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xing Day : 我的感恩节

字体 -

12年前的12月26日,我移民登陆加拿大。

出来机场,我把网上预订的旅馆地址展示给出租车司机后,就再无讲话的心情。

当时漫天风雪,满目萧杀。我头倚在窗玻璃上,默默看着白皑皑的雪中划过去的灰败景象,想着未知的前程,心中充满惶恐。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缠着包头的大胡子锡克族人。一路上,看我神情落寂,就和蔼的说:“ 你知道,你选了一个好日子落地加拿大啊。今天,每个加拿大人都很开心,因为,It is Boxing Day today ! ”

我从南半球盛夏中的南非约翰内斯堡,到了北半球寒冬中的加拿大多伦多,飞行19小时,外加途中在湿冷的英国转机等待 7 小时,脑子也如时空和季节,完全错乱了。听他这么说,心里怔了一下:“ 加拿大人这么喜欢拳击比赛?”

每年的“ Boxing Day ” , 商家开始大规模打折促销,人们开始拼命往盒子里装商品的“ 盒子节” 即 “节礼日” ,我都会情不自禁想起那位和蔼的,包着头巾的大胡子出租车司机。当年他的话,托举了一下我沉重的心,让我意识到,在几分钟前,我正式成为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应该是开心的一天啊。

有部获奖电影,叫 “ 为奴12年” ( Twelve Years A Slave ) 。用12年作为片名,皆因12年实在不短,说多了都是泪。

没来加拿大前,就听一位放弃移民身份重返南非的广东餐馆老板说 “ 加拿大找食很难,谋生不易  ”。

面试我的移民官即使面前展示着大量需要我这个专业的当地广告,甚至政府的官方网站也有招聘,依然那么忧心地看着我。这个我永远在心里重谢,眼神充满慈爱和包容的女移民官,最终决定为我放行,由此改变了我的后半生。

后来的日子里,我遇过无数和那位女移民官一样有包容,慈善心的加拿大人。

我心怀愧疚,给等着我利用假期办好移民手续,然后回南非报社上班的编辑写辞职信:“ 这里每家每户的院子都是敞开的,没有上着电网的铁栏杆;我们工作一天后,可以在晚上10点走到外边喝咖啡而不必忧虑被黑人抢劫枪杀;我夜里甚至可以裸睡,而不必穿戴整齐的睡衣以防黑人入室抢劫方便逃跑;这里的人良善,包容,他们就是安徒生童话里的人…无论谋生多么艰辛,前途多么未卜,一切从头再来,我都要过这种人类应该有的日子”

转眼12年,对加拿大的感恩之情没有些许减弱。我每一天都在努力工作和学习。每年的纳税季,以及每次在法庭或为国内代表团做翻译时,想到那位女移民官,我都很宽慰:我在享受着加拿大福利的同时,也是每年都交税的骄傲的纳税人;并且,我的三分之一谋生时间没有脱离翻译本行,12年来,年年如此。

前些年工作过的公司里的一位加拿大白人同事说:“ 每次出外度假回到加拿大,走下飞机,我恨不能跪下亲吻脚下的土地,加拿大是全世界最好的国家。”

感同身受。我也要跪下感恩,尤其在我的移民落地12年纪念日,在这样一个全民共欢乐的 Boxing Day.

如果,万事有因果,人生是轮回,我要感谢我的来世今生,让我这样一个既非天生丽质,亦不聪慧过人,但却喜欢做梦的人,成为加拿大,这个全世界最好国家的公民。

分享博文至:
  1. 抱歉,留言栏此时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