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分类:你我他们 的存档信息

请不要在2012死掉。

亲爱的A: 你的船想必已经驶过了直布罗陀海峡。我还是不能确定你去向何方,这个直布罗陀海峡也只是我的一个想象,想象你乘风破浪,勇往前行的样子,脚下踏着的波光粼粼,是你偶尔说起梦想时,眼里闪烁着的光芒。呵呵,人有梦想总是好的,执着于梦想的样子也都是迷人的。想起年少时的我,总觉得有大把大把的时光,梦想信手拈来把玩在掌中,然后随手一丢,抛在脑后或是扔在未来… (阅读全文)

那天是什么天。

那天是个大雾天。下午的时候雾都没散,仿佛还有愈加浓重的趋势。 在一些不确定的天气里,你有着某种确定的情绪,喜欢执着于某件事。比如翻来一首歌反反复复不停地听,直到头脑发胀快要吐。又或者,买来蒜香青豆,一小包一小包撕开来吃,直到腹胀肚圆快要吐……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想折磨自己的神经到头来却是报应在自己的身体上,以后想起来都不会觉得好笑,更谈不上什么吸取教训。… (阅读全文)

你看,这秋天。

你说,这落满一地的是什么。 他说,是秋天。 在近美加边境的时候,他发来信息说正在去往另一个城市,在那里呆很短的时间便回来。其实你并不想知道归期,只是很想问问他,当他渐渐远去,回望多伦多的时候,是怎样的感觉。可话到嘴边,一片树叶拂过头发落在地上,你抬头望一眼这不太真实的景象,于是就哽住了。 他在信息里唠叨着在入关的时候,一个彪悍的中年胖女人,如何彻底地… (阅读全文)

若这样的夜,再遇见你。

今年第一场大雪下了下来。 我依旧喜欢带着啾啾出门,去不远处的咖啡店买咖啡。我,依旧还戴着墨镜。 想起那时候你说我,说我戴墨镜实在不酷,相反,远远地望见我,还以为是个盲人,而啾啾乖乖地走在我身边,被你误认为是一条导盲犬。你那时很惊讶地看着我摘下了眼镜,wow!我差点要扶你过马路呢!哈哈哈……你笑的样子真好看,咧着嘴笑,笑得厉害了,还会掉眼泪。 如今,啾啾依… (阅读全文)

夏,盛开。

又一年的夏天盛开了。可那一年的夏盛,夏小开,你们现在又在哪里。 【夏盛。】 这个夏天什么都没有,如果有什么,那都是你给的。夏小开。 早上,用洗面奶仔细地洗脸,觉得不行,又洗了一遍。皮肤紧绷得就像要包裹我脑袋里的所有。我擦上薄薄的面霜,淡香悠然。 这个味道让我想起了冬天,什么时候的冬天,已不记得了。只是有淅沥的小雨,有灰暗的天空。湿漉漉的斑马线,晃动着… (阅读全文)

六月的雨。

又是一年六月到。 图:DREVA   六月多雨。南方洪涝成灾,我心里思念泛滥。   无聊的时候,我常背着空空的大包晃悠在湿漉漉的大街上,或坐在人民广场的喷水池边,看熙熙熙攘攘的人。   常常有类似林小晨这样的女孩走过,短短的头发,瘦高的个儿,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或和我擦肩,或一晃而过,我微笑地望着那一个个的陌生而熟悉的背影。我知道,我又想她了。   雨水滴… (阅读全文)

迟暮。

车子在沿着FINCH缓缓往上爬的时候,你听见她说,这个城市已是迟暮。 你转过头去望向她,说这是黄昏。 她没有望向你,只是低头淡淡地说,垂垂老矣。 。 这光景好似你们站在18楼阳台上看夕阳的某个傍晚。 那时候你们刚刚离开地下室,租了一套朝西的公寓,在这里能轻而易举地看到这个城市一年四季的变化。 当然,还有太阳落下去的模样。 刚开始的时候她兴奋得好几天晚上都睡不好… (阅读全文)

纯粹。

我把头靠在玻璃窗上抽烟,烟从摇下的一丝窗缝中逃逸出去。 “你也来一支吗?”我问。 司机尴尬地拒绝了我的好意,他说:”吸烟有害健康。”哈!真是一个替别人着想的好人啊!他穿着出租车司机的制服,带着白色的手套,眼睛盯着前方,开车认真而仔细。 我瞅着那块”请勿吸烟”的牌子,突然觉得很好笑。我转向他,肆意地朝他喷了口烟,烟雾弥漫在狭小的空间。他转过头来微怒地看了我一… (阅读全文)

雨天。

这雨从昨天开始下就仿佛没有停歇过。 你来多伦多之前,他告诉你这里冬天很冷,秋天很漂亮,气候比上海干燥,不像上海这么潮湿。那时候他在电话那头笑着说,你看我在这里3年多了,还没有用过伞呢。 怎么可能呢。你在电话这头不是很相信。 现在你越来越觉得他说得不对,并不是认为他在骗你,而是各人的感觉不同,而且任何事情也都不是一成不变的。你觉得这里冬天太长,春天太暧… (阅读全文)