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还是困啊,不想起啊!不过一向,总这样拖,要拖到什么时候啊。还是爬起来去公司,办事情。 该交的交,跟老大告别,他兴致勃勃为我描绘了一幅美好的画卷。他在那边生活多年,说话还是比较可信的,而且感觉这几次他说话还是比较实在的。给我讲了些在那边的注意事项,可能的几种状态几个阶段…看我犹豫不决忐忑不安地,他给我鼓劲。呵呵。后来我还是决定跟他谈谈对公司的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