经过针灸和热 疗,患者终于出了透汗,疼痛缓解了8成!我建议她第三天再来巩固一下。第三天继续针灸,结果全部好转,她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患者的表现很像臂丛神经痛,而取穴主要是外关(TE5)、曲池(LI11)、肩yu(LI15)、肩贞(SI9)、天宗(SI11),这几个穴位。北京田丛豁教授曾单用针灸治疗肩丛神经痛,和我所接诊病例类似,那个案例共治疗10次才好。而本例患者针药并用三次即愈。因此,引起我的思考。

无独有偶,不少神经痛,如时方治疗思路往往是通经活血熄风止痛,使用大量行气活血类中药或是使用大量通络止痛虫类药,也或许有效,也或许没有效。但经方家用开太阳的方法往往效果出奇得好。在《范中林六经辩证医案选》里有一则案例给我印象深刻,我也曾经在课堂上给学生们引用过这个案例:

邢xX,女,67岁。河北省任丘县马家坞乡,农民。 [病史]1975年春扎左面部疼痛,  其后逐渐转为剧痛,阵阵发作,持续三年之久。任丘x x医院北京x x医院等诊断为“三叉神经痛”。经针灸、中
西药物治危未明显好转。1978年12月18日来诊.按太阳证偏头痛论治,两诊而愈。
[初诊]12月18日。近日来疼痛加剧,痛甚时脸肿发亮,眼不能睁,夜不能眠,坐卧不宁,生活无法自理。微恶寒,无汗,舌质淡红,苔淡黄润夹白,根稍厚腻。此为太阳伤寒表实证偏头痛,风寒挟湿侵袭无从达泄,法宜解表开闭,散寒除温以麻黄汤加味主之。
处方;
府黄10克  桂枝10克  炙甘草18克  杏仁18克 法夏15克    二剂
[辩证]此证头面左侧剧痛,病属偏头痛。  头后人之首,值高而属阳。手足三阳经脉,以及脏腑清阳之气皆会于此。舌质淡红而润,苔淡黄夹白不燥,即为风寒夹湿,入侵肌膜,郁闭不解之象;参之头一侧痛甚,微恶寒无汗,显系邪犯太阳经脉;再参之无阳明、少阳病情,更无三阴之候,亦可以佐证。因此,本例偏头痛,不必拘于头痛偏侧多属少阳,或头痛日久,多属内伤之常规。而应从实际出发,按六经辨证,太阳伤寒表实之证具,邪无达泄之路而上扰,以致多年头痛不愈,急用麻黄汤以开之
[二诊]服药二剂,疼痛明显减轻,余证亦随之好转。原方再服二剂。
[三诊]剧痛消失,夜能安睡,  精神顿觉清爽,多年痛楚若失,不胜欣喜。舌质正常,苔黄腻迟。头部微觉恶风,头左侧尚有轻微阵痛。风邪末尽,尚有病后营卫不和之象。宜祛风解肌,桂枝汤和2,以善其后。

而用经方桂枝类方治疗坐骨神经痛、腰椎间盘突出疼痛、梨状肌综合症等神经卡压性疼痛,效果都很好,很快。

我的体会是,治疗神经性疼痛,用针法也好,还是药法也好,别忘了开太阳之表,无论病程久暂,都不要漏掉太阳病的存在。

分享博文至:
分类: 健康 (全局), 中医中药 | 永久链接
  1. 抱歉,留言栏此时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