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慢性盆腔炎治疗体会

大医精诚 - 2017年3月10日 - 32 浏览

字体 -

中医认为慢性盆腔炎以气虚(阳虚)、阴虚为本,血瘀为标,久病多虚,不荣则痛,久病多瘀,不通则痛,临证时从虚和瘀论治,补虚不留瘀,祛瘀不伤正,每获良效,并能显著降低复发率。现代医学对慢性盆腔炎的认识 慢性盆腔炎是指女性盆腔生殖器官(如子宫、输卵管、卵巢)及其周围结缔组织、盆腔腹膜等处发生的慢性炎症性病变,炎症导致组织充血、水肿、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炎性物质渗出、堆积,造成局部组织破坏、粘连、功能受损,局部神经纤维受到激惹和压迫,从而产生下腹部疼痛、腰骶部痠痛等一系列症状。

慢性盆腔炎一般迁延时间较长,患者多有小腹部及双少腹或胀或痛,腰骶部痠痛,或白带异常等表现,也有部分患者症状不明显,仅在妇科检查时有宫颈抬举痛、子宫或附件区压痛等体征,或仅在宫腔镜检查时发现子宫内膜的慢性炎症等表现。

对于慢性盆腔炎现代医学尚无特效的治疗方法,主要采用抗生素或手术等对症治疗,但由于慢性盆腔炎多为盆腔器官、结缔组织、黏膜局部血流障碍、组织代谢与抗氧化力下降,以盆腔充血、组织变性、增生、瘢痕纤维化、广泛炎性粘连为主要病理学改变,局部已无或仅有少量病原体,故临床上部分慢性盆腔炎患者血常规检查无明显异常,细菌培养病原菌检出率低,且单纯抗生素治疗由于微循环障碍药物不容易到达病灶处,加上致病病原体的耐药性,因此抗生素的疗效常不尽人意,同时存在副作用多(如机体菌群失调、二重感染等)的问题,且此疗法亦不能消除盆腔的粘连和炎性包块。而慢性盆腔炎手术治疗费用较高,且为有创操作,术后可能产生新的炎症,造成再次感染导致病情加重。

“癥瘕”一症最先见于《素问·骨空论》“任脉为病……女子带下瘕聚”。《诸病源候论·八瘕候》云“若经水未尽而阴阳合,即令妇人血脉挛急,小腹重急支满……结牢恶水不除,月水不时,因生积聚”,论述了妇科炎症包块合并腹痛[7]。《三因极一病证方论》云“多因经脉失于将理,产褥不善调护,内作七情,外感六淫,阴阳劳逸,饮食生冷,遂致荣卫不输,新陈干忤,随经败浊,淋露凝滞,为癥为瘕”,《医宗金鉴·妇科心法要诀》曰“妇人产后经行之时,脏气虚,或被风冷相干,或饮食生冷,以致内与血相搏结,遂成血症”,指出本病病机的关键在于气血凝滞,瘀血内结。综上所述,慢性盆腔炎不离“虚”“瘀”,无论虚、实、寒、热、湿、郁,均可相互兼夹,相互转化,最后导致正虚血瘀。

气虚血瘀是慢性盆腔炎的基本病机。个人体质类型不同,机体对某些致病因子的易感性和病变类型的倾向性亦不同,而表现出各种兼夹,或兼有湿浊内停,或湿热内蕴,在脾肾虚弱方面,有的患者表现为脾气虚弱明显,有的表现肾气不足为甚,或偏肾阴或偏肾阳不足等,而核心在于辨证。金教授认为,慢性盆腔炎的病理变化以局部微循环障碍(血瘀)及组织增生、广泛粘连,甚至纤维化为主要特征,其临床表现多有瘀血征象及机体免疫功能不足(正虚)之征[9]。多数慢性盆腔炎患者证属本虚标实,以正虚为本,主要为脾肾两虚,瘀血为标,因邪致瘀,因邪致虚,因虚致瘀,毒瘀互结而为病,而瘀既为病之“果”,又为病之“因”,故正虚血瘀贯穿慢性盆腔炎全程。

基本方药:当归,川芎,菟丝子,补骨脂,续断,山药,寄生,黄芪,白术,金刚藤,大血藤,白花蛇舌草,三棱,莪术,皂刺,土鳖虫,元胡。

加减:如兼湿重者加薏苡仁、苍术健脾除湿;兼湿热者加茵陈清热利湿,黄芩、黄柏清热燥湿,泻火解毒;兼热毒痈肿者加败酱草清热解毒消痈;肾虚明显者加熟地黄、山茱萸益肾填精;偏肾阴虚者加女贞子、墨旱莲滋阴补肾;偏肾阳虚者加巴戟天、仙茅、淫羊藿温肾壮阳;气虚甚者加党参健脾益气;腰部痠痛明显者加杜仲补肝肾,强筋骨;情志不遂者加香附、郁金疏肝解郁。

分享博文至:
分类: 健康 (全局), 中医中药 | 永久链接
  1. 抱歉,留言栏此时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