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那天是什么天。

668 浏览
字体 -

那天是个大雾天。下午的时候雾都没散,仿佛还有愈加浓重的趋势。

在一些不确定的天气里,你有着某种确定的情绪,喜欢执着于某件事。比如翻来一首歌反反复复不停地听,直到头脑发胀快要吐。又或者,买来蒜香青豆,一小包一小包撕开来吃,直到腹胀肚圆快要吐……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想折磨自己的神经到头来却是报应在自己的身体上,以后想起来都不会觉得好笑,更谈不上什么吸取教训。

你就是这样一个女子。你在地铁车厢里阅读,合上书,用手遮住书名,你不想让人知道你在读什么。你塞着耳机听音乐,头发遮住双耳,若是旁边坐有他人,你便调低音量,不想让人知道你在听什么。你盯着那个时不时盯着你看的男子,直到对方败下阵来,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看风景。你从来不怕展示自己的坚定与执着,因为你内心所想的没必要掩饰,从来就没几个人能真正看到。

你觉得。

-

“你内心黑暗的一面会展示给谁?”他曾问。

你不答。

“我能看到这个世界上极其肮脏的一面。”他曾说。

你淡淡一笑,说:“谁不是呢。”再无其它。你觉得这个与能力无关,这是一个人的运道而已。

从那以后常常在梦中,有一辆列车,是地铁或是火车并不怎么重要,它是极速飞驰的物体,是锋芒毕露的利器,它发出刺耳的鸣叫声尖锐地穿过你的身体……醒来后你双手紧紧拽住某样东西,有时候是床单,有时候是被褥。你记得有一次,是反手拽住了床头的铁栏杆,如此用力地,喘息着,如黑夜里的猛兽,孤独而绝望。眼睛从几缕湿漉漉的头发中望向百叶窗缝隙里透过来的曙光。

你还一直以为你看淡了这一切。

-

那天,嗯,那个大雾天,你默默地沿着donmills路一直往北,一直。直到你觉得该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路过几辆车,几个牧场,几片树林。路过一个教堂。你再也没有遇到过他。对面车子的暖暖的灯光拂过你,你终于没能忍住。为那时候表面冷漠的你,没有牵住一双渴望帮助的手,没有温暖一颗受伤的心。为没能留住一个人。

哭了。

不知什么时候车里传来熟悉的歌声,外面的雾好似要散去。风再起时,风继续吹。

多少年了,有多少人,就这么纵身一跃,从此跳入了历史的洪流里。

分享博文至:

17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2年5月22日 23:40

    我也这样沿着Donmills走啊走,走啊走,一直走到它变成另一个熟悉的名字leslie.

  2. 评论 | 2012年5月23日 08:38

    管他是啥天呢,天是随心情变的,如其希望遇到个好天气,不如拥有个好心情~

  3. 评论 | 2012年5月23日 08:47

    问好你和你的雾天瑕思~~

  4. 评论 | 2012年5月23日 09:13

    好像回到二战了

  5. 评论 | 2012年5月23日 09:48

    那天也不过是记忆中的某一天,生命就这样过去了

  6. 评论 | 2012年5月23日 09:57

    人,可能还是”物质”一点好。

    太”超脱”了就很容易伤感,伤神。

    这样的天,最好同家人,朋友一起喝茶,吃肉,过着“没心没肺”的生活。用“阳”的心情,调度以下“阴霾”的天。

  7. 评论 | 2012年5月23日 11:13

    小夕,嗯,这种感觉很奇妙,一条道走着走着就到了另一条,Leslie越往北越像是乡间小路,弯弯曲曲,起起伏伏。记得夏天的一个夜晚,沿着它往南回家,看到广袤的星空,仿佛回到了童年。这些3月底的图片,重新拾起后,才知道,那个大雾天,想起了一个人,呵呵,Leslie。 无为哥哥,好心情,坏天气,好天气,坏心情,好脾气,坏脾气……我都享受,让它们排列组合去呗。 小树~~~一切安好啊。 二战,嗯,那是个教堂吧。问好赵州茶。 问好午夜茶,难缠的是回忆和记忆这对姐妹。 问好长春花,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抹了抹眼泪就能大快朵颐,该干嘛干嘛去。留下一些文字和图片承载了一些东西,永远安静地呆在那里。 我们要真实的活着,这有多难。

  8. 评论 | 2012年5月23日 14:40

    喜欢你的文字,它们让我觉得真实。能真实面对自己的人不多,祝一切都好。

  9. 评论 | 2012年5月23日 16:19

    文字很好。

    这一篇整段的文字联在一起,没有让照片分割开来。读起来很舒服。

    总觉得让人留恋的图片不需要文字的加注,让人反复咀嚼的文字不必配图。

    一幅图胜过万语千言。可是,文字产生的意境,什么样的图画能表达呢?

    您要是说,无图无真相。Well……

    一家之言。一家之言。

  10. 评论 | 2012年5月23日 16:57

    last but not least, it reads in memory of Leslie Cheung.

  11. 评论 | 2012年5月23日 21:16

    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那一天”,不管它是什么天···

    遥想 - 牡丹、丁香和玫瑰···还有,那个叫小巫的女子···

  12. 评论 | 2012年5月23日 23:14

    夕子的留言让人眼前一亮,雾都里看到曙光,

  13. 评论 | 2012年5月24日 10:45

    百合,愿你一切也安好。 我常常是拍了一些图片就写些文字,写了些文字又想起了一些图片,其实这是个矛盾体,正如你说的,有些图片不需要文字,有些文字不必配图,她们有时候各自表达着各自的意境。我只是一直都喜欢将她们放在一起,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自己的感觉,却不一定能满足他人。如能自然和谐便欣喜,如不能就各自分开看,只是希望不要自相残杀便好。问好胡良权。 Franc,张翻成英文就是Cheung啊。 仙子,希望你能有空抱本书坐在后院里,一坐就一个下午,直到晚风吹来,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吃些简单的食物。 草青青,嗯,我喜欢。

  14. 评论 | 2012年5月25日 11:00

    好吧,您也费心解释了,老胡就多说几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何况言者无罪嘛。

    这本也难得。

    您的文字,很好。照片,也很好。都能让人慢慢品味。老胡自己很少摆弄图片,是偷懒觉得麻烦辛苦(当然,文字和照片哪个麻烦,分人)。并非对照片一味排斥。

    可是,看前几篇,几句话之后就是一张图片。说实话,有点头大。老胡去美术馆,猛看了一通世界名画就是这个感觉。

    毕竟,图片对人的冲击力远非文字可比。只是瞟上一眼,感觉一下子就上来了。而文字,则要慢热。

    往俗一些说,博客里面,文字算是主食,图片算是甜点。甜点要精致,但应适量,太多,便让人发腻。

    这一句话一张图,实在是有点一口牛排,一口冰激凌的意思。当然,您这牛排很入味,冰激凌也很绵软悠长。

    至于,写道笑,便来一张大笑的照片,写道哭,便配一幅流泪的图,对于您的文字而言,似乎实在没有必要。

    老胡觉得,照片多的情况,应该是在旅游的博客里。要是老胡心向往,而没有去过的地方,照片越多,文字越简洁,越好。

    不过,这时候,老胡便是大饼卷大葱,大葱蘸大酱了。图片是大饼大葱,些许的那些文字便是那大酱了。

    话说回来,老胡一家之言而已。

    您要是觉得图片不是甜点,而是白葡萄酒,那这一句话一张图,便是璧合珠联,相得益彰了。

  15. 评论 | 2012年5月25日 12:18

    格小巫, “Cheung” is the interpretation of cantonese pronunciation. For Taiwanese, it’s “Chang”. And for us from mainland of China, it’s “Zhang”.

  16. 评论 | 2012年5月25日 19:41

    老胡,非常高兴你能直抒你内心的感想和意见,我喜欢这份坦诚,这本是个畅所欲言的地方,随意,随性。只是您来您去感觉怪怪的,我就直接称呼你老胡了。 关于你的一些观点我有不同意见,我觉得博客本是个人的一块田,完全按照个人喜好播种,不受市场影响,哪个好卖种哪个,也不受什么以文字为主的框框束缚,我的博客只是以我自己的方式记录一些感受,一些情绪,一些经历。有一点和你一样,我也不太喜欢一篇完整的文章被分割开来读,所以我的文章很少放在我的博客里,她们有她们的地方。这里的文字大都不能成篇,只是一些片断,或相连的,或跳跃的,文字和图片一起,说图文并茂也好,说看图说话也行,能做到图文相互辉映那当然好,若不能,那总是我的方向。对图文的理解我们有各自的观点,我不在这里长篇大论了。 谢谢老胡的直言不讳,一直以来我在鲜花掌声中,这次听到了不同的声音。握个手。:))

    Franc, i got it :) ))) thanks

  17. 评论 | 2012年5月27日 15:49

    君子和而不同。如此甚好。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