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屋要申请执照么?

字体 -

20124月安省滑铁卢市地方立法正式生效,强令小地主在出租自己的物业时,必须申请出租执照。这一法案对很多指望在滑铁卢大学附近买屋投资的客人造成困扰。

我有个投资移民客人,夫妻两人在多伦多买了房子自己住。他们家里有个很优秀的女儿,前年考入滑铁卢大学,夫妻两人一商量,孩子在那里住宿加上食堂,需要一笔不菲的费用。不如买个独立屋,自己女儿住一间,其它分租给同学,房租可以用来作为孩子的生活开销,甚至部分负担房子的费用,何乐不为? 想到就做,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没有介入这个买卖,因为我实在对滑铁卢不熟悉。后来他们找了一个在当地做的不错的经纪,买了一栋楼上5卧室,地下室分门出入,另有3卧室的独立屋。后来夫妻俩还特意让我看了照片,当时孩子已经入住,房子里的各个卧室也被她的同学们塞满。夫妻俩对我描述拿到第一笔租金时的心情,我真心替他们感到高兴。

去年的一天,我在超市买菜时,很巧就遇到了夫妻俩。他们说,滑铁卢的房子卖了,卖的比买入还要低。我很吃惊,这么快就转手,当然无法赢利,况且是滑铁卢那个地方。忙问为什么? 他们开始对滑铁卢的那栋房子大吐苦水,抱怨学生们不爱护房屋,洗手间要他们女儿去打扫,否则一周之内已经无法下脚;炉子上煮着汤,人不是在房间里睡觉过了头,就是接到一个同伴召唤的电话,决定出去吃饭,走时忘了关火。夫妻两人在多伦多这边住,无法总去滑铁卢,而女儿学习任务很重,忙着功课,还要提心吊胆的不要让房子着火;学生们交友频繁,三天两头的有客人来访,很晚也不走人,夜里经常有孩子们出入互道再见的高声,弄得邻里侧目;一个学期下来,有些学生也许在其它出租屋找到更对脾气的室友了,或者需要回国休假,干脆在续约时就退租走人,不再继续住下去,房东自然要为接洽新的学生租客耗费时间。夫妻俩当初在出租给学生们时,倒是想到了这些,统统要求学生们一次性交齐整个学期的钱,所以租金方面没太大损失,但是其它的烦扰就无法避免了。

压倒夫妻两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2012年当地出台的那个立法,要求出租屋业的主人们申请出租执照。并且在执照拿到后,还有诸多限制。

其实,这股限制住家地主出租物业的政策风从滑铁卢开始,已经向安省各个地区吹散,当年5月北湾(NORTH BAY )随即也开始通过此项法案。

很多其它城镇也在认真考虑这项法案,包括汉密尔顿( HAMILTON ) 和凯晨那(KICHENER)。

在此之前,安省的卦福,伦敦,密西沙加和奥沙花早已经开始了小房东需要申领执照的措施。

房东需要申请执照这个法案,各个地区和城市有不同的要求和限制内容。为什么我们以滑铁卢为例? 因为滑铁卢在这项政策的实施和内容上最具有代表性。

首先让房东们头疼的是,滑铁卢地方立法规定,凡是需要申请出租执照的物业,整栋房屋的卧室不可以超过4个。

这条听上去似乎不合理,因为,当地专门用来出租的多单元公寓楼,或新起的Condo大楼,反而没有这个限制。而这4个卧室,地方法案也有规定,视房间大小和其它因素来决定一个卧室最多可以睡多少人。

一旦物业用来出租,甚至分租,理论上,对物业的健康和安全措施的要求标准会提高,并且物业的主人,即房东,要做无犯罪纪录查证。

原来专门要求做的防火检查条例被取消,取而代之的则是更严格的一系列要求。房东必须自己花钱找人鉴定,保证自己的出租物业符合当地要求的6项标准,包括火,电,卫生等。甚至院落之间的隔离网也有要求。

两个都在出租的物业,如果租客超过一定数量,两个房子之间的距离不可以短于150米。举例:一条街上的两栋房屋,都在出租,住在里边的租客,假设分别是一对夫妻,各自带三个小孩,那么他们两栋房屋的距离,必须在150米开外。这就意味着,如果一栋物业的房东将整栋房屋出租给了五口之间,那么,他隔壁的主人,如果他的房子不是在150米开外,他也将自己的物业出租给另外一个五口之家,那么,其中的一家,就很难拿到出租执照。更糟糕的是,如果您买了一个独立屋,想把它出租给一个五口之家,而您隔壁邻居没有出租,是自住,但是家里五口人以上,你们两家的院落距离没有150米,好吧,您的出租执照也很难批下来了。

就是说,假如您买了一个独立屋,而您的房子和邻居的房子之间的距离没有150米以上的距离,那么,您无法申请到出租执照。唯一解决办法就是,您把房子分租给两口之家,或者一个单身。

独立屋和镇屋的出租物业的房东们,大约需要花费800多加币用来申请和交执照的年费。

从这些条条框框的限制措施看,有人认为是当地政府的一个敛财途径,更多的人认为政府的这一粗暴措施,意图限制学生出租屋和大家庭群租屋,这两个团体,都被视为低收入人群。

政府却不这样看。NORTH BAY 市府针对其新出租立法发表的一份声明指出,这些措施旨在保证“那些出租物业不会给周围的居民造成困扰,负面影响小区的居民密度,交通便利,以及民众居住区的稳定性。”

上述说法,遭到一些异议人士的反驳。有人把它比喻成阶级歧视,并将之与50年代安省法院的一项决定来对比。1949年,安省法院的法官禁止土地产权上的注册人是少数民族,并就此解释说:他这样决定的理由是要保证不让那些犹太人,黑人或者有色人种来拥有产权,从而保证居民区的民众是“同一阶层,以便可以友好相处”。

从这个意义上看,滑铁卢,NORTH BAY 以及其他的一些地方,学生和大家庭被当成过去的少数民族那样被对待了。

“安省人权委员会”目前正在调查NORTH  BAY 和滑铁卢的房东出租限制政策是否涉及到了歧视。

分享博文至:
  1. 抱歉,留言栏此时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