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若这样的夜,再遇见你。

1,384 浏览
字体 -

今年第一场大雪下了下来。

我依旧喜欢带着啾啾出门,去不远处的咖啡店买咖啡。我,依旧还戴着墨镜。

想起那时候你说我,说我戴墨镜实在不酷,相反,远远地望见我,还以为是个盲人,而啾啾乖乖地走在我身边,被你误认为是一条导盲犬。你那时很惊讶地看着我摘下了眼镜,wow!我差点要扶你过马路呢!哈哈哈……你笑的样子真好看,咧着嘴笑,笑得厉害了,还会掉眼泪。

如今,啾啾依旧是乖乖地,静静地陪在我身边。

而你,离开我四年五个月零十一天了。

雪落无声。啾啾的脚印零落的模样如一朵朵小花盛开在今年白白的初雪上,突然想起一句诗来:“……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了下来……”

于是,再也没能忍住。呵呵,曾经深爱的,以为会牵手一生的,如今已是陌路。曾经纯洁透明如玻璃一样的人儿,如今已是音信全无。活着或是死去,都无从知晓。

……

一直以为,这个城市能渐渐地美好起来,都是因为你。你的欢笑,你的泪水,你的明媚,你的阴郁,你的倔强与任性……不知不觉就渗透了多伦多的大街小巷。在地铁里,你等我等久了,累了,便席地坐了下来,远远地看见我来了,就把头扭向一边,容不得我半句迟到的解释,便一骨碌爬起来看都不看我就跳进了车厢。在繁华Yonge街上,不许我看让人喷鼻血的洋妞,我转过头来说不看不看,你就说我用余光在看,气嘟嘟地一个人抛下我咚咚地往前走,转过头来发现我没追上来,又急得在那里直跺脚。在Bloor街上那个陶艺馆里的临时搁放架上,曾经搁放过我们做的一个不规则的小碗,旁边有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鱼。你那时候对转轴拉胚很感兴趣,可发现怎么都转不出来你想要的瓶瓶罐罐后,就索性在一边捏着陶土泥巴玩。之后我们都忘记了约个时间去烧制,结果时间一过,我们捣鼓的那些东西就再也找不到了。

也一直以为,我能渐渐走出阴霾,渐渐明朗起来,都是因为你。你拉着我去吃日本餐,本来抗拒生食的我,第一次发现生鱼片也是人间美味。你拉着我在Eaton Centre里上上下下地,在人群,模特,衣服,内衣,鞋子中穿梭,第一次发现逛街也能这么心旷神怡。你拉着我去Woodbine Beach吹晚风,第一次发现在这里,没有海,但也能看到海上升明月的辽阔。你的脚链子掉在了安大略湖里,你淡淡地说算啦没关系啦,可当你去买蛋筒回来,发现我全身湿漉漉地站在九月的湖水里,你的眼泪就啪啦啪啦地掉。

只是,我没能给你找到。

如今,我连你人的影子都找不到。那些曾经流连着欢喜着的地方,也就再也没了去涉足的理由了。

于是,我常常窝在家里,如同那时我创作闭关时候一样。只是,每次我拉开大门,门口地上再也没有你的那只粉色午餐盒,里面有你做的味道偏甜的番茄炒蛋,还有炖得酥烂的土豆牛肉。那时候你安静地放下饭盒后,并不是立刻离开,啾啾每次都能闻到你的气味跑到门前,你便隔着门和啾啾说上一通话。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听在心里。我不是不想开门,只是你的一切都会牵动我的视线,我的心。在窗口默默看你身影淡去后,我又继续投入工作。对我的这个习惯,你从来都是默默的,你也从未曾因为我常常十几二十天闭门不见你而掉头走掉。

而如今,你一年,两年,三年,四年……都不在,也不会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了。我又重新戴上了墨镜。外面的世界又开始没有了颜色,在这么一个下过雪,现在又在下雨的夜晚,我,戴着墨镜。

40岁,男性。离异。无小孩。养一只曾遭人遗弃的苏牧,我一度觉得他有轻度的忧郁症,他常常独自在狭小的空间里转圈圈地走,怕生人,不轻易与人亲近。我想也许他也知道,只有人才会有很多很多理由亲近后又疏离。拥抱后又分离。

我定期给画廊画画。10年前的一场车祸没有夺去我的生命,却夺去了我的婚姻。得到过一笔保险赔偿金,办过几次画展。在一个很平常很平常的雨夜,遇到了你。

那时候初到加拿大,无亲无故,却是衣食无忧的你整天背着大大的书包晃啊晃的。嚼着汉堡,吃着薯条的时候,手里还抱着一个英文书念啊念。你说,读大学预科班,学费很贵恨贵的哩,所以呢,我争取不留级咯。你有很多语气词,啦,呀,喏什么的,你细软绵绵的南方口音我很是喜欢,在寒冷干燥的多伦多,就如和风细雨一般。

而如今,多伦多也越来越湿润起来。这样的冬季还会下淅淅沥沥的雨。我推开门,撑开伞,牵起拴在门口柱子上的啾啾,我越来越觉得他不是狗,但也不是人。像是一部老旧的相机,或是一本厚厚的日记,看着它,或是静静地和他走在一起,就仿佛能见到某些人,就仿佛走在了旧日时光里。

我戴着墨镜,真希望我能像你曾经误以为的那样,眼睛盲掉就好了。只可惜,是心盲掉了。

那时候你站在我的画前,热泪盈眶。你说,你怎么可以这么悲伤。其实,小小年纪的你没能看懂我。我有时候也无法懂得自己。于是,在一切都正如夏花一样灿烂的时候,在我们都还相信天长地久的时候,一手推开了你。我知道有一些东西一直深深根植在我内心深处,而你的美好却是浇灌滋养了它们。

正处如花似玉的年纪的你没能看到,当爱来的时候,当然,我也没能看到,没能看到这强大的自尊与深深的自卑,什么时候已经枝繁叶茂地横在了我们之间。

雪化了一半,还留了一半。湿漉漉的街道边,屋檐下,有少女们席地而坐。她们抽着烟,哆嗦着,嬉笑着。身边的的牌子上写着:你给一块钱,我说一句“I Love You”。我和啾啾路过她们,夜行的人们路过她们。不久,身后一声声“I Love YouI Love You”无限嘹亮地传来,刺破夜空。我开始难过得发抖。

这个城市真的是很孤独。我,还有他们。而你,现在在哪里呢。

啾啾在我身后转着圈圈默默地走着。我推开窗,雨停了。我摘下墨镜,仿佛看到了天际无限远的星星,在这一个下过雪,又下过雨的凌晨。呵,四年五个月零十二天,你离开我四年五个月零十二天了。可我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去记录这种难过,若在这样的夜,若换成现在的我依旧还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如何面对那仿佛从天而降,纯洁透明如玻璃一般的你。

关上窗,啾啾已经没在转圈圈了。我慢慢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把我的假肢取下,搁在床边。

外面,又是一天了。

 

 

分享博文至:

12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1年1月6日 00:01

    真好。 喜欢。

    什么时候已经枝繁叶茂地横在了我们之间···

    啾啾。好听。 那些透明的车站,印在我的眼睛里,就是照片里的模样阿。只是你的是黑夜,而我的多是白天。

    在这里,沉默了很久,很久,比我所想象的时光,久了许久。

  2. 评论 | 2011年1月6日 12:06

    看的哭了,为你的深情、为啾啾的忠诚,也勾起了我对小宝无限的思念……好文!

  3. 评论 | 2011年1月6日 16:40

    喜欢你的文字,也喜欢你的不多产。

  4. 评论 | 2011年1月6日 17:11

    shadow. shadow. be a shadow. body disappeared. let spirit drift.

  5. 评论 | 2011年1月6日 17:21

    好文!很感人的故事。如果她还在这个城市,你是否应该再常常去那些曾经流连着欢喜着的地方,也许会有奇迹出现,能再遇,也是一种缘分。

  6. 评论 | 2011年1月6日 22:09

    照片很有风格,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

    陈升曾做过件很煽情的事。 他提前一年预售了自己演唱会的门票。 仅限情侣购买。 一人的价格可以获得两个席位。 但是, 一份情侣券分为男生券和女生券。 恋人双方各自保存属于自己的那张券,一年后,两张券合在一起才能奏效。

    票当然去得很快。 也许这个是恋人双方证明自己爱情的方式吧。 “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呢。”“一年,算什么。” 。。。

    这场演唱会的名字叫做:明年你还爱我吗?

    听似很简单的疑问句,实现起来,却被赤裸裸的现实击败。 到了第二年。 陈升专设的情侣席位。 果然空了好多位子。 他面对着那一个个空板凳,脸上带着怪异的歉意, 唱了最后一首歌:把悲伤留给自己。 —–摘录自 “ 冰封三尺 ”博文

  7. 评论 | 2011年1月7日 00:31

    夜夜念伊不见伊,我心独为佳人醉。

  8. 评论 | 2011年1月7日 14:07

    小巫,原来是你啊。 一如既往小巫的风格。 周末愉快!

  9. 评论 | 2011年1月7日 16:15

    文字很唯美,看得人心酸。

  10. 评论 | 2011年1月8日 00:15

    用第一人称写小说是不是很过瘾啊?对换角色来写,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不得不说这是一篇不错的微型小说,尤其后半部分。

  11. 评论 | 2011年1月8日 01:23

    谢谢你们来看我,我的文字,我的图片。 我写这么多,其实我是不擅言谈的。 所以在这里,你们开心,悲伤,感悟或掉头就走,都很好,你们的喜怒哀乐都是对我最好的回馈与鼓励。:)

    关于“你我他们”这一栏里的文字,就算是我编的故事吧。这个世界上这么多的“你”“我”“他”“她”,这个世界这么多的故事。 我真是个奇怪的人。

    周末愉快。新年快乐。:)

  12. 评论 | 2011年1月12日 03:10

    这一个深夜,来看看你,重新读一遍,相遇又离别的故事。

    外面正飘着雪呢。似乎下了很久了。不走近玻璃,不睁大眼睛盯着路灯看,还不知道这不停飘洒的雪,是什么摸样的。

    一直很有兴致知道,每一场雪,每一朵雪花,有着怎样的size?总不能忘情那从看到时就印在脑海里的,关于雪的说法,所谓鹅毛大雪,所谓燕山雪花大如席 - 是怎么样的呢?而燕山又在哪里呢?

    好静啊。整个世界都栖息了。

    多少美丽的画面,都没能留住···努力学习不为此而伤悲。因为,就像这样无眠的雪夜,稀罕,可遇不可求;

    却还总能再见,再次遇见

    在四季轮回之际···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