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未分类 的存档信息

给草地理发,让花草重生

接着上篇,讲家居修饰。 首先是房子的外观。谁都知道,什么场合穿什么服装,见移民官的时候,只有衣冠整齐,才会留下第一好印象。 那么,您家的院子,围墙,围栏等整体外观,是您能够给不仅仅是买家,同时还有您的邻居,朋友等留下的关于您家的第一个印象。 首先,您要将随意放在院子里的垃圾桶,废弃的纸盒箱,剩余的建筑材料,油漆等从人们可以看到的视线范围内清理干净。 … (阅读全文)

评论关闭

家居美化,不用那么劳心。

带客户看房,总是可以看到各种类型的房子,从这些房子的家居布置及洁净程度,你甚至可以看到房子背后的卖家。 有些待售的房子,虽然比较新,但由于主人懒得收拾,院子里的草木杂乱,屋里有很多卫生死角,窗帘似乎为了遮掩什么似的垂挂着,整个屋子看上去灰暗,破败,死气。这样的房子,背后的卖家,给人的感觉就好比一个疲惫不堪的老人,或者,一个对生活已经失去信心及兴趣的… (阅读全文)

评论关闭

浓妆淡抹总相宜

我有一位大学同学,一个非常浪漫的双鱼座女生。她是我的同宿舍室友。 大学时,生活的全部内容似乎就是学习和恋爱,这两样都让我们痛并快乐着。 我的这位好同学如此爱幻想和极度花痴,我总觉着她的爱人一定是一位高大帅气,充满才情的诗人。 让我大跌眼镜的是,她后来嫁给了一位并不英俊,稍微有些秃顶,但是的确才情横溢的妇产科医生。同学聚会时,我这好同学的充满快乐满足的… (阅读全文)

评论关闭

卖家的悲哀,永远在重复

今年迟来的春季,让饱经严冬折磨的房市在春寒料峭中小小抖擞了一把。 幸福的家庭总是一致的,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房市也是如此。 在多个地区抢单抢得狼烟四起之际,多伦多有许多个角落,卖家只能眼看着自己的房子被人挑三拣四,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最后不断降价以求退路。 卖家的悲哀,在于业主认识不到自己物业的弱点以及对市场缺乏清醒的认识。有些卖家顽固坚持自己的… (阅读全文)

评论关闭

买家很生气 后果很严重

几年前,我当时住的那个房子里的一个洗手间的水龙头滴答水。朋友介绍来的师傅很好,帮我修好了。在修理过程中,师傅和我闲聊,说我这个问题实在是小儿科,换个水龙头垫片就没问题了。他说他前两周帮一家人修理水管,那真是无法完成之任务。 我好奇,问为什么。师傅说,那家的地下水道漏水,必须把地基挖开,把地下断裂的排水管接好,才可以彻底根治。导致这个地下水管断裂漏水… (阅读全文)

评论关闭

频繁换房,有税务隐患。

刚过去的这个周六,我的印度女友约我出来一起喝咖啡,说是家里出了一件大事。 听她讲了这个让我震惊的,身边人的事情,我觉着我应该写篇东西,使有相同经历的人们得到警示,并引起警觉。 她的叔叔,是一个非常辛苦劳作的第一代移民。20多年前来到加拿大后就一直身兼数职,甚至从事薪水高,但安全堪忧的苦力工作,就为了一家老小的生活可以早日安定下来。 后来,就是多数移民身… (阅读全文)

评论关闭

租金覆盖开销,自可任意逍遥。

目前的大多伦多房屋市场,想找到一个租金可以全面覆盖开销,但是房屋重售升值又极其乐观的房子,不是那么容易。 为什么这么讲? 俗话说,甘蔗没有两头甜。出租屋投资也是如此。先说租金收益。租金自然越多越好,最基本要求应该是每个月的租金收入可以覆盖房主每个月的贷款和地税总合,如果可以富余也可以作为两个租客交接时间所产生的租金空置的补充。如果仅仅做到这点,… (阅读全文)

评论关闭

安省租客可以合法预付整年租金

根据安省“居民租赁法案”的规定,房东在和租客签订了一年的租约后,只可以收取首月和最后一月的租金,不可以收取房屋损坏赔偿金等任何形式的押金,如果提前预收其它月份的租金,则租约失效。只有一样除外:那就是钥匙抵押金。通常独立房收取100到250不等,但CONDO则收取的稍高,250到350不等。因为CONDO的遥控器及进门感应钥匙一旦丢失,换新的要80多。 房东可以提出(request… (阅读全文)

面试租客,巧妙提问。

房东们在找租客时,必须过的一道手续就是面试租客。这是在经过了一系列筛选后的必然程序,房东要面对租客,提问一些问题。 即使您通过地产经纪找租客,省了很多心思。但是最后还是要和租客见面,交钥匙,拿支票。 所以,我的建议是:无论是您自己通过网上找到的租客,还是地产经纪为您找的租客,作为房东,最好在租客没有搬入新家前和租客见一面,随便聊聊,以便可以最后定夺… (阅读全文)

曲高和寡: COTTAGE

夏天来了,度假季节也到了。从初夏,到深秋,每个周末,加拿大从城里到乡村的路上就塞满了到度假别墅去度过一个美好周末的车辆。天气预报在报道当地的天气情况之后,也会报道一下乡村别墅度假地(COTTAGE  COUNTRY)的天气情况,以便那些牵挂着度假屋的人们了解。 很多加拿大人以拥有一个度假别墅为荣。谁家在度假别墅村拥有一个度假别墅,就是COTTAGE,那可是一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