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政府救济金的租客

字体 -

在我过去的文章里,曾经多次强调过,找租客,其实没那么复杂,只要把住两条:1. 信用分数;2. 工作证明。

信用分数,我强调要在700分上;最近偶然和同事聊,说720分最好。我倒觉着不必。700分,已经足以说明一个人的信用等级,只有不拖欠,不被追缴的人,才会达到这个分数。

当然,信用分数高,也只是能说明这个人愿意按时付款;而工作证明,则是非常重要的辅助资料,说明这个人有能力按时付款。

看信用报告,一定仔细核对姓名和出生年月,我自己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听说过很多次,有租客恶意伪造信用报告,当然还有信用分数。

工作证明,打电话到HR,即租客申请人工作所在的人事部门就行。最好不要过多透露您调查的租客的租金,租期等情况,人都要面子,西人也不例外。您说的多了,让人家工作的单位里人人都知道某人在租房子,而说不定这个租客申请人并不愿意让人知道其在租房子或者怎样。

当然,租客申请人自己提供的工作信,通常都是事先和人事部门打好了招呼,因为要让人家出信件么。然而,仍然不要多说,您只要确信,这个人在这个地方工作,而且不是临时的。

今天主要想特意说说,那些依赖政府救济金生活的租客申请人,是否好租客,房东是否应该优先考虑接受。

先讲一个小故事。我的一位朋友吧,算是,认识好多年了,他在多伦多的一家很大的与石油有关的公司工作,后被派到圣约翰的分部去工作。

他说那边的条件比较艰苦,西人都不愿意去,但是薪水是多伦多这边的翻倍,而且各种补助让人惊喜。比如,住宿补助,公司每月除去薪水,单独拨出近4000多加币给员工,希望他们可以在住宿方面尽量舒服。

我听他的那个意思,这个艰苦,其实是单调的生活导致的精神上的枯燥。他说,他住的地方和和别人合租的,他只占用一个有独立卫生间的卧室而已,月租只有600加币。但是他就不愿意回去,下班了也留在公司打电脑上网,因为,住宿的地方实在不舒服。然而,他很得意的说,他那些西人同事不会过日子,公司给的每月4000加币的住宿费,基本就花在了住宿上,租住的房子都是独立屋,平时自己可以享受下班的时间,老婆孩子过来探亲也可以过的很舒服。而他虽然苦些,但就把那剩余的3400加币作为了额外的收入。

我想说什么?我想说,即使很多租客有一笔固定的资金来源,用来住宿,这比资金来源无论是政府的救济金,还是公司的补助费,租客们可以选择不用这笔钱来交房租。

安省的很多靠救济金生活的租客们,越来越多的发现,他们已经被房东们列在了不放租的黑名单里。

在安省北部的Barrie市,我遇到一位房东,是地道的当地白人。他说,政府对于那些拿着专款专用租金补助的人不交房租根本不加控制,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并且,这些人拖欠房租,却让房东遭殃的事情时有发生。所以,他一定不会考虑靠政府资助的租客申请人。

现在,他只愿意接受那些有工作的租客申请人,即使他们的信用分数低于700分,只要不是蓄意拖欠付款造成的,他都会考虑。

他说,这不是歧视。这是正常的投资理念和手段。再说,玻璃顶到处都是,人们看不到,却每天可以感受到:性别,年龄,种族等,哪里没有歧视呢,只不过是沉默的存在吧。

“人之初,性本善”。到了西方,更多的知道,制度好,人就善。如果制度无法管束人人都有的贪念,那么,就会变成:人之初,性本恶吧。

北边的房东们说,除非是很偏远的小镇投资物业,否则他们真的不要把房子租给那些靠政府补助金度日的人。不是这些人不好,而是政府的政策有问题。

政府在审批补助金时,会把申请人的租金补助那项,直接发给申请人,当然,多数都是这么做的,无论公司还是政府。这就给很多申领救济金的租客有个钻空子的机会:租金救济拿到手,也不交付租金,而是用来其它用途。如果政府真的为租客着想,真的是要帮助需要帮助的人,那么,就应该将这笔租金,直接转到房东的账上,这样,才可以保证受资助的租客不必因为拖欠房租而被房东驱逐,租客有住处,房东有租金保障,这样才不会对领取救济金的租客申请人有潜在的歧视。毕竟,房东也是要交地税和贷款的,不是么?

按照现有制度,即使领取租金救助的人最终将这笔钱用在了别处,而拒绝或者迟交租金,政府是不会要求这些拿救助的人缴纳租金的。而最终买单的,还是房东。所以,千万不要以为,靠政府救济金的租客就是稳定的租客。该查看的,还是要查看。我上边说到的朋友,完全是两回事。他不会不交房租,他的工作和信用都好。然而,靠政府补助的人呢?他们的信用如何?

万变不离其宗,再强调一遍:信用分数,工作证明,是筛选租客的最重要条件。

分享博文至:
  1. 抱歉,留言栏此时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