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夏,盛开。

575 浏览
字体 -

又一年的夏天盛开了。可那一年的夏盛,夏小开,你们现在又在哪里。

【夏盛。】

这个夏天什么都没有,如果有什么,那都是你给的。夏小开。

早上,用洗面奶仔细地洗脸,觉得不行,又洗了一遍。皮肤紧绷得就像要包裹我脑袋里的所有。我擦上薄薄的面霜,淡香悠然。 这个味道让我想起了冬天,什么时候的冬天,已不记得了。只是有淅沥的小雨,有灰暗的天空。湿漉漉的斑马线,晃动着的霓虹,我蜷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裹在黑色的大衣里,就闻到了香。

这个夏天什么都没有,可她依旧盛开。我走过一大片草地,三叶草开出白色的小花。第二季的蒲公英也开了花,黄色的,花期很短,凋零后就飘起满天的希望。 我每天穿过这一大片草地去上课。我穿凉鞋,草湿漉漉的,凉凉的,有些扎人,感觉微疼。 那草地上的秋千,我想坐上去已经很久了,可每次路过我都没了勇气。我看到少年神采奕奕地在这个夏天飞了起来,来来回回。不属于我的,我驻足观看,少年走了,剩下秋千慢慢地晃着,然后我走上去扶住了她。 而我走了,她就留在了我身后。夏盛,我对自己说,少年已经老去。

脑袋常常空白一片。 我开始觉得眼前渐渐模糊,眼睛有些疼痛。闭上眼睛,眼泪就流了下来,越来越多。眼前一片黑暗,我终于看不见了,夏小开。 耳朵开始嗡嗡作响,然后又渐渐地安静,安静得只能听到我的心跳。等我连心跳都听不见的时候,我会对你宣布,夏小开,我看不见,也听不到了。你将如何。 你说你会牵着我的手,一直都不放。 好了,傻瓜夏小开,骗你的啦。我只是在洗澡而已。 洗发水进了眼睛,很疼,我用很多很多水冲洗,眼泪就哗啦啦地掉下来。耳朵也进了好多好多水,怎么弄都出不来,我试着用手抠,用手捂,试着像你说的那样站着单腿跳,可还是无济于事。 我只好冲洗掉头上白花花的泡泡,却掉落了一手不知所云的头发。 乌黑得发亮。

在这样的夏天,我不定时地洗澡,虽然这里不热。我的头发长至腰际。发型师说我的发质很好,我说我的头发就是草木,秋冬掉落,春夏疯长。 我已经准备了好多顶帽子,就是为了掉头发秃了头的时候不至于被他人看见。 夏小开,如果你见到,不要惊讶,更不许取笑我。一定记得。

这个夏天什么都没有,我的心空白一片。找不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看书,于是在厨房安静地做菜。我有些疯狂地总在做醋熘土豆丝,酸辣酸辣的。 固执地只做一样菜,我是想知道我吃到什么时候才能吃到吐。 固执遍地开花,不管季节,不管地方。 夏小开你说,夏盛,你要改改了。 可是,夏小开,我改不了。

我是夏盛。那个夏天手脚冰凉,喜欢走路,喜欢坐公交车,喜欢一个人蜷在书店某个角落看书的夏盛。 我常常发呆很久,眼角莫名地潮湿。我搬来厚厚的一堆日记,我乐此不疲地翻阅每一本,就是为了找到初识的我们。 这个夏天什么都没有,却也盛开。

夏小开,我就在彼岸。

 【夏小开。】

这个夏天很热很热。可是我的手脚在不定的时间会凉而潮湿。

我有时候会起得很早很早,习惯不吃早饭,我走路去上班。早上空气清新而凉快,我路过很多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可每次都让我潮湿了眼眶。 这是一条很长的路,我要走上将近2个钟头。想起我每次背起你的时候,你笨重得像头熊,我们呵着白气,天很冷,你很不听话,手舞足蹈的,兴奋异常。 别闹啦,夏盛。

我有时候会在半夜醒来,十分清醒地跑到客厅喝上很大很大一杯水。屋里空调冰凉,我裹着毛巾毯窝在沙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见到了夏盛。 她穿着白色裙子,奔跑在一大片草地上,上面开满了小白花。她回头朝我笑着,宛如春天的桃花。 她说,夏小开,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工作依旧很清闲。我买了张健身年卡,我努力锻炼。对面跑步机上的肌肉男刺激了我,我疯了一样的跑啊,举啊,拉啊。等我虚脱地瘫在垫子上时,汗水流进眼睛里,换了另一种叫法又流出来。 没有大肚腩,我保证,夏盛。

奥运会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开幕式盛大空前。我一面盯着电视,一面盯着电脑。小企鹅灰头灰脑地没有跳动。我的心却时而跳得飞快。 这个夏天开始渐渐褪去颜色。我开始一天天记日记,从夏盛离开的那天起。 写到雷雨渐渐少去,写到某天窗台落下一片黄叶,我把手印在窗户上,潮湿的掌心印在在玻璃上形成你的模样,渐渐淡去。 夏盛,记得回来。

我是夏小开。那个沉默寡言,喜欢玩游戏,喜欢画漫画,年少却有白头发的夏小开。我常常发呆,常常不知所云,常常惹夏盛生气。 我常常眼角湿润,我不说自己深沉,因为我还年轻。

我记性不好,我不记得我们相识的时候。你愤然地噘起了嘴。 我说,我不记得,是因为太久远了。夏盛,难道你记得前世么。

夏天就要过去。没有你的夏天,她盛开。 却无关我事。

【夏,盛开。】

你,我。隔着一片大大的海洋。记得我在春天写下:“这个春天很长,我在这端,你在那端。思念,撑一弯满的弓张。这个春天,跨度很长,那端哀伤悲鸣,这端微露晨光。这个春天,太长太长……”

我们念着,念着,就落下泪来。

如今,夏都已盛开。而我们相互遥望,当低下头来别过脸去,才知道盛不下的是思念,开不了的是心。

分享博文至:

11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0年7月4日 21:09

    耐人寻味,牵动人心。

  2. 评论 | 2010年7月4日 21:31

    非常欣赏。

    文字与图片。

    美得不知道说什么了。

  3. 评论 | 2010年7月4日 22:09

    雾里看花,但心却是透亮的,虽然有些伤感。

  4. 评论 | 2010年7月4日 22:33

    “盛不下的是思念,开不了的是心。”这句话让我有莫名的感动。

  5. 评论 | 2010年7月5日 10:17

    唯美的图文,太喜欢了。

  6. 评论 | 2010年7月5日 12:23

    念着,念着,就落下泪来。

    期待有日夏盛开。

  7. 评论 | 2010年7月5日 12:45

    欣赏. 问好小巫!

  8. 评论 | 2010年7月5日 12:59

    非常好的文字和图片!

  9. 评论 | 2010年7月5日 13:03

    我是夏小开:)

  10. 评论 | 2010年7月6日 08:58

    这样的夏盛,夏小开,属于2008,属于我初到加拿大的那个夏天。如今看来,还是觉得伤感也有些感动。此岸,彼岸,总有这样那样的夏盛夏小开们,就像“不知道是谁”说的,期待有日夏真正盛开。 阿妍,你回来啦。什么都不说,抱抱。 还有,路过,牛牛,枫林,千万里,神秘人,枫叶,外星人,抱抱~~ 小夕是夏小开,那就不客气,要亲一下,哈哈 :) 大家不要被我文章影响。炎炎夏日,要开心快乐~~~

  11. 评论 | 2010年7月7日 11:07

    就是,就是,夏天才刚开始,等到了秋天的时候再伤感也不迟嘛。 :-D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