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白驹过隙。

那时,他坐在我面前感叹时间的流逝。他喝着普洱茶说,时间飞速,如白驹什么?他一下子就卡在了那里。 我说,如白驹过隙。 呵呵,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他频频点头。 他当时在商界小有名气,当然他还希望能更有名气。穿梭在各大城市,习惯于名利场的他在家里设佛堂,挂唐卡。记得他搬家那天,清冷而安静。在蒙蒙细雨中,他递给我一个用红色丝绒包裹着的物品,让我捧上楼。他只… (阅读全文)

给我一个时光机。

我是秋天去到这个城市的。在生日的第二天,我突然就这么觉得,不管是恨一个人还是爱一个人,都把他送去布法罗。在那里,有一种比梦更加遥远的延伸,也有一种被称为幻觉的东西。在那里,有人得到一张去看默片的票子。而有人,得到一个时光机。 (阅读全文)

冬天你快来。

好像还没有哪次像今年这般期盼着冬天的到来。入秋,人们开始相互袒露着衣物上积累的各种气味而不是心声,那些在壁橱中在抽屉里在各种防蛀丸子间压抑了好几季的味道,随着秋风瑟瑟随着摩肩擦踵无法掩饰地袭来。每年的这个时候,看一场铺天盖地的运动,看万物一层一层褪去彩妆。然后在各自的归途中,我们也许会四目相对,也许还会轻易地走进彼此眼里的空洞,只是难以抵达彼此的… (阅读全文)

请不要在2012死掉。

亲爱的A: 你的船想必已经驶过了直布罗陀海峡。我还是不能确定你去向何方,这个直布罗陀海峡也只是我的一个想象,想象你乘风破浪,勇往前行的样子,脚下踏着的波光粼粼,是你偶尔说起梦想时,眼里闪烁着的光芒。呵呵,人有梦想总是好的,执着于梦想的样子也都是迷人的。想起年少时的我,总觉得有大把大把的时光,梦想信手拈来把玩在掌中,然后随手一丢,抛在脑后或是扔在未来… (阅读全文)

雨声。

憋了有很长一段时日的雨,终于下了下来,而且来得还有些声势。上午,我静坐在昏暗的屋子里做作业听雨声,其实根本就是风声,只是我长期养成的听到风便是雨的这种错觉,改都改不掉。走到窗前,看见松树上的松果啪啦啪啦地掉,一坨一坨掉在草地上好像某种动物的便便。母亲在电话那头说:“唉哟,烦死了,一直在下雨,整月整月地下。”原先听她说起雨水密集,我还觉得晴天真像是让… (阅读全文)

那天是什么天。

那天是个大雾天。下午的时候雾都没散,仿佛还有愈加浓重的趋势。 在一些不确定的天气里,你有着某种确定的情绪,喜欢执着于某件事。比如翻来一首歌反反复复不停地听,直到头脑发胀快要吐。又或者,买来蒜香青豆,一小包一小包撕开来吃,直到腹胀肚圆快要吐……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想折磨自己的神经到头来却是报应在自己的身体上,以后想起来都不会觉得好笑,更谈不上什么吸取教训。… (阅读全文)

曾经。

三毛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 我路过他,他曾是棵树。 - 那年十月的海岛,还是很热。鸟儿留给我一泡便便,海浪卷走我的墨镜。。。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让彼此都陷入困境,也是一种罪过。阿弥陀佛。 - 这座城市有太多的记忆。我高中一位老师返城后就曾住在这繁华地带的一个… (阅读全文)

郁金香。

听到或看到这个名字便会觉得是种美好的花,虽然她们本身并没有什么香味。 最早对她的印象还是阿兰德龙带来的,那时觉得这该是种多么魅惑而妖冶的花啊,颜色黑过佐罗的面具,神秘如那个字母”Z”,最适合替代玫瑰让火辣的西班牙女郎叼在嘴里。其实这些都只归于我的想象,我甚至都没有看过《黑郁金香》这部电影,也没有真正见过她们。后来我越来越年长,她们也越来越常见,才知道… (阅读全文)

一些树。

若能像冬日的树那般纯粹就好了。至少孤寂。 前些日子刚开始有些温煦的风吹来,今日却停顿了。那些阳光明媚的日子,走出去看看一些树在地上织的网的时候,想起儿时和妹妹一起,屋内是黑的,门外走廊上的光透过防盗门在地上投射出格子状的影子,我们在上面跳房子玩。 时光当真网不住。可我轻轻一跳,冬天也没能就这么被我跳过去。 这样的灰白,像极了哪日呢,是我们在30层的高度… (阅读全文)

马戏团里没有大熊猫。

夏季和我隔了一个绵长的季节。我在这边昏昏欲睡,王菲在那边唱着:“……像第一次问你爱不爱,你说唉,唉。” 你从老远老远的地方跑来纠正我:“姐姐,姐姐,错了。是爱,是爱哟。” 噢,这样的啊。 我伸出手来,却没有一双长得过时间的手臂去够着你。 唉,爱。 你在回忆的长河里。下巴上沉淀出来的是柔软缜密的心思,还是细小尖锐的锥子。 刺向现实,这个总是够不着的伤口。 我们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