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限制,无数条规:海外买家得罪了谁?

字体 -

两年前,我带国内来的买家客人看一个占地很大的老房,遇到一位故意留在家里的本地白人卖家。怎知是故意留在家里 ?因为我们去看了两次,他都在;同时,他看我们进去,从来没有出去暂时躲避的意思,相反,还非常健谈,仿佛装了一肚子的话,就等着我们上门听。

我客人在房子里各处转悠时,他对我说:你们这些外国人,在我们的国家买房买地,还想着推倒重建赚钱,这些我都没有异议。可是,你们必须要付出代价。我们的土地和你们国家的一套房子比,太便宜,就是白送。你们的房子多小,我们的房子多大?所以,作为经纪,你要做到的不是带他们来看房,而是让他们出钱,出多少钱都不多。要在这么好的,别人的国家买地买房,不出钱怎么行?”  。。。。可以说是非常直白的种族歧视了。

我们当然没有买他破败不堪的房子,而是买了对面内部装修更好,占地更大,背靠景观,更有翻建和居住前景的豪宅,当然,也更贵。这个和我们一派胡言,完全不避讳任何正确的屋主因此耿耿于怀了好久。

说这个经历,是想要论证一件事儿,然而进入正题前,让我说点儿题外话。

房子上市出售前,卖家经纪通常会对自己的卖家客户重点强调很多售房注意事项,诸如保持清洁,不要有烹煮味道,采光不好那就把灯打开,景观好就让窗帘是打开的,门前不能有垃圾,花园里的草要及时除,下雪天必须及时扫雪等,等等。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有客人上门看房,主人最好不要停留在家里。因为,主人在家,直接面对买家,多数不会有好事儿。

很多卖家不解,以为经纪故意卖䦆头,或,有些华人卖家,以己度人,认为经纪怕他们和买家客人有什么暗自交易。呵呵,如果每个人都有这个谈判的能力,我倒是乐意见到经纪这行逐渐消失。

事实上,根据自己的经验,分析市场,琢磨对家心态,帮助客户争取到最佳利益,只是经纪工作的一部分。一流谈判技巧,万不能嘴上说说,广告上写写,做到这点,没有5年以上的地产经纪实战磨练,只靠小聪明是无法达到满意效果的。

比如上边这个卖家,完全靠自己的努力,毁了他自己的一单好生意。

现在进入正题。这个狂妄无知的买家说的话,却让我很久不忘,细思极恐。任何国家,政府,具体而微,都是人组成。虽有规则遵守,但却带着个人的色彩。

很多时候,我们依赖着某些人,却嫌弃着这些人。儿女和父母,政府和外来移民,都是一个道理。

一个缺少儿女的家庭,父母为了人丁兴旺,领养了很多质量优秀的孩子。父母给这些孩子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孩子们反过来努力工作,积极学习,也给父母和所在家庭创造不可或缺的利益。

一旦这些领养的孩子给原家庭的孩子造成某些方面的威胁,导致分配不均,父母亲无论如何心知肚明,也必然要站出来,为自己的亲生孩子发声,保护他们的基本利益。

维护自己的家长地位也好,争取家庭成员的支持也好,总之,这个时候,那些贡献大的外来孩子,就成了替罪羊。

所以,当本国普通民众的利益受到威胁,百姓虽然在以自己从来不敢奢求的好价格卖出自己的物业,却突然发现,想再买入,也要出高价时,开始对海外人士的豪气惧怕。而那些自始自终就买不起房子的人,则更是怨声载道。政府此刻,无论处于何种理由和利益,都要介入。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会让外族人占主流。一旦有了这种趋势,政府势必会干预。

从去年的4月底新政,咳咳,现在每次说房市,似乎都必须要向20174月新政致敬一下,恐怕我自己这个地产专栏文章持续写下去,会活生生演绎成白头宫女在,闲坐话玄宗

继续说。新政到B20,及至最近坊间尘嚣日上的加收翻建税,新规一条接一条,条条剑指海外买家。而最近以CIBC为首的大银行,开始限制海外买家,留学生和新移民贷款。根据业界贷款专家们的各种分析,联邦政府在地产大潮中,也想做个冲浪人。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我认为,这是一场不带硝烟的针对外国人的战争,在政治正确方针下不得不掩盖的歧视。毕竟,各种新规直接打击到的买家人群,外族裔居多。

你不能不承认,一个痛恨外国人的领导人上台,无法不做出排挤外国人的相关政策,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驱逐穆斯林。也不能忽视,民众对外国人的敌视,对自雇人士及留学生的仇富心理,会折射到政府,且会令政府出台冠冕堂皇的政策,作出更有权威性的打击行动。

潜在的歧视心理作祟之外,还有见钱眼开,势必捞一把的意图。

加拿大的各项经济指标的提升,离不开房地产;房市的任何波动,都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各级政府,犹如一个单位的上下各个部门。一个事情火起来,每个部门都开始眼红,打压之余,想的是可以分一杯羹到自己勺子里。

对新移民,海外人士,留学生,自雇等没有固定工资收入的人群,一直以来的贷款政策是:只要付清35%的首付,就可以拿到贷款,无异于买房天堂。我接触的海外买家里,很少有人会为这个首付发愁。如果不是生意需要,贷款利息有这么低,全款付清也不事儿。

疯狂的买入让当地人警醒,他们意识到,北京上海的一套房,买这边一个百万豪宅也许只是一滴水。于是,就有了上边那个自以为是,公然歧视海外买家的物业拥有者。

新政出来后,各路专业人士从不同角度拿出证据,说海外买家的买房数量不过占据整体10%还不到。事实并非如此。那些有加拿大身份的很多人,资金来源仍然依赖海外收入,所以,海外买家,以及有海外人士支持赞助的买家们,就成了当地人,尤其是那些买不起房子的人的眼中钉。

安省的房市如此火,省府的土地转让税收到手软,而联邦政府一直以来并没什么捞头。于是,出来这个B20,固定工资收入被动报税,无固定工资人士则主动多交税。只有多交税,收入才会符合贷款标准。联邦政府由此曲线分红。

说回开篇的那个话题。反向分析,一个大家庭的家长们,不会因为偏袒自己的孩子,一味打击给家庭收入带来巨大贡献的领养孩子们。

家庭收入和繁荣受到持久的影响,这个是每个家长都不愿见到的。

同理,政府不会让房市持续颓靡下去,毕竟,这对谁都没有好处。

一旦国家的整体经济由于打压房市而受到负面威胁,来自各界的反对呼声会越来越高,执政党的地位势必受到撼动。于是,当权者必须,也必然做出调整。


分享博文至:
  1. 抱歉,留言栏此时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