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3升降散之系统研究

大医精诚 - 2017年5月18日 - 38 浏览

字体 -

1.历史悠久:升降散的渊源非起于杨栗山,而是早就有了,就明朝就有了。从1587年的《万病回春》“内府仙方”到1613年的《东医宝鉴》“僵黄丸”再到1623年的《伤暑全书》“升降散”终至清代的《二分晰义》赔赈散及《伤寒瘟疫条辨》升降散,可见这一古方升降散以不同方名存在及在主治,制剂、用量、服法等方面的发展的时空历程,溯源无疑对更好理解古方升降散一方有着积极的意义。

2.应用广泛;前有蒲辅周教授,后有薛伯寿教授应用。伤寒温疫条辨》载本方为白僵蚕(酒炒)二钱、全蝉蜕(去土)一钱、广姜黄(去皮)三分、川大黄(生)四钱,方中姜黄、蝉蜕、僵蚕、大黄的分量比为1:3:6:12。而在《万病回春》中则为:姜黄、蝉蜕各二钱半,僵蚕二两,大黄四两。古方升降散,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有酒引蜜导、炼蜜姜汁等的制服法不同,但自《万病回春》至《伤寒瘟疫条辨》,其以僵蚕为君,蝉蜕为臣,姜黄为佐,大黄为使的制方却都一致。因大黄量大后世很多人认为应该以大黄为君。四药合用,升降并用,升一降之中寒温兼行,气分血分药物同施,能调畅气血,通利三焦,既升清阳也降浊邪,既宣肺气也散郁火,去邪热通腑气,解邪毒活血络。因此,古方升降散集宣、清、下、和于一方,升清降浊,功大效宏。升降散主治“表里三焦大热,其证治不可名状”的温病,盖60余种症状,所谓“三焦大热”,是指上焦:“头面碎肿、咽喉肿痛、痰涎壅盛”证。中焦:“上吐下泻、呕如血汁、丹毒发斑、雷鸣腹痛”证。下焦:“舌卷囊缩、腰痛如折、大便火泻、小便淋涩”证。总的证候,则有“憎寒壮热、头痛、骨节酸痛”的表证:有“口渴饮水无度、口气如火、烦躁不宁”的里热证。以上各证,后人总括为:憎寒壮热,或头痛如破,或烦渴引饮,或咽喉肿痛,或身面红肿,或斑疹杂出,或胸隔胀闷,或上吐下泻,或吐衄便血,或神昏澹语,或舌卷囊缩

3.薛教授应用心得。

薛师运用升降散治疗的常见中医证候为气血不调、三焦不利、风邪犯肺、外感风热、肝胆湿热、肝胃不和、肝脾不和、气机不调、外寒内热、肝经风热等。应用升降散对应的常用治法为清热、疏肝、升清、降浊、疏风、化痰、调和气血、化湿、清里等。薛老运用升降散及加减用药剂量:蝉蜕3.0—4.08g,平均剂量4.08g;大黄5.0—5.26g,平均剂量5.26g;僵蚕6.0—7.94g,平均剂量7.94g;片姜黄3.0-7.31g,平均剂量7.31g;运用升降散加减用药关联密切度显示与柴胡、黄芩、栀子、法半夏、银花、连翘、桔梗、元参、甘草、贝母、防风、薄荷最为密切。说明薛老常与小柴胡、银翘散一起应用,薛老运用升降散复方加减变化情况:与小柴胡、银翘散、大柴胡、凉膈散、四妙勇安汤一起应用比较多。升降散药物之间蝉蜕与僵蚕应用频率最高,升降散药物与其他药物蝉蜕、僵蚕与黄芩、连翘、栀子、柴胡配伍频率最高。升降散药物组成或加减与发热的频度分析,发热时蝉蜕、僵蚕、焦栀子、片姜黄、酒大黄、郁金经常一起应用,说明薛老常用栀子代大黄。薛老不但外感热病应用升降散,薛老首先提出在内伤杂病应用,并提出升降散六个方面的作用;开郁散热、调理升降、调和气血、凉血散瘀、祛风解毒、镇静安神、补益脏腑,有理论创新,并举10个应用升降散病例说明。

4、肾病应用

原发病病种构成:慢性肾小球肾炎45例,高血压肾损害10例,糖尿病肾病6例,痛风肾损害3例,梗阻2例。除一般治疗外根据患者情况运用升清降浊、益气活血法升降散加减组方论治,结果近期总有效率95.2%。益气活血升清降浊法在治疗慢性肾衰时具有良好的疗效,不仅提高了临床治疗的有效率,而且减缓了病人的肾功能衰竭的程度,减轻了病人的症状,改善了病人的生活质量,充分体现了中医治疗CRF的特色优势。

分享博文至:
分类: 健康 (全局), 中医中药 | 永久链接
  1. 抱歉,留言栏此时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