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纯粹。

650 浏览
字体 -

我把头靠在玻璃窗上抽烟,烟从摇下的一丝窗缝中逃逸出去。

“你也来一支吗?”我问。

司机尴尬地拒绝了我的好意,他说:”吸烟有害健康。”哈!真是一个替别人着想的好人啊!他穿着出租车司机的制服,带着白色的手套,眼睛盯着前方,开车认真而仔细。

我瞅着那块”请勿吸烟”的牌子,突然觉得很好笑。我转向他,肆意地朝他喷了口烟,烟雾弥漫在狭小的空间。他转过头来微怒地看了我一眼,仿佛有点忍无可忍。

“你为什么不阻止我?”我打破了沉默。

“我是五星级司机。先生,你好象是喝醉了。”

“哦?五星级司机?五星级司机就是这种服务吗?这叫什么来着?叫忍辱偷生吧……不,叫忍气吞声……呵呵,不不,应该叫做软弱……哈哈……哈哈……”

“瞧,你喝成这样,让我送你回家吧。”他说。

“不必了,停车!停车!我要下车!”

“你还是告诉我你家住在哪儿?都醉成这样了。”他仍然坚持。

“你还以为真的?得了,前面靠边停吧,我要下车。”

“你真没事吧?”这人还烦得没完没了。不过车还是靠边停了下来。

“别担心,我要是给你的钱没错的话,就没事!”

我关上车门,然后趴在车窗上示意把窗户摇下来。”–哦,忘了告诉你,在这么现实的社会里,我是个五星级的人。比你惨!”笑声在如此静谧的夜令人毛骨悚然地渐行渐远。

这回,还真的没醉。

……

天空开始飘起了小雨,老天爷常常给人意想不到的东西。比如我常常被路边的一个小坑跌得头破血流,或是不小心踩到一堆狗屎。

前面围着一群人,吵吵嚷嚷的。

我艰难地钻进人群中,看见很多人在安慰一个哭得死去活来的女人。

“怎么回事呀?”我问。

“小孩掉进没盖的阴井里了,真可怜。”有人摇头,有人无奈,有人哭泣。

“那去救人呀!你们还愣着干吗?!快下去找呀!”我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你们还是不是人呀!见死不救!”可我被死死地拽住,但我还是一个劲地往那黑洞里冲,”一群没有良知的人!”我嘴里不停地恶狠狠地骂着。

“我们理解你的心情。可你这样也无济于事。”有人这样说,像是在安慰我,又像是在责备我。

“哪怕是有一点希望都要去试!谁拦我我和谁急!”我不顾一切地往前冲。

我仿佛看见那本应属于我的一切在飘逝,我曾经连抓住它的勇气都没有。

一个懦夫!

“他是孩子的什么人呀?”

“是爸爸?是亲戚?”

“纯粹一个喝醉酒闹事的!真没良知,这种情况下还来闹事!”

“可能受过这个方面的刺激吧?”

“也许是个疯子。”

“不!是个说真话的人!”我大声疾呼。

……

当我迷迷糊糊醒来,头痛得厉害。是谁这么好心将我送回家的?我慢慢睁开眼睛,就望见天花板上那盏漂亮而又陌生的灯,垂掉下来的那些花里胡哨的装饰物,迎着风仿佛在奏着一首乐曲。

我真害怕它会掉下来,如果乐曲到达高潮的时候。

“付钱吧。”旁边有人说话,吓我一跳。

“什么?–哦,是按次数还是按时间?”

“按事先说好的。你不会赖帐吧?”

“你们这类人就这么爱钱。”

“你们这类人不爱吗?”她白了我一眼。

“陪我说说话,我付你双倍的。”

“当真?你可别骗我。”那双毫不遮掩的说到钱就烁烁发光的眼睛,还真让人感动。

“那我先给你说个笑话吧。”我说,”在海滩上,有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走进一间酒吧,她对老板说:‘请来一杯威仕忌。’老板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这个女人自持傲人的身材得意地说:‘看什么看,没看过吗?’你猜这个老板说什么?”

“嗤!他说:‘我只是惊讶你把付帐的钱放哪儿了。’”她显得有些不屑一顾,然后得意地说:”这个笑话我早就知道了。”

“哦,我以为你没听过呢。–那你认为我的钱放在哪里了呢?”我暗自偷乐地说。

“你干嘛?想赖帐呀?”她急得一骨碌爬了起来。

“钱是万恶之源,钱与性,在两者之间,很多人和那个老板一样选择前者。比如说你们。”我叹了口气。

“也有很多人选择后者,比如说你们。”她冷冷地瞥了我一眼,然后开始在凌乱的床上找她的衣服。

“那两者都俱备,是不是该叫做幸福?”我们似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

我开始坐在窗台上抽烟,这个城市在夜晚分外妖娆。我拼命地抽,直到被熏出了眼泪。

“别舍不得,你这样子让我觉得象是抢了你钱似的。”她对着镜子描绘着她的那张脸,完了,掏出皮夹子来拿出一些钱放在桌上说:”就打个八折吧,一是这个宾馆的条件不错,二是你说的笑话够冷场。”

“难道就只有这些吗?”我有些乞求,我竟然有点舍不得她走。

她穿上高跟鞋,准备出门。”哦,还有,我要告诉你的就是我们除了爱钱,还爱给钱的人,哪怕装也要装出来。”

这个坐在24层楼窗台上的的男人顿时哭得更加的伤心,”你不知道,我曾经只爱爱情,而忽视了给爱的人。”

“傻吧!那你就不会拥有爱!”她甩门而出。我明白在这个城市里遇到她的概率就等于飞机失事,从空中往下坠的概率。不出几分钟她便会把我抛在九霄云外,即便是下次再见着,她也不一定会说:”先生,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一个简单的道理。

……

我从小就很怕高,可我否认有恐高症。不信,你看,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坐在阳台的栏杆上,悠闲地哼着歌,头仰望着天,身子一点点往后,往后。

这么高的楼,扔一个杯子下去还不能瞬间听到破碎的声音。能让你扔杯子吗?

不能。

那自己能把自己扔出去吗?

笑话!

……

“你怎么了?”妻轻轻地摇着我,温柔地问道。

我一抹满脸的泪,”哦,我梦见自己–飞了起来。”

“可你哭得很伤心,很痛苦。”妻有些担心。

“我看见一个小孩掉阴井里了,没人去救,怪可怜的。”

“没想到你内心还是善良的。”妻轻轻地吻了一下我的脸颊,”昨天我们家附近的小路上一个小孩不小心掉进了阴井里,我当时觉得真可怜,你还一脸的不以为然样,没想到……”

“几点了?–我起来帮你做早餐。”我瞄了一眼台子上的闹钟。

“还早呢!”女人懒懒地转了个身。

“早就早点吧。”我一骨碌爬了起来。是早了点,天刚微微泛亮。

“鸡蛋煎得比昨天生一点,今天我喝牛奶,不要果汁……”这个女人嘟噜嘟噜着又迷迷糊糊地睡去。

一个男人穿着个裤衩开始在厨房里捣鼓起来。

当香味热腾的时候,我站在窗前,开始细想着自己,象是在填一份简历。

姓名:周全。

性别:男。

年龄:31岁。

婚否:已婚。

恋爱:四次。

  • 第一次, 高中,暗恋比自己高一年级的师姐。
  • 第二次, 大学,毕业后分道扬镳。
  • 第三次, 工作两年,由于对方家长坚决反对而退缩。
  • 第四次, 工作四年,爱上一场自认为没有结果的爱情。

没有第五次。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很多人都一致认为,我对此没有什么异议,因为已经麻木。

天彻底亮了起来,一切又开始沸腾。

生活是什么?生活就是这样,哪怕在一个地方失意了,也会有在另一个地方得志的机会。

“宝贝,起来,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我伏在妻的耳边柔声地说。

分享博文至:

13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0年1月13日 17:51

    赶紧占沙发!

  2. 评论 | 2010年1月13日 17:55

    图片如梦如幻啊!正是我午夜梦回时相见两不厌的景象···

    是小说,慢慢看来···

  3. 评论 | 2010年1月13日 18:33

    仙子飞来~~~ 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好像一首歌中如是唱道~~

  4. 评论 | 2010年1月13日 18:53

    梦醒了,一天又开始了,”宝贝,起来,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多好啊,这就是生活,还要求什么呢?

  5. 评论 | 2010年1月13日 20:37

    小说和图片有点意思。

    有点层次了。

    小巫是做什么工作的,能把图文做得这么好。

  6. 评论 | 2010年1月13日 21:12

    写的不错,和照片配合的很好。

  7. 评论 | 2010年1月13日 21:19

    霍霍,谢谢大家每次都不吝啬地夸我~~我要骄傲 :p 呵呵,闭眼睁眼一天就过去了…不管好与坏都是生活. 阿妍,我原先客服,到这里学英文家里蹲…最近开始在咖啡馆打工啦~~ 外星人你每次都毫不吝啬哈~~还有,终于知道你就是公社里的WXR啦~~

  8. 评论 | 2010年1月13日 23:28

    图片很美也很别致啊!小说也很棒!支持!

  9. 评论 | 2010年1月14日 00:22

    写的真好,赞一个! 在咖啡馆工作?羡慕啊。。。

  10. 评论 | 2010年1月15日 23:08

    谢谢枫林和寒荷的支持~~ 在咖啡店打零工哈~~ :)

  11. 评论 | 2010年1月17日 00:45

    小巫妹妹,周末愉快!

  12. 评论 | 2010年1月21日 12:53

    年轻就是财富。

    我看好你哟。

  13. 评论 | 2010年1月21日 13:58

    抽烟对身体真的不好 戒了吧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