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六月的雨。

634 浏览
字体 -

又是一年六月到。

 图:DREVA

  六月多雨。南方洪涝成灾,我心里思念泛滥。   无聊的时候,我常背着空空的大包晃悠在湿漉漉的大街上,或坐在人民广场的喷水池边,看熙熙熙攘攘的人。   常常有类似林小晨这样的女孩走过,短短的头发,瘦高的个儿,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或和我擦肩,或一晃而过,我微笑地望着那一个个的陌生而熟悉的背影。我知道,我又想她了。   雨水滴滴嗒嗒,如同生命的节拍,演奏了300多天。   一年前林小晨去了法国。                     让开!让开!背后有人大叫着。我一惊,本能地往边上一躲。身后一个人“嗖”的一声冲了过去,哐当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我定眼一看,是个女孩,穿着溜冰鞋。   我惊叫一声,晨晨!   女孩不好意思的眼神好像在告诉我,你认错人了。她一骨碌爬了起来。   你没事吧。我问。   没事!女孩拍了拍了屁股,又继续往前溜,只是颤悠悠的。   那时候林小晨也是这么大叫着让开让开地从我身后冲过来,然后哐当一声跌倒在我面前,仿佛一个从天上摔下来的天使。当她咧着嘴说,不疼不疼的时候,露出小小的虎牙。   我知道是疼的,手臂和膝盖都擦出了血。   刹不住车了,技术还是没到家。她笑着说。   那你还敢到大街上溜。   省力呗。不要走路,还挺快。   我把她扶起来。递了纸巾给她。她说谢谢。   我叫林小晨,你可以叫我晨晨。你呢?   萧萧。                     萧萧和晨晨,仿佛童话里的皮皮鲁和鲁西西,我们有一个大大的柜子,我们发现柜子里神秘而诱人的世界。只是,这一切都该瞒着大人们。   我们天真而纯洁,我们瞒着整个世界。   晨晨……我总是柔声地唤着她。萧萧!她总是大声叫我。而且哎呀前哎呀后的,嗲而任性。                     迪卡侬里,溜冰鞋柜台正在搞促销活动,又一年的暑假快来了。扎马尾辫的女孩正忙前忙后地为购买者演示各种溜冰鞋的不同性能。忙碌得鼻尖渗出点点汗。   嘿,晨晨。我忍住没有上去这么叫她。因为我知道她不是。晨晨是清爽的短发,头发细软。那时候当我在后面叫她的时候,她转过身来,吓了一跳,哎呀!是你呀!音调清亮而悦耳。   我在远处看你很久了。我说,很多人来买溜冰鞋吗,看你忙的。   是呀,暑假来了,好多学生呢。   空闲的时候,晨晨拉我去门口自行车展台看那个大屏幕。我们耐心地等有她露脸的那短短的一会会。她说是她上次参加这个品牌的自行车搞的活动拍的宣传片,他们一大帮人骑车去苏州。   这个叫累呀。她说,一天之间骑过去,骑回来。回来后我趴了两天。   哈哈。我们开心地笑着,舔着甜甜的绿色心情。在那循环播放的宣传片里一遍一遍等待那短短的20秒。   片中的晨晨一身运动装扮,个子高挑。   蹬着山地自行车,青春而阳光。                     雨是什么时候停的,是在我开始写信给晨晨的时候吗?好久都没提笔写信了,所以我写的很慢很慢。   我说,晨晨,雨水开始少的时候,阳光就开始肆虐起来。你常叮嘱我,萧萧,出门前一定要擦防晒霜,千万记得。当你一边埋怨一边心疼地把冰块敷在我被晒伤的皮肤上时,我看见你鼻尖渗出的点点汗珠。如今我拉上厚厚的窗帘,窝在家里不常出去,在一阵阵雷声过后,在暴雨来临之前,我拉开窗帘,看见一只蜻蜓颤悠悠地贴在玻璃上。我伸手去摸她,眼泪却掉了下来。   晨晨,我们都知道这是为什么。   其实这个世界很多事都在变,可又有很多事没变。超级女声结束后又来了快乐男声,整个社会都在用拇指选着自己的偶像。还记得那年我们为李宇春投票的时候吗,我们每个礼拜都等着那么一天,窝在房间,吃着零食,看着比赛。如今李宇春依旧很红,而今年出了个陈楚生,他让我听到了今年夏天最令我感动的声音。   关于这些,不知道晨晨你知道不。   因为你有半年没给我打电话了,我知道你一定有你的理由。你的号码在我脑海里浮现了无数次,可我从来不曾拨过。   那家酒吧依旧是在昏暗的角落里独自美丽着。YY和KK终于决定在一起了,他们十指相扣在我们面前说起过往的点点滴滴,泪花幸福的闪在他们眼角,叫人羡慕不已。他们问起你,我说你去法国读书了。   那你怎么不追到法国去呀。他们嬉笑地嘲我。   于是我悄悄退场,跑在露台上看天上的月亮。晨晨,现在你是在吃晚饭吧。   YY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站在我身边。我们沉默了许久。   直到有微凉的风吹过,他说,萧萧,一切都会好的。   恩,YY我要象你一样坚强。我微笑。   ……   我真的写得很慢,写到雨水渐渐少去,写到落叶一片片掉下来,终于我觉得我写完了。在信的最后,我说,晨晨,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我站在阳台上,仰着头,在初秋懒洋洋的阳光里,晨晨坐在栏杆上,晃着双腿,迎着风,用手比划着飞翔的样子,那一年,我们20岁。   21岁,我们手牵手漫步在沙滩上。   22岁,我们在丽江的酒吧里。   23岁,我们窝在被子里看《蝴蝶》。   24岁,我们相隔万里。她在电话那头说想我。她说,远嫁巴黎是种错误,萧萧,你要等着我回来。   25岁,她在电话那头说,萧萧,生日快乐。   我说,生日快乐,晨晨,我想你。   好久好久我们都没出声。当我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我听见晨晨说,萧萧……我要做妈妈了。                     信终究没有寄出去,她安静地躺在那里,从此尘封了起来。   秋天来了,而我的心从某个六月开始就已经渐渐荒芜。   只是我的耳边常常会记起晨晨在挂电话前说的那句话。她说,萧萧,找个好男人嫁了吧。

                                                                                                           —————2007

如今,Dreva同学在六月画下的让我又回到了三年前。

亲爱的六月,你好吗。                  

分享博文至:

11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0年6月11日 10:47

    喜欢你们的画,年轻真好。

    年轻,即使是哀伤,也是美的。十年之后,回首往事,回忆也一样美丽。那时的心境,却已波澜不惊。

  2. 评论 | 2010年6月11日 11:16

    萧萧,这是我的晨晨:http://blog.51.ca/u-64838/2008/04/26/在每个季节无可遏制地想你/

    另外,送一首歌给你,希望你喜欢,我非常非常喜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IaJCEyhXl4

    带走伤感 带不走哭得转红了的灯 记忆随身 延续欠你的戏份 带走开心 却带不走拖手时的体温 微暖质感 留在脸上还未泯 给一分钟我静静回味 将一生一世翻天覆地 明日已被今天处死 泪存在原为反映天理 这一分钟我站在何地 怎麼竟跟你活在一起 原是镜中花留在镜中死 原谅我不记得忘记 带走身影 带不走装饰你瞳孔的 放手无声 沉默也等于约定 带走身颈 却带不走分手时的风景 云过天青 忘掉我们曾尽兴 当这一双脚慢慢离地 牵不走一瞬羡慕妒忍 谁又记得起谁被我欢喜 延续到下一世的你 谁又带得走一块纪念碑

    心中挂着什麼行李

  3. 评论 | 2010年6月11日 11:41

    这两幅画有一种特别的格调,温馨朦胧,在你的悠悠的述说下似乎还有一种伤感,很有回味。

  4. 评论 | 2010年6月11日 12:42

    很有味道的两幅画,还有你的文!

  5. 评论 | 2010年6月11日 13:12

    “晨晨,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小巫的文章总让我很感动。 记得初中时,很喜欢一句话:你走,我不送你;你来,大风大雨我也要去接你。友谊是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之一,值得我们一生去珍惜。

  6. 评论 | 2010年6月11日 13:22

    版画那张不错,是真版画?

  7. 评论 | 2010年6月11日 13:41

    更喜欢第二幅画。

  8. 评论 | 2010年6月11日 17:45

    今日阳光不多不少,正好。

    我去了两次TimHottom。一杯茶。一杯咖啡。我问自己,那个女孩,在哪扇玻璃之后?

    毕业的学生和他们的家人,开始聚在一起,聚在沿街敞开的校园,为他们的盛典:鲜花、学士服、灿烂的笑容···这一切,洋溢在六月的阳光下。

    而千万里之外,另一场盛典,正在发生···地球的每一个角落,男女老少、白黄黑棕,目光追逐同一个,小小的圆球;分享着,同一杯,欢乐···

    更长的时空里,也许毕生永不交叉的人们,因着一些话、一些画、一些事,一些某处散落的类似的话和画和事,奇迹般地,他们相遇了,奇迹般地,他们连结了···

    我想,指引他们的,是心灵的回音···

  9. 评论 | 2010年6月11日 22:44

    画和文字一样,有一种含蓄的朦胧之美。

  10. 评论 | 2010年6月12日 00:24

    小巫,去垃圾箱把我的留言翻出来,被你屏蔽了:(,也许是因为里面有两个连接把。

  11. 评论 | 2010年6月12日 22:15

    wow,怎么会被屏蔽掉~~嗯,喜欢小夕送的歌,词很棒,感情细腻。。你与GRACE的情谊让我感动,你是个重情重义的丫头,是健康的,充满活力的~~~而我,并不完全是这文中的萧萧。只是这个有些虚构有些真实的故事,表达着我内心一些真实的情感。那一年落寞,孤寂,伤感的我还以为我会写成小说的。 紫雨,年轻是真的很好,因为他一去不复返。 就叫你牛吧,莽字好难打噢,每次都忘记加“g”,打成man 了。。我很喜欢DREVA的画。安静动人。 江南,我在想是什么味道呢,嘻嘻。 神仙姐姐,嗯,总有一些友情值得我们一生珍惜。 zhangblue,应该是版画吧,不过是刻在linoleum(油地毡)上印出来的,印了好几套颜色。 千万里,我会告诉他你的喜欢 :p WAWW, 有时我会想,你是谁呢。呵呵,也许不重要,人与人之间一些相通的微妙感觉,会在任何情况下发生。 枫林,我越来越觉得情感与美的表达可以如此的相似,虽然是来自不同国家的人,用着不同的方式。

    谢谢你们 :)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