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院深深深几许

字体 -

初来加拿大的那几年,总是要去安省北部的很多小镇做上门销售。有些市镇,单程开车也要十几个小时,面对的很多都是零散客户。而这些客户所在,其实就是相隔遥远的农场。这些农场里基本都养着很多大狗,有些狗真是为了看家护院培养的,非常凶狠。

我第一次到农场找客户时,不知深浅,把车开到院子里,尘土飞扬中停下,也没等着房子里的主人出来,就下车直奔农舍门前。刚迈出两步,一群大狗平地冲出,瞬间把我包围,狂吠加呜咽,吓得我立在原地不敢动半下。

去这样的小镇出差,要自己负责食宿,出发前找好汽车旅馆。赶上旅游旺季,旅馆不好定,还特别贵。

公司专门负责预约客户的市场推广人员,为了完成任务,约的客户经常会不靠谱。不是说好的时间段不在现场,就是在约定客户时的电话里含糊其辞,不把公司销售的产品讲清楚。有时候山高水远的到了那里,被客户听明白来意后一顿怒斥。

怕狗咬,路途远,食宿不方便,客户不守约,完全一人面对客户,无人商量和陪伴。多数销售人员宁愿守家待地的在竞争激烈的多伦多地区工作,也不愿意出差。

我正相反,特别愿意出差,越远越好。一路风光无限,开车驰骋时可以让思绪任意飞扬,所到之处都是小地方人的善意笑脸和热情招呼,签单率高,精神压力相对小很多。返程时,后备箱里装满了农场主们送我的自家产的辣椒,西红柿。

小镇人见到“外国人”面孔,多数都很好奇,尤其我还是他们熟知的本国公司派出的亚洲人面孔的销售人员。 我在NORTH BAY 附近的一家最大汽车经销公司的办公室,给总裁讲解我们公司的产品时,那个年轻的,脸蛋红红,从父亲手里接职的总裁居然说:你完全可以用英语交流啊!,你哪里学的啊? 我就笑着回答:必须会啊,我们移民加拿大的华人都要英语考试才可以的啊。

有一次,我和一个中年女客户在她家,签好单后又聊了一会儿,她突然问我:“你有爱人么?” 我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么私人的问题,出自西人之口,似乎有些唐突。她没等我回答,接着说:“ 哎,我现在很苦恼,不知道怎么办。我和男朋友常吵架,从他和我交往,吃住都是在我这里,平时也不花一分钱,都是我在养着他。我真想和他分手,可是又舍不得。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

她说的这个男人,“ take  a  free ride ”,应该就是我们中文“吃软饭 ”的意思。

我吃惊的不是她对我讲的这件事,而是她为什么要对我,这样一个来自800公里外的多伦多移民讲,对她来说,还有比我更陌生的人么?

临走时,回眸身后她家的绿草如茵的庭院,那样的纵深,那样的安静,我突然意识到,她是怕,两个人之间的争执,掏心说出去,换来的却是旁观者的狂欢。她受不了失望后的那份凄凉啊。

还有一次,我到了一个农场,开门的农场主显然忘了他和公司的约定,快中午了,还睡眼惺忪,光着上身,穿着大短裤。他眯着眼,站立不稳的躲着从我身后射到门里的阳光,吃惊的听我说明来意,如梦初醒,羞涩的招呼我进屋,说等一下,他去穿件衣服。

我站在门里,不知如何下脚。眼前一个很新的,硕大的平面水晶电视机,摆在方正的客厅中央。我第一感觉就是这个电视机比装着它的客厅大。男主人出来,看我盯着电视机发呆,说:“我妻子年前生病去世了,我想她,也没人说话,就买了这个电视。”

昨天,811日,我爱的美国喜剧演员,Robin Williams 在洛杉矶自家寓所自尽。看到这条消息,难过的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这样一个优秀的演员,演了那么多出彩的人生导师角色,给众人带来无尽的欢乐,自己却是这样令人流泪的结局。

回忆起工作中接触到的那许多善良和孤独的好人们,我就想,我得写点儿什么,表示我对Robin Williams的理解,也为了纪念一个我在银幕上熟悉的好演员,优秀的人类。

近年来,看Robin Williams 的很多性格扭曲的角色,已经可以感受到他内心其实是非常孤独和寂寞的。看对他的采访节目,时常可以看到,在他刻意迎合众人,搞怪逗乐的间歇,难以掩饰的伤感和落寂。

这些年,通过自己的体会,以及和当地人的接触,在加拿大,无论是国人,还是当地西人,内心深处,都是极度孤独的。有些心底最想说出的话,环顾四周,权衡再三,最终都无法开口。不想让亲痛,不想让仇快,不想让负面情绪影响他人。。你只有把所有的孤寂,埋在自家深深的庭院中。

无从知道Robin Williams最后的那一刻是如何的痛苦和决绝。

也许,他觉着这个冰冷的世界其实很可笑,而且不值得留恋吧?

分享博文至:
  1. 抱歉,留言栏此时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