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乐死:尊严可以选择

字体 -

上周日,多伦多知名刑事律师,62岁的EDWARD HUNG ,洪秉政律师,在经过漫长繁复的手续办理后,在瑞士以安乐死形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洪律师去年被确诊患有无法治愈的肌肉萎缩综合症,境况越来越糟。他虽然积极治疗,两次巨资注射干细胞,但是肌肉萎缩已经无法逆转。安省没有安乐死的法律,为了维护生命的尊严,洪律师选择在自己还有能力自主前,去瑞士安乐死。 洪律师在去世前的一封他称为“走向死亡”的信中,呼吁加拿大国会改变对安乐死不公平的禁律。 洪律师说:“在写此信之时,我终于满足了所有完成安乐死过程必须的手续要求,这是巨大的解脱。但是,作为一个加拿大人,我却要跪求在另外一个国家死去,这让我的加拿大人的骄傲在某种程度上消失。“ 人生有太多困难的选择,而以何种方式去死,更加无法言说。有些时候,死亡不以我们的意愿为转移,而考验人的意志的,则是在可以选择死亡方式的时候,如何去选择。 几年前,我的小姨夫车祸受重伤。虽然他的意识清醒,但内脏器官已经受到毁灭性伤害。他自己是医生,对自己的状况应该非常熟悉。然而,像他曾经治疗过的许多患者一样,他选择不实际的求生。毕竟,在死亡没有强行夺走我们之前,谁又愿意主动离开呢? 辗转北京大医院,卖掉了两个房子,他最后瘦的皮包骨,排便进食均在床上由人来帮助,满身的管子使他看上去狰狞又可怜。拖了30多天后,依旧恋恋不舍的离去。 还有一个朋友的妻子,患了癌症,明知生命无法挽回,仍然惶恐挣扎,用尽所谓进口好药,离去时人不到60斤,家人在悲伤的同时,已经怕见到她。她的丈夫完全是在完成一个心愿,他几乎一刻都无法让自己停留在那样一个充满死气的病房里,陪伴一个哀怨的熟悉又陌生的亲人。她于是就恨恨的对去看她的人哭诉,让人无法不哀怜她。最后,她一个人夜里静静的死在病房里。 我不知道我自己会如何面对死亡,也许,现在说我会选择有尊严的去死,放弃治疗之类的话未免过于不真实。没到那个境地,谁也无法说。 但是,洪律师对安乐死的选择,让我敬佩,这是一个英雄之举。能够那样从容,理智的面对并选择死亡,无异切腹自杀的武士,英勇投江的女兵,从容上绞架的角斗士,等等。举不胜举的例子。无论信仰,无论立场,至少说明一个事实:人的尊严,是可以选择的。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3月20日 18:21

    这个问题我在十年前上生命伦理学(bioethics)就讨论过,现在终于惊醒了华人社区。不过这个问题很复杂,不是喊一下就能解决的。

  2. 2. 豆一 - 2014年3月20日 19:04

    是的,涉及到具体操作,一定会很复杂,太多的考虑。

  3. 3. yawaya - 2014年3月20日 19:16

    问题复杂,但不能避而不谈。我支持安乐死。

  4. 4.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3月20日 19:28

    有兴趣在理论层面关心这个问题的话可以查看这个网站》》http://www.bioethics.ca/

    上次留言少拼了一个字: Bioethics, 请帮我更正一下。

  5. 5. 想回家 - 2014年3月21日 05:54

    有生的权力就应该有死的选择,法律应允许在加国安乐死。

  6. 6. 小草 - 2014年3月23日 20:33

    我支持安乐死,谁忍心看着至亲明知无法医治还要受尽折磨苟且于人世,谁宁愿饱受痛苦地挣扎过每一天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